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審判
  某天早上,約瑟夫.K在他的公寓中被捕了,無論是他還是讀者都不曉得為什麼。他努力搜索審判的理由,導致他愈來愈深入現代官僚主義,和我們自己存在深處的迷宮。卡夫卡的小說是20世紀最重要的敘事作品之一,台灣首次以手稿重建版出版卡夫卡作品,並添加未完成部分,讓卡夫卡更完整地重現在讀者眼前。

.作者:法蘭茲.卡夫卡
.譯者:姬健梅
.分類:文學
.出版社:漫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3/06/06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

在大教堂

  K在樓梯下等他。神父在走下來時,人還在樓梯上就向他伸出了手。「你有一點時間給我嗎?」K問。「你需要多少時間都行。」神父說,把那盞小燈遞給K,讓他拿著。即使在近處,神父身上的那種莊嚴也並未消失。「你對我很和善。」K說。他們並肩在黑暗的翼廊上來回踱步。「你在所有隸屬法院的人當中是個例外。比起他們當中的任何人,我對你更為信賴,而我已經認識了那麼多人。對你我可以坦誠地說話。」「你別弄錯了。」神父說。「我在什麼事情上弄錯了?」K問。「在法院這件事上你弄錯了,」神父說:「在法律的前言裡提到過這種錯覺:在法律之前站著一個守門人。一個鄉下人來到這個守門人面前,請求進入,但守門人說現在不能允許他進入。那人考慮了一下,然後問他之後是否能被允許進入。「有可能,」守門人說:「但是現在不行。」由於通往法律的大門始終是敞開的,而守門人站到一邊,那人彎下腰,想望進那扇門裡。守門人發現了,便笑著說:「如果它那麼吸引你,那麼儘管我禁止,你還是可以嘗試進入。但是要曉得:我的力量很大。而且我只是最低階的守門人。從一個廳到另一個廳,站著一個比一個更有力氣的守門人。第三個守門人,我光是看到他的樣子就承受不了。」那個鄉下人沒有料到這等困難,他以為法律應該是人人都可以隨時接近的。當他更仔細地打量那個身穿毛皮大衣的守門人,那大而尖的鼻子,長而稀疏的韃靼人黑鬍子,他決定還是寧可等待,等到他獲得進入的許可。守門人給了他一張板凳,讓他坐在門的側邊。他在那兒坐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他一再嘗試想獲准進入,一再央求,讓守門人不勝其擾。守門人經常對他進行小小的盤問,詢問他關於他家鄉的事和許多其他事情,但那是些漠不關心的詢問,就像大人物所提的問題,而到最後,守門人總是說還不能夠讓他進入。那個人為這趟旅行帶了許多東西,他把一切都拿來賄賂這個守門人,哪怕是再有價值的東西也不吝惜。守門人雖然把東西全都收下了,卻在收下時說:「我收下來只是為了讓你不要以為自己少做了什麼該做的事。」在那許多年裡,那人觀察著那個守門人,幾乎不曾間斷。他忘了其他的守門人,在他看來,這第一個守門人是進入法律的唯一阻礙。他咒罵這不幸的巧合,在頭幾年裡很大聲,後來他老了,就只是自言自語地嘟囔著。他變得孩子氣,由於他在對那守門人的長年觀察中也發現了對方毛皮領子上的跳蚤,他也央求那些跳蚤幫他的忙,去改變守門人的心意。最後他的視力變弱了,而他不知道四周是否真的變暗了,還是只是他的眼睛在欺騙他。不過,如今他在黑暗中辨識出一道光,不滅地從那扇法律之門裡透出來。現在他活不了多久了。在他死前,這些年來的所有經驗在他腦中集結成一個他至今不曾向那守門人提出的問題。他向那守門人示意,因為他僵硬的身體已經無法站直。守門人必須深深地朝他彎下身子,因為兩人的高矮差別有了很大的改變,那人變矮了。「現在你還想要知道什麼?」守門人問:「你永遠不滿足。」「明明大家都在追求法律,」那人說:「為什麼這麼多年以來,除了我都沒有別人要求進入呢?」守門人看出這人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為了讓逐漸喪失聽力的他還能聽見,向他大吼:「其他任何人都無法在這裡取得進入的許可,因為這個入口是專門為你而設的。現在我要走過去把它關上。」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