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0的迎擊
  《0的迎擊》是《倖存者0》續篇,書中場景由海上孤島的鑽井平台衍伸到日本本土境內,屬科幻懸疑小說,面對法國遭到恐怖攻擊的當下,本書更提高我們的憂患意識,書中告訴我們該如何因應及該用什麼心態面對。書中對於提到的物品、人員配置十分詳盡,而場景也因資料考究及細膩的描述,再再表現出規模恢宏的畫面及震撼人心的臨場感。

.作者:安生正
.譯者:李璦祺
.分類:文學
.出版社:台灣東販
.出版日期:2015/10/28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0的迎擊》

  一夜就夠了。

  在這一夜的黎明來臨前,毀滅日本首都。

  我有自信辦到。

  何謂侵略?

  所謂祖國,是要拿自己的鮮血來捍衛。

  我等著看你們有沒有這種覺悟。

  該你們嚐嚐被侵略的滋味了。

  你們的防禦性武力,不過是紙糊的老虎。

  七月十一日之夜,將會被他們這麼稱呼──眾神隱遁、勇者斷魂之夜。

    ※

  兩天前 七月九日 晚間九點三十分 

  紀伊半島外海 太平洋

  那是一場平壤防禦司令部的韓成烈上校既未見過,也不曾想像過的驚濤駭浪。

  「每次颱風接近,太平洋都會這麼波濤洶湧嗎?」

  鋼鐵嘎嘎作響,令人發毛的聲音迴盪在駕駛室裡,韓成烈向船長這麼問道。

  船隻彷彿隨時都會解體。

  每越過一個浪頭,就會讓韓成烈有一種空降訓練時從空中運輸機一躍而下的錯覺。

  「不知……我沒在……的日子出海過。」

  船長的聲音被強勁的風聲和拍浪聲蓋過。

  韓成烈並非在出港時,幻想著水平線的彼端掛著一輪夕陽,船隻航行在平穩的水面上。他早有覺悟,這會是一段艱困的航行。

  然而,眼前的光景仍超越了他的想像。

  韓成烈面前這片黑漆漆的海,根本就是一隻發了狂的妖怪。

  一片充滿絕望與恐懼的黑暗籠罩四下。

  從艦橋看出去的,浪頭高達十幾公尺。橫飛側擊而來的疾風暴雨,翻弄船身。海洋上升起如斷崖般的巨浪,四處盡是白浪高聳。飛散的浪頭鋪天蓋地而來。一部分碎成水霧,飛散四濺後,化作泡沫聚集,在海面上描繪出濃白色的線條,隨著強風搖擺。

  東南風九級,浪高九至十四公尺。

  氣壓從九百四十百帕開始不停下降。

  巨大而懾人的巨浪,一波接一波地朝「白村號」的船舷襲擊而來。前甲板的狀態猶如大航海時代在暴風雨中被蹂躪的帆船。白村號的甲板部船員,以及從中隊裡挑選出的兩個分隊的二十名士兵們,全都不顧生命危險地繼續進行著手邊的作業。萬一在這驚濤駭浪中落海,肯定會葬身大海。面對一波波要將他們拖入地獄深淵的巨浪,他們能仰賴的就只有一條繫在欄杆上的安全帶。

  「船首轉為逆風!拋錨!拋傘錨!」

  船長從艦橋的窗口探出身子,頂著強風,用擴音器對甲板部船員們大吼著。瀑布般的水柱自船長的雨衣傾洩而下。

  七月七日凌晨兩點,偽裝成中國漁船的白村號載著兩百名中隊士兵和戰術武器,從南浦港附近的琵琶串基地出港。為了此次作戰而改造過的鮭魚級潛艇也伴隨著白村號出發。經過兩小時的航行,白村號在黃海上與中國漁船會合後,混入其間,佯裝成船隊中的一艘漁船。潛艇在水下潛望深度航行,四周由船隊圍繞,在前方貼近航行的漁船能為潛艇掩飾航跡。

  漁船隊穿越宮古島與沖繩本島間的水域,來到太平洋上,並於一小時前,在紀伊半島東南外海兩百海浬處,日本專屬經濟水域(EEZ)邊界旁的公海上,與遠洋型底開式運土船「第三十四中野號」會合。如今漁船隊已駛離,韓成烈一行人正在日本南方遙遠的海洋上,將部隊連同載貨從白村號運送至在海上與其並排著的中野號上。

  中隊的目的是毀滅東京。

  韓成烈透過望遠鏡環顧了一圈周圍的海域。

  附近未見到日本海上保安廳(註:日本的海上巡防隊。)的巡邏艇或P-3C反潛巡邏直升機的蹤影。料他們也不會冒著危險,在大風大浪中出海巡邏。一如氣象預報所言,自西南方而來的颱風益發壯大。照這樣下去,說不定會發展成一個超級強颱,打破一九七九年「泰培颱風」侵襲日本時,所寫下的中心氣壓八百七十百帕的紀錄。

  白村號在進行偽裝前,是一艘兩百噸的貨輪。長四十公尺,寬八公尺,船身為三島式船──船首、船中央、船尾的甲板上各突起一座建築,分別稱為首樓、橋樓和尾樓,艦橋設於橋樓。機艙位在船身中央偏後方處,煙囪設於上甲板的右舷側。

  至於並排靠攏在白村號旁的中野號,則是一次能在船斗中裝載和搬運兩千六百立方公尺沙石的底開式運土船,其船形恰似小型油輪。

  韓成烈一行人以牽引纜繩繫住兩船,用白村號上附設的起重機,將船艙中的貨物運送至中野號的船斗中。

  兩艘船因並排靠攏而能降低左右搖晃,但船身上下劇烈顛簸,甲板又被巨浪沖刷,使得運送作業變得極為艱困。中野號船長七十公尺長,白村號船長四十公尺長,面對巨浪時二者的船長必須以不同的方式因應。要同時使兩船穩定,極為困難。

  「上校,這種情況下還繼續進行作業,未免太危險了。」

  陳中校以不客氣的口氣進言,令人難以想像他只是個副官。他顴骨突出、被晒得黝黑的國字臉,因暈船而變得鐵青,窄小的額頭上冷汗涔涔。

  朝鮮族特有的一對細眼中,顯露著人民解放軍潛意識中對朝鮮人民軍的輕蔑。

  陳中校率領的人民解放軍,正式名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是中國共產黨的政黨軍隊,其母體是撐過了中日戰爭、國共內戰的紅軍。自一九四七年開始稱為人民解放軍,接受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指揮。另一方面,韓成烈則是朝鮮人民軍的軍官,與陳中校不同。朝鮮人民軍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軍隊,也稱為人民軍。在一九四八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建國時所創設,接受國防委員會的指揮與統轄。

  雖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軍隊,但自從朝鮮人民軍在韓戰中接受人民解放軍的援助以來,無論在質與量上,其實朝鮮人民軍都已成了人民解放軍的附屬軍隊。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