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法蘭德斯戰場的回憶
  這本書是紐西蘭士兵蒙提‧英格萊姆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日記。故事的發生地在法國和比利時交界的法蘭德斯地區,這裡是一次大戰中最有名的廝殺戰場之一。蒙提‧英格萊姆以一個士兵的眼光,看遍當年戰場的慘烈和人性顯露的善惡。這位低階士兵的心聲,是小人物對大時代的回聲,也是歷史的最佳見證。 

.作者:蒙提•英格萊姆
.譯者:丁迺靜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河中文化
.出版日期:2014/01/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法蘭德斯戰場的回憶》

1917年

  十月七日。又是我,仍然活著,但是活力少得可憐。不過我必須自我振作一番來寫出過去幾天的多事之秋的所做所為。

…………

  終於鬆了一口氣,在炮彈爆裂的光芒與十足的信號彈光彩閃耀過無人地帶上空時,我們被喚起並且集合進入攻擊序列。那是一個潮濕蕭瑟的早晨,一陣冷風吹過無人地帶,帶來死者的味道與死亡的訊息。我們在行列中顫抖地整隊,六點鐘瞬間,在掩護炮火一陣舖天蓋地的雷吼聲中,我們進攻了。

  攻擊開始──現在上啊!

  鋼彈的奔流隆隆流出,大踏步越過我們頭上;機槍子彈在執行致命任務飛越我們頭上時,發出一陣奇怪的哨音。匈奴人(德軍)射出他們顏色鮮艷的「緊急呼救(S.O.S.)」信號,而他們的機槍手在回應呼叫時並不遲疑。他們的機槍嘎嘎作響發出死亡的訊息,而他們全部就緒的炮火吐出仇恨的訊息,反擊我們的掩護炮火──一片火幕,毀損與死亡,用它的憤怒鞭打大地,在我們與匈奴人搏鬥前必須穿越它。

  負載沈重,攜帶著口糧、步槍、挖壕溝工具、鏟子、炸彈、額外的軍火以及箱型呼吸器,我們前進,在槍林彈雨下,沿著一個個積水的彈坑邊緣前進。

  噪音聲可怕的大。一個人絲毫不知道他大聲喊叫的鄰居在說些什麼,而且似乎有一半被眼前的怪異所驚嚇。思想與感覺在無休止的噪音聲中被摧毀。確實,從未見過這樣的炮擊。砲彈幾乎落在我腳邊,但是,謝天謝地!泥土是那麼鬆軟以致於砲彈在爆炸之前就深深埋入土中,因而減低了擴散殺傷。我的鼻孔充斥著火藥味與發惡臭的泥土味。一發炮彈恰好落在我們這邊的領頭者。有兩個人誇張地被掀起離地約15呎,掛了。另外兩個人被丟棄在地上,殘肢斷臂一身是血。我的位置最靠後,暫時地失去平衡,繼續蹣跚,但當大片泥巴與碎鋼片從天空中砰然落下之際,我被泥巴與污物掩蓋起來。無邊的細長條煙帶在空氣中漂浮,惡臭味盤旋在高爆炸藥一再撕碎的大地上。

  一座巨大的碉堡立即出現在我們面前,而彈落如雨鞭打著四周的空氣。我們砰然落下進入一個彈坑,劉易士輕機槍架設在彈坑邊緣而我們熱切的就位。我們終於與敵軍的步兵遭遇。只要彈藥圓夾一用完,我們馬上裝填並交給二號機槍手,他上膛夾緊並將退出空彈夾交回,而一號機槍手向碉堡的槍眼雨點般地射擊。子彈以一記重重的敲擊聲,碰!打中我們周圍的地面,很快的,二號機槍手滾入彈坑的底部,一發跳彈擊中太陽穴,血與腦漿從彈孔中流出。三號機槍手立即填補他的空缺,而我們繼續圍攻,向水泥碉堡的槍眼處施以密集火力,那裡正對著我們射擊。同時其他的特遣隊在攻擊側翼,突然間,來自碉堡的火力停止了,這些特遣隊帶著炸彈穿越道碉堡後門爆破。

  從砲彈坑到砲彈坑,我們現在設法由我方掩護炮火中脫出返回,每當砲彈向前跳動時,我們就再一次起身躍進。

  我們現在已經過了敵方的炮火,他們的落彈在我們之後,但是仍然有該死的機槍火力要對付。

  我們前線的火力讓另一處敵方碉堡得以壽終正寢,碉堡內的佔有者從小小的後門跌跌撞撞地出現,並且絆倒著來到我們這裡,他們手臂高舉投降,並且叫喊著「夥伴!」。這些骯髒的狗,他們射殺我們並殘害我們,直到他們的生命嚴重受到特遣隊側面攻擊時,才滾出碉堡到戶外,接著他們跌倒而要投降。我火大了,用我的步槍瞄準,決定至少這個要塞的一些人付出代價,但是小伙子們之一嚷著:「給那些可憐的傢…們一次機會」時,我又從自己的目的中克制住。這些匈奴人四肢發著抖來到我們這裡,他們的眼球因恐懼而突出,我們揮手要他們去後面,而他們消失在我們剛剛才取得的山脊之後,高興地從這事中解脫出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