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我的水中夥伴
  本書是一部台灣魚類生命史,記錄台灣溪流魚類的身世、生活,以及面對自然變故如何掙扎生存,面對變局的曲折故事,以及與身在台灣的我們之間的切身關係。方力行從台灣是個島嶼,為何會有淡水魚這個問題開始談起。他不辭辛勞將全台灣所有的淡水魚放在一起分析,發現牠們和台灣人一樣,也有南北東西之分,各有各的來歷,各有各的故事。

.作者:方力行
.譯者:
.分類:科普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5/10/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我的水中夥伴:生物學家談台灣溪流魚類和環境故事》

第一章 身世之謎:台灣淡水魚來自大陸?海洋?

尋找櫻花鉤吻鮭謎樣身世

  我們完成兩百多種魚的尋根之旅,瞭解了牠們的遷徙過程。但偏偏有一種魚的身世故事,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得要花費好一番工夫,才完成溯源的工作。

  牠就是櫻花鉤吻鮭。

  櫻花鉤吻鮭在大甲溪上游,是一種海源性的魚。正如我們先前說過的,幾乎所有海源性的魚都出現在東部,但偏偏櫻花鉤吻鮭出現在西部河川上游。從發現並為櫻花鉤吻鮭命名的日本魚類學者大島正滿(一八八四~一九六五年)提出櫻花鉤吻鮭是從大甲溪游上來,遭到陸封而留下來的解釋之後,人們一直這樣不覺得這解釋有何不妥。但仔細思量,會發現這和我們用大數據資料分析出來的台灣魚類遷移模式是不合的。

  為什麼櫻花鉤吻鮭不能從大甲溪上來?簡單來說,因為櫻花鉤吻鮭是冷水性的魚,一般來說不會南游到溫暖的海域,但因為冰河時期台灣附近海域溫度下降,牠才會南游而下。不過,由於冰河時期因為氣候寒冷,台灣海峽全都結冰了,牠不太有可能從大甲溪溯流而上。

  那牠到底從何而來?我們得找出源頭。

  先想像在冰河時期,只有台灣東部鄰接海洋,因此鮭魚只能在東部河流中進行河海洄游。至於如何進入大甲溪?在查看了台灣的河川水系圖之後,我們發現大甲溪上游竟然和蘭陽溪上游非常靠近,兩者之間僅一嶺之隔,可以說是同一座山有兩條河的源頭,因此冰河時期每年會由海中洄游至蘭陽溪上游產卵的鮭魚,經由向源侵蝕而落入大甲溪的源頭,就是非常可能的事了。

  追查答案的歷程就是這麼刺激有趣,科學研究本身就是有趣的故事。

  那為什麼蘭陽溪沒有櫻花鉤吻鮭,反倒是大甲溪有呢?其實原因很簡單,櫻花鉤吻鮭從蘭陽溪翻越中央山脈進入大甲溪後,就當時台灣海峽是陸地的關係而無法離開,只能滯留山溪中,終於成為陸封性的鮭魚。但是蘭陽溪這邊,因為直通太平洋的回鄉之路,所以隨著冰河期的結束,牠們就都返回了北方,因此不會在蘭陽溪中留下來。

  櫻花鉤吻鮭從大甲溪上來的可能性很低,還基於另一個理由:機率問題。如果櫻花鉤吻鮭真的像傳統學者所言,某個冬天從大甲溪溯流而上到山上產卵,卻恰巧因為碰巧某次大地震,導致河流被土石封住,無法再回到海裡;然後這群於又恰巧能活下來,成功成熟、生殖並繁衍數萬年……。倘如如上所述都是一次性機會,這群魚活下來的機率,大概剩不到千萬分之一。

  但若櫻花鉤吻鮭是冰河時期從蘭陽溪上來,在這幾萬年當中,每一年櫻花鉤吻鮭都會游到蘭陽溪上游產卵,就算一千年間只發生一次向源侵蝕,兩萬年間櫻花鉤吻鮭也有二十次的機會可以游到大甲溪裡,如再多經歷幾個冰河期,就有上百次的機會,櫻花鉤吻鮭陸封成功,成為孑遺物種的機會就大大增加了。

  櫻花鉤吻鮭透過向源侵蝕爬過中央山脈並非不可能,台灣就不乏這樣的案例,鯝魚和爬岩鰍就是淡水魚從西部翻越到東部的最佳例子。而櫻花鉤吻鮭不過是反向而行而已。

基因分布可提供直接證據

  整理前面所說的內容。第一,櫻花鉤吻鮭是冰河時期從北方來到台灣東部海域的,並洄游到蘭陽溪上游。第二,透過台灣河川水系地圖,我們看到蘭陽溪和大甲溪上游十分接近。第三、台灣有鯝魚和爬岩鰍透過向源侵蝕翻過中央山脈的案例在先。將這三者串在一起,我們便推論,櫻花鉤吻鮭可能是從蘭陽溪溯流而上,透過向源侵蝕進入大甲溪中。

  不過以上證據都是間接證據,若沒有直接證據,說服力總是不夠,於是我們想到,可以透過基因研究來取得直接證據。有了這個想法,我們便積極想蒐集基因證據,卻沒想到這樁心願竟然無法如願以償。

  為了引用基因直接證據,我們做了以下的思考。試想,現存的櫻花鉤吻鮭如果真的像前人所言,是被突發的地震陸封在大安溪上游而來的,那麼這一小群僥倖存活下來的魚,由於沒有外來的基因混雜,經過幾萬年的時間,牠們的基因分布圖一定非常單純而集中。

  但若如我們所推論的,在五十萬年當中可能出現過好幾次冰河期,每次冰河期又可能有幾十次的向源侵蝕機會,那陸封在大甲溪的鮭魚,就有多次機會取得新基因,加入舊有魚群基因庫中。倘若事實真是如此,現在魚群的基因分布圖應該會較為平緩且具多樣性。

  想到這點子之後,我們立即決定前往雪霸國家公園,想要探測櫻花鉤吻魚的基因分布,當時還是學生的陳義雄教授已經到了豐原,準備上山。結果一通電話被我叫了回來:「不用去了,回來吧!」為什麼不做了?就在當時,我恰好看到農委會發表的保育成果,報導中寫道,因為櫻花鉤吻鮭瀕臨絕種,科學家在七家灣溪裡大概幾百條的鮭魚當中,挑出了十幾對育種,讓牠們繁殖很多後代,再將牠們放回溪中。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