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
  赤柬血洗全國後,各國湧入的金援餵養著柬埔寨的貪官汙吏,基礎建設匱乏,窮苦的人民依然飽受磨難,壓力造成的極端暴力行為不斷釀成悲劇。柬埔寨的苦難令人不忍卒睹,卻也不該被浪漫的想像所蒙蔽。本書犀銳深刻,直搗弊害核心。

.作者:喬‧布林克里
.譯者:楊芩雯
.分類:史地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4/04/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

第十二章 不存在的人權與社會正義

林沙潤之死

  二十七歲的林沙潤(Leang Saroeun)不太喜歡他的工作。他替柬埔寨軍隊的陸軍中校歐本山(Ou Bunthan)工作,駐紮在菩薩省。中校僱用林沙潤和他二十二歲的妻子蕾婷(Let Ting)砍伐木材,也幫忙家務。然而他們接下工作、搬進中校土地上的小屋後不久,歐本山就告訴他們,這份工作涵蓋另一個危險層面。

  警告林沙潤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後,歐本山命令他私運瀕危物種,賣到中國和其他地方。二〇〇九年七月盜獵者在國家森林保護地捕到穿山甲,中校派林沙潤去取。穿山甲又稱為有鱗片的食蟻獸,面臨絕種危機,在柬埔寨和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區獵捕均屬違法。穿山甲原生於東南亞,有些人將這種大型動物暱稱為「走動的松果」。牠的鱗片和爪子有如剃刀般銳利,會爬樹,包括尾巴的身軀可長至六呎。

  林沙潤把這隻幼禽塞進包包裡,綁在機車後頭,朝著中校家騎去。然而穿山甲在路上抓破了袋子,跳下車,奔逃回樹林。林沙潤緊急停下,輪胎摩擦路面發出尖銳煞車聲;他跟在穿山甲後頭跑,不過那時是晚上。他在黑暗中絕望地追著穿山甲,找了好幾個小時,終於放棄回家。他打給老闆描述這個壞消息時,歐本山暴怒不已。「他指控我先生把穿山甲賣給別人了。」蕾婷說。一隻活的穿山甲價值數百美元。「他告訴中校他沒有賣掉穿山甲,牠跑進樹林了。」中校並未息怒。隔天早上歐本山打來,他用冷冰冰的聲音傳喚林沙潤到離家二十碼遠處。蕾婷留在家裡,但是幾分鐘過後她聽到丈夫尖叫,於是跑出去看發生什麼事了。「他著火了,全身到處都是。他一路跑,跳進蓄水池。他爬出來,走到路上,然後腳下一滑就往下跌。他爬不起來。他再也不能走路了。」蕾婷哭著跑向他,一名當地警察路過停下來,因為「可憐我們,他載我們去醫院」。在那裡,林沙潤告訴他太太事情的經過。「我先生告訴我,有人把五公升的汽油澆在他身上,然後用點菸的打火機點燃汽油。我先生不能逃走,那個男人用手槍指著他,要是跑了會被槍殺。」

  接下來幾天,林沙潤從一家醫院轉到另一家,但最後還是死了。其中一間醫院的護士宋莎雅(Ek Sonsatthya)說,他全身有八○%遭到燒傷。「他像是一塊烤魚一樣被火燒」,林沙潤的哥哥馬納林(Map Narin)形容。

  當地人權工作者傑塞里(Ngeth Theary)拍過林沙潤的照片。從照片裡看到,有些許衣服燒融在他焦黑的皮膚上。他臉上大部分地方是黑色的,膠著在一種痛苦加上驚恐的可怕表情中。

法庭為虎作倀

  社會上大部分的爭議可以在法庭得到解決,但在柬埔寨可不然。林沙潤的死證明了這一點,他的事被寫進幾則新聞報導裡,不是長篇大論或主要版面,只是一長串持續增加的不公不義、悲慘遭遇和死亡事件的其中一段插曲。然而當記者問菩薩省檢察長詹沙瑞福(Top Chan Sereyvudth)打算怎麼做,檢察長回答他在等警察的報告,看過之後才能斟酌這件案子;他還補充:「但是說歐本山燒死林沙潤實屬誹謗。」他甚至還沒看過警察報告,怎麼會事先知情呢?答案是:詹沙瑞福是柬埔寨不公義的代表人物。

  詹沙瑞福是小個子男人,身高差不多五呎四,下巴有點細毛,有些人或許會誤認成鬍渣。幾個月前透過官僚運作,他成功地把一起案件從位於國土另一端的班迭棉吉省轉到自己庭上。這起案件牽涉到四位村民對某塊土地的所有權紛爭,而村民們爭論的對象正是詹沙瑞福本人;要是贏了這起案件,他將會得到五畝地。把這起案件轉到自己的法庭果真帶來方便,他迅速把那幾個好發議論的村民關進牢裡。考量到法庭為貪汙瀆職和普遍不公所糾纏,一般而言這就是事情的結局了──如果菩薩省政委會主席采沙銳沒有介入的話。

  詹沙瑞福搞鬼的時候,采沙銳正好不在城裡;然而有些從班迭棉吉省來的受害者親友開始在市中心喧鬧示威時,采沙銳聽說了這件事。「我剛剛得知街上有些憤怒的民眾」,政委會主席說,「我人在一百公里外。這起案件愈鬧愈大,我想:『如果不阻止他們,洪森遲早會聽說!』我告訴警方:『先別輕舉妄動。』」采沙銳急忙趕回去,把抗議民眾叫進辦公室,聽聽他們的說法,而後命令警方確保他們的安危──他說,以防有人下令以手榴彈攻擊這群人, 「然後他們會怪罪政府虐待自己的人民。」數天後,這起案件送往審判。

  省高層的疑慮如今廣為周知,而主審法官英寶霞釋放了那四位村民。詢問原因時,他謹慎地說:「法庭做出決定,這起案件發生於班迭棉吉省,不在我們的管轄範圍內。所以我以法規第兩百九十條下令轉回班迭棉吉省。」

  不甘到手的肥肉飛走,詹沙瑞福向《柬埔寨日報》記者說,他將案件提請上訴,並且要求法庭留待上訴結果再釋放那四位村民。(結果太遲了,他們已經被釋放回家。)不過當記者問到他在糾紛中得到的五畝地時,檢察長斷然掛掉電話。

  因為跟詹沙瑞福這種人同在一個法庭,詢問英寶霞法官有關林沙潤的死時,他停頓了一會兒,最後說:「這起案件,依我的觀點來看,受害者不應尋求任何政府主管機關的協助。」他表示,蕾婷的唯一選項是「去找非政府組織幫忙」。

  我在詹沙瑞福的辦公室外頭走向他,表示我想要跟他談土地案和林沙潤的死,他回說他有個緊急的約,衝進車裡並甩上車門;司機開得飛快送走他。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