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改變世界的植物
  如果沒有橡膠,沒有棉花,或者說,在我們的茶裡或咖啡裡放糖是一種奢侈,那麼生活的確將是難以忍受的。在今天,世界上絕大部分的物品都經過層層加工,幾乎已沒人知道我們習以為常的這些植物產品,竟然曾經改變過人類的歷史與命運……

.作者:托比‧馬斯格雷夫,威爾‧馬斯格雷夫
.譯者:董曉黎
.分類:科普
.出版社:華滋出版
.出版日期:2014/12/24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改變世界的植物(四版)》

甘蔗──最賺錢的作物

  十七世紀至十八世紀,歐洲人因為對糖的喜愛而創建了加勒比海地區極有影響力的產業。對許多新建殖民地而言,甘蔗成為主要的栽培植物使他們不僅得以維持生計,還可以發財致富,特別是那些替代衰退的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統治這片地區的英國和法國移民。

  不論是一六三二年最早建立的英國移民點聖•基茨島,還是巴巴多斯、安提瓜、牙買加和維京群島,這些殖民地都創造了相當巨大的財富,它們主要依靠的就是蔗糖生產。甘蔗栽培需要大量的勞動力,非洲奴隸的到來使農場規模迅速擴大,由此,加勒比海地區的文化和人口構成迅速改變。惡名昭彰的「三角貿易」把西非、新大陸、英國聯成套利大網,浸透了黑人的血淚;歷史留在人們心裡的陰影至今仍揮之不去。

發現和早期應用

  和煙草完全不同的是,甘蔗栽培屬於傳統作物栽培,費時費力,未必賺錢。對於十七世紀和十八世紀的加勒比群島而言,如亨利•霍布豪斯所預見的那樣,這種「最賺錢的莊稼」所要求的大規模農田生產,需要大量的勞動力,奴隸貿易因此旺盛。

  甘蔗農場不斷增加,逐漸替代了煙草種植的重要地位,加勒比海地區人口也發生了驚人的變化。一六四三年,巴巴多斯島有六千名非洲奴隸,三萬七千名白人定居者;但到了一六六○年,奴隸的人數超過了五萬。十九世紀,奴隸貿易退潮,大農場隨之衰敗,兩者之間的關係不言而喻。沒有什麼產業能像製糖業那樣,可以把人力資源、地區條件和利潤所得徹底整合起來;甘蔗成了世界上最令人陶醉卻並非缺之不得的作物之一。

  甘蔗適應性很強,在世界上許多地區都可以生長繁茂。通常認為,五千年前,太平洋群島就有人食用野生甘蔗了。甘蔗後來引進到中國和印度,美味的蔗汁甜味提取出神秘糖晶的故事扣人心弦。西元前五一○年,波斯大流士皇帝(Emperor Darius)入侵印度見到了甘蔗,他稱這作物是「不需蜜蜂也有蜜的蘆葦」。而大多數歐洲人是在馬德拉群島(Madeira)、加拉利群島(Canary)及新大陸甘蔗農場相繼建立,並親口品嘗了這種誘人的甜蜜後,才得知世間還有這種甘甜的植物。

  把甘蔗帶到整個地中海地區的是西元七世紀時飛奔在戰馬上的阿拉伯人。

  西元六四二年,阿拉伯人把甘蔗帶到了波斯。當他們在敘利亞(Syria)、巴勒斯坦(Palestine)、摩洛哥(Morocco)、西班牙、西西里(Sicily)、賽普勒斯(Cyprus)、克里特(Crete)和埃及建立類似甘蔗農場的田莊時,歐洲人的甜味還是以蜂蜜為主。歐洲人首次嘗到甘蔗的甜味是在西元十一世紀,那時,十字軍東征的武士們在敘利亞與這種作物相遇。一○九九年,十字軍騎士把少量的甘蔗帶回了英格蘭。整個中世紀,有小部分蔗糖經地中海的貿易港威尼斯、熱那亞(Genoa)、北非進入英國。

  這種新的消費品價格昂貴,只有皇室、貴族和高級神職人員的餐桌上才可看到。在一份一二二六年亨利三世的王室記錄上寫著:溫徹斯特(Winchester)市長送來三磅(一點四公斤)糖。一二八八年時,皇室每年的耗糖量是二千七百公斤。一三一九年,糖在倫敦的售價是「每磅二先令」——確實不是一般人都吃得起的。在當時,能享用高價進口糖自然引人注目,成了一種炫耀財富的方式。

  後來的二百多年裡,糖價急劇下降,主要是因為西歐(地中海地區以外)生產了蔗糖。十五世紀中期,葡萄牙人在馬德拉、亞速爾、聖多美群島上建立了甘蔗農場,與他們的地中海對手較勁。緊接著,一四八○年,西班牙人在加拉利群島也建立了甘蔗農場。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