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蘇格拉底的旅程
  作者丹.米爾曼一直被幸運之神眷顧,然而外在的榮耀始終沒為他的內心帶來寧靜,直到遇見亦師亦友的蘇格拉底,他開始學習如何生活,遵守特定戒律清規,掌握看待世界的方式,清醒地過著單純、快樂、不複雜的生活。本書是他在半自傳小說《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出版25年之後,寫出改變他的慈愛智者、人生導師蘇格拉底的生命旅程。

.作者:丹.米爾曼
.譯者:野夫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心靈工坊
.出版日期:2014/10/0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蘇格拉底的旅程》

  賀修伸手要擁抱孫兒,然後發現這個孩子並不認得他,便放下雙臂,較正式地跟孩子握手。「你好……賽傑。很高興看到你。我很久以前就想來了,但是……嗯,我現在來了。」

  總教官伊凡諾夫打岔:「去準備你的東西,伊凡諾夫同學──我允許你放假兩天。」然後又對賀修說,「週日中午把這孩子送回來。我要他準備好受訓。他還有很多要學的。」

  「他的確還有很多要學的。」賀修說,握住賽傑的手。「我們都是。」

  總教官揮手示意他們離開後,賽傑連忙回到營房準備一些用品。然後他與外祖父展開假期,穿過黑暗的走廊,離開鐵門,越過原野,走上一條積雪的小徑,進入披著樹林的山區。

  賀修已經八十多歲──自從艾莎過世後,他就不再計算他幾歲了──步伐有點緩慢。賽傑正陶醉於一種解放的感覺中,他跳到前方,然後停下來,把一棵樹上的雪打下來,或嗅聞著空氣,等待他年老的外祖父跟上。這孩子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他對於這種新感覺有多麼興奮。彷彿他不再是個軍校生了,而是一個跟著外祖父的普通男孩。他擁有自己的家了。

  他們在樹林中曲折前進,來到一處岩石裸露的地方,那兒有塊大圓石。賀修拿出一張地圖給孩子看。「你看到湖泊與學校了嗎?在地圖上,這是這塊圓石。這裡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他說,指點著他用黑墨水畫的一個X。賽傑只學過基本的查看地圖方法,但他知道的已經可以了解外祖父的意思,而且牢牢記住。

  賀修折好地圖,放回舊羊毛大衣中。他望著積雪的小徑,然後察看一下懷錶,皺起眉頭。「我們必須在天黑前抵達,」他說。然後他們開始爬上陡坡。

  賽傑習於聽命行事,不多問。但爬坡時,他腦中充滿了好奇。「我們要去你家嗎?」賽傑問。

  「我家在很遠的地方,」賀修回答。「我們這兩天將與班傑明與莎拉.亞伯莫維奇在一起。我認識班傑明許多年了。」

  「他們有小孩嗎?」

  賀修笑了,他預料到賽傑會問這個問題。「有的──兩個。艾弗隆現在十二歲,小莉雅五歲。」

  「他們的名字……有點奇怪。」

  「那是猶太人的名字。今晚我們要過安息日──」

  「什麼是安息日?」孩子問。

  「安息日是神聖的日子,用來休息與追思。」

  「就像禮拜日?」

  「對。但猶太安息日從週五晚上,三顆星星剛出現的時候開始。所以我們要趕路。」

  他們往上爬著,老人專心地謹慎邁出每一步路,而靈活的八歲男孩像山羊般從一塊石頭跳到另一塊石頭。賽傑聽到外祖父在他身後喘氣說:「石頭很滑──小心點,蘇格拉底。」

  又是這個名字。「你為何叫我蘇格拉底?」

  「這是我們為你取的小名,那時你還是個嬰兒。」

  「為什麼?」

  賀修的眼神變得遙遠,心思回到了過去。「你母親娜塔莉亞還是小女孩時,我會讀猶太法典與教律給她聽,還有其他有智慧的書,包括偉大哲學家的論述著作。她最喜歡的是一個叫蘇格拉底的希臘人。他活在很久以前……是最有智慧、最優秀的人之一。」賀修望著群山與天空,說:「我們叫你小蘇格拉底,因為……這讓我們感覺更接近你母親──我們的女兒。」

  「我媽媽喜歡蘇格拉底的智慧嗎?」

  「對,但更喜歡他的美德與品格。」

  「他做了什麼?」

  「蘇格拉底教導雅典的年輕人更高的價值、美德與寧靜。他自稱是最無知的人,但他提出很聰明的問題,揭露虛假與真相。他是個思想家,也是個行動者。年輕時,蘇格拉底會摔角,他也是個勇敢的軍人,直到他終於放下了戰爭。我想你可以說他是個……寧靜的戰士。」

  賽傑因為外祖父的答案而暫時得到滿足,轉身看積雪的風景。午後的陽光閃爍在白色的山坡上,照亮了樹木與苔蘚地衣。清爽涼快的空氣與這趟冒險激勵了賽傑,他再次跑跳到前方,然後又逼自己停下來等待外祖父。等待時,賽傑想到猶太這個字眼。他在學校裡聽過,最近則是在他叔父的辦公室聽過。

  「外祖父,」賽傑對著小路喊道,「你是猶太人嗎?」

  「是的,」賀修喘氣說,慢慢走上來。「你也是……你母親是猶太人,你父親……呃,他不是……但你有猶太血統。」

  賽傑望著自己的手,因為冷空氣而紅通通的。原來他有哥薩克血統與猶太血統。「外祖父──」

  「你可以叫我外公,如果你喜歡。」他說,邊往一塊積雪的石頭上坐去好休息片刻。

  「外公……你可以告訴我關於我母親……與我父親的事嗎?」

  聽到這個,賀修愣住,把另一塊大石頭上的雪撥掉,示意賽傑坐到身旁。一會兒之後,賀修說了賽傑出生的故事──他從接生婆瓦拉可娃那裡聽來的,她當天一直陪著娜塔莉亞。然後他說:「你是那個黑暗的日子裡唯一的一道光明,蘇格拉底。你的母親與父親都很愛你……」

  賽傑瞄到外祖父擦拭臉頰上的淚水。「外公?」

  「等一下,我的小蘇格拉底──我沒事。只是想到了你母親──娜塔莉亞……」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