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被扭曲的臺灣史
  透過駱芬美一系列的臺灣書寫,讓我們看臺灣、看歷史的眼光有了根本上的變化,不知不覺中,閱讀臺灣史不再需要夾帶禁忌或悲情,只要帶著好奇心,真貌就輕輕鬆鬆呈現眼前。三百年來,你以為:只有荷蘭人和日本人對臺灣虎視眈眈,事實是:美國商人早在一八五○年代就想殖民臺灣;你以為:日治時期,日本只想從臺灣掠取資源?事實是:日本統治者進一步改造思想,讓臺灣人誤以為自己是日本人。…本書為我們撥開三百年的臺灣歷史迷霧。

.作者:駱芬美
.譯者:
.分類:史地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5/02/13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被扭曲的臺灣史:1684~1972撥開三百年的歷史迷霧》

【臺灣錢,淹腳目】
你以為:一九八○年代臺股、房地產狂飆,才出現臺灣錢淹腳目的現象
事實是:早在十七世紀末,臺灣漢人已過著富裕奢靡的生活

  一六八四年,臺灣被正式收入清朝廷的版圖後,一般人以為臺灣是個蠻荒初闢、亟待開發之地。

  但在十一年後,《臺灣府志》提到:臺灣土地膏腴,沃野千里,漢人移民來臺後,不需要像在中國內地那麼辛勞,就可以有好的收成。

  因此,當時的臺灣社會奢靡成風,送禮時不考慮當地產品,而偏好遠方珍貴物品,且一般家庭沒有儲蓄觀念,即使沒有剩餘錢財,仍要穿著華麗的衣服,女方選擇夫婿時考量對方財產的多寡,甚至連人情往來都喜新厭舊。雖然在當時僅一小部分人較奢靡,但這種風氣卻日漸發展。

  兩年後來臺採硫磺的郁永河走遍臺灣各地,寫下了《裨海紀遊》,書中記述臺灣的瘴癘之氣,但也提到:與中國內地「民多饑色」相比,臺灣相對富庶。貨物大部分由中國內地運來,雖然售價是內地的好幾倍,但人們照樣購買。雇工的行情是日薪一百錢(約一斗米的價錢),屠夫、牧牛羊孩童隨身帶著數十金,賭博時會毫不猶豫一擲千金。可見臺灣經濟情況良好,商業發達,連勞動階層收入也很高。

  那時一般人家都能經常吃到肉,宴客時必定山珍海味。婚禮重視聘禮多寡,女方收受聘金之後,要以豐厚的嫁妝回禮,一般人在禮俗慶典也常互相競爭、誇耀誰的花費較多。

  《彰化縣志》即指出:臺灣人大多不自己耕種,而是買糧食蔬菜回家食用,即使田地就在附近,也要以牛車代步。有的人不肯自己走路,請人背著走,甚至有人由牛車改為馬車。即使是中等財力的人家,也餐餐吃肉,此外賭博風氣盛行,再加上神廟修建、神誕設醮等都是高額花費。

  為何清朝統治以來,臺灣人可以過著經濟富裕的生活?

  郁永河認為,經過明鄭時期二十多年休養生息,民間各行各業獲得發展的機會,人們積聚了不少財產。加上臺灣盛產糖,外銷日本和菲律賓,也產米、穀、麻、豆、鹿皮、鹿肉等,銷往東亞各地,海外貿易使臺灣人民獲得相當豐盛的收益。清朝統治後沒有發生重大戰事,人民財富得以累積,才有能力進行高消費行為。

  其實奢靡的風氣來自臺灣移民的原鄉──福建。因福建文武官員好奢華排場,人民紛紛學習仿效,日益嚴重。

  若以臺灣人對商業的敏感度,應該會有發達的紡織業。但施琅來臺後才發現臺灣擁有一切日用所需,卻獨缺紡織品。可能因為清初來臺的人多是單身漢,臺灣成為「男耕女不織」的社會。不過臺灣婦女雖不種桑養蠶、也不種棉花苧麻、不織布,卻追求華麗衣飾,對女紅刺繡的需求也很高。

  臺灣婦女以刺繡聞名,連橫《臺灣通史》就提到:臺灣婦女刺繡精巧,贏過蘇杭等地。當時臺灣名媛以刺繡自我誇耀,貧女單靠刺繡就足以撐起家計。手藝巧的人不僅能糊口,還有盈餘,收入比紡織還高。刺繡既是早期臺灣女子的才藝表現也是產業之一,可謂是由女子主導的一種文化現象。

  當時臺灣輸出到對岸的商品,除了一般熟知的蔗糖、稻米,更有賺頭的其實是從藍草提煉出來的染料──藍靛。臺灣藍草被譽為是最易生長的植物。除了糧食作物番薯,藍草成為適合開闢臺灣山區的第一波經濟作物。

  乾隆年間,隨著水利設施完成,漢人在臺灣的拓墾達到高峰期。根據蔡承豪的研究:因為染布需要特殊器具及具有技術的專業工人,才能染出品質好的布匹,因此,直接從大陸買染好色的布更為方便。因此,不用開設染坊,只要轉賣即可獲利。而臺灣藍靛則銷往大陸,大陸商人也因臺灣所產藍靛品質很好,閃光和顏色耐久,紛紛來臺購買。

  臺南鹿耳門是臺灣最早開放的港口,商業貿易繁盛,因而出現「郊行」,因江浙地區需要用藍靛染布,促成了「北郊」;因應福建地區需要藍草種子播種的商機,則成立了「南郊」。

  一七三八年,艋舺「泉郊」商人集資合建水仙宮,泉郊是以對渡泉州為主要貿易對象,也兼做福建以北的港口,最重要的輸出品是藍靛。

  隨著藍草逐漸成為臺灣南北各地的重要作物。北部地區出口量達二十一萬擔,帶動了掌握貨源的艋舺地區的繁榮,並造就許多銷售藍靛的商人。藍靛輸出量足以和米、糖等並列為臺灣出口貿易大宗,且是十九世紀中葉少數快速成長的貿易品,促成「一府、二鹿、三艋舺」經濟重心北移的趨勢。

  但後來臺灣藍靛主要輸出地──上海、寧波,改採用廣東的藍靛及當地的小藍。加上安全、速度快、載貨量大的輪船興起,衝擊到原有藍靛郊商經營的船頭行業務,北郊業務備受打擊。開港十年後(一八七○年),因藍靛價格降低,茶葉的利潤更豐厚,農民於是放棄藍草,改種茶葉,隨後茶和樟腦、糖成了臺灣重要的輸出品,臺灣人也因收入增加而提升了消費能力。

  此時,原先以藍靛出口為主的郊商才開始轉而發展染布業。當時艋舺(今萬華)、三角湧(今三峽)、新竹等地有福建移民經營染布業,後來,染色技術最佳的江南地區,也有染工來臺,不過,江浙地區染布的品質還是比較高,因此只要有貿易往來,臺灣人民還是會選擇大陸色布。這時臺灣染布主要以供應本地市場為主,規模無法擴張,直到一八五○年代,技術高於福建的江南染工來到臺灣,染布業才逐步發展。

  一八七○年代以後,因臺灣藍靛染成的黑布不易褪色,受到大陸市場喜愛,大陸輸入的布匹也從已染好的色布,轉為未染色的土胚布。臺灣染色原料相當豐富,除了藍靛,還有染紅褐色的薯榔、茄藤皮、紅花等,大陸和西洋布紛送來臺灣染色,不少染店陸續聘請會染紅、綠等顏色的染匠來臺工作。在清朝中葉,原本必須從大陸買染好色的布,隨著染布技術提升,到晚清時期逆轉成從大陸批購原布在臺染色,民眾也轉為使用臺灣自染的布。染成的黑布,還有一部分賣到大陸(主要是福州);紅布和綠布則留在島內使用,或是賣給原住民。臺灣進口不出產的物品,再運用技術加工,加值售出,除可節省買布支出,還可賺取外匯,蔡承豪認為:這是臺灣「第一次進口替代」。

  清朝統治臺灣的兩百多年間,被「臺灣錢」吸引而移民來臺的人,向來市場敏感度極高,很有生意頭腦,透過蔗糖、稻米、茶、樟腦的生產及出口,快速累積的經濟實力,優質染料藍靛和染布業的成品出口,更是「臺灣錢淹腳目」的大功臣。

  只是在一波波追逐「錢」的拚搏之後,究竟要為臺灣社會創造出什麼樣的「價值觀」,才是更值得深思的!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