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種子的勝利
  以豌豆實驗為世人所知的孟德爾,跟眾多生前沒沒無聞的藝術家一樣,是在死後多年才被冠上遺傳學之父的稱號?史上最殺轟炸機的外型,是受到種子形狀的啟發?嘉實多機油公司的名稱是來自某種種子?如果想用咖啡因自殺,得要連續喝幾杯咖啡才有效?《種子的勝利》一書中除了爬梳種子的演化史與文化史,也充滿各種與種子相關、令人意想不到的有趣冷知識。

.作者:索爾.漢森
.譯者:蕭寶森
.分類:科普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5/12/03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種子的勝利:穀類、堅果、果仁、豆類、核籽如何征服植物王國,形塑人類歷史》

  誠如一九四○年Inkspots樂團發行的經典專輯「Java Jive」中所指出的,人們喜歡買「讓人開心的咖啡豆」。這樣的愛好已經使咖啡豆成為世界第二大商品,年收益僅次於石油期貨。據估計,全球約有十億到二十億人每天都喝咖啡(包括我在內),但這些人在購買、沖泡和啜飲咖啡時,可能很少想到一個很基本的問題:我們為什麼要喝咖啡?如果有人提出這個問題,通常很快就會有人回答:是為了咖啡豆所富含、一種具有輕微成癮性的興奮劑,也就是「咖啡因」。但這個答案卻會引發另外一個問題:咖啡裡為何會含有咖啡因?

  如果蘭姆真想為早晨所喝到的咖啡表答謝意,與其說「島民傳誦他的功績/咖啡莊園到處林立」,他應該寫一首頌歌讚美各種昆蟲、蛞蝓、蝸牛和真菌,並描述咖啡因如何讓蝸牛的心跳變慢、讓蛞蝓身體出現研究人員所謂「不協調的扭動」。此外,詩中還應該提到菸草天蛾和圓胸小蠹蟲(shot-borer beetles),因為牠們的幼蟲只要稍微一碰到咖啡因就會失去生氣。同時,詩中或許也應該說明,咖啡因如何減緩那些會引發根腐病和簇葉病等病害的真菌生長速度。但是詩人們在泡咖啡時,並不會想到幼蟲或真菌--沒有人會。不過,事實並未改變:沒有這些幼蟲或真菌,我們就不會有咖啡可喝。

  「咖啡因是天然的殺蟲劑。」在一群研究人員初步發表咖啡所具有的效果後不久,《紐約時報》便刊出了這樣一則頭條新聞。當時他們所公布的內容很簡短,但其中指出蚊子特別容易受到咖啡因的影響。事實上,咖啡因確實有效,而且可以對抗許許多多的蟲害,因此除了咖啡樹之外,有些植物也懂得加以運用。在熱帶地區就至少有三種其他樹木的種子含有咖啡因,分別是:可可、瓜拿納(Guarana),和可樂果(Kola nut)。這些種子就像咖啡豆一樣,可以被磨成粉再和水混合做成飲料,包括熱可可、巴西的瓜拿納汽水,和市售的各種可樂(包括最初的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除此之外,茶葉和南美洲一種名為「瑪黛」的冬青屬植物中也含有咖啡因。以上這些都是人們最喜愛的提神飲料。看來,自然界有咖啡因的地方,人們便會拿著馬克杯、葫蘆或茶壺趨之若鶩。

  咖啡因就像辣椒素一樣,也是一種生物鹼。要製造咖啡因,植物必須用掉一部分的氮,而這些氮是原本可以拿來用於生長的,因此咖啡樹便透過「咖啡因回收系統」,把這些咖啡因做最有效的利用。它們會先在身上最脆弱的組織中製造出咖啡因,然後再把這些咖啡因轉移到最重要的地方,也就是它們的種子。嫩葉是最先出現咖啡因的部位,此時咖啡因有助驅除那些以嫩葉為食的昆蟲與蝸牛;但是當這些葉子逐漸長大變硬時,咖啡樹便會把一大部分的咖啡因收回,放在花朵、果實和發育中的種子當中,以便保護它們。咖啡樹的果實(一種淡紅色的漿果)也會製造咖啡因,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滲進果實內的一對種子中,而這些種子不僅接收咖啡因,它們本身也會製造更多的咖啡因,使其濃度達到幾乎可以驅退所有攻擊者(那些最強硬的對手除外)的地步。由於會對咖啡下手的昆蟲和其他害蟲,總計在九百種以上,因此我們可以合理假定,咖啡樹是為了因應這樣的狀況而演化出咖啡因,但就像歷史學家對關於狄克魯的故事細節仍有歧見一般,科學家們對植物之所以演化出咖啡因的原因,仍有不同的看法。咖啡因雖是很好的殺蟲劑,但這並不是它唯一的用途。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