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Caroling聖誕夜奇蹟
  日本作家有川浩的小說《Caroling聖誕夜奇蹟》中,除了他擅寫的愛情外,還加入在溝通及相處上面臨困境的家庭(親情)及因著即將結束營業的公司所衍生出的利益衝突與糾葛(現實),這三條線揉織成溫柔中帶點憂傷卻又十分感人的故事。曾經錯過的愛情、即近破碎的親情、跨越年齡的友情等交錯的情感,串起聖誕夜的奇蹟。

.作者:有川浩
.譯者:緋華璃
.分類:文學
.出版社:台灣東販
.出版日期:2016/04/2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Caroling聖誕夜奇蹟》

  指著自己的槍口一點真實感也沒有。

  照理說,自己的人生不可能發生被手槍指著的狀態,這輩子學到的常識自動將眼前的狀況置換成夢中的景色。

  或許也因為他一時半刻還無法消化眼前這種遠遠超出常識所能理解的狀況,忍不住想伸手把對準自己的槍撥開。別開玩笑了——手不假思索地、下意識蠢蠢欲動。

  凶殘的眼神如針尖般銳利,和槍口一起惡狠狠地瞪著自己。

  說不出話來。

  持槍的男人曾經一度把槍口移開,一聲不吭地扣下扳機。或許是裝了消音器的關係,槍聲不大,但是具有說服力的爆炸聲,讓這一切倏地染上了現實的色彩。

  「別輕舉妄動喔!」

  男人以四平八穩的語氣提醒他,絲毫沒有因為扣下扳機而產生任何動搖或興奮的情緒。對這個人來說,或許開槍只是日常生活中極為稀鬆平常的動作之一。

  「叔叔!」

  被男人的部下抓住,自己也認識的少年大喊。一起被抓住的父親從剛才遭到一陣毒打後,就像隻甲蟲似地蜷縮在地上,動也不動。

  「……吵死了,別叫我叔叔。」

  平常的鬥嘴台詞不經脫口而出。聲音嘶啞得令人有些難為情,但所幸還能擠出聲音。

  「我說你啊……」

  男人對他曉以大義。

  「這對父子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吧?既然如此,就不要破壞我的好事嘛!」

  「……當然有關係。」

  每說出一句話,嘴裡便如沙漠般乾涸。對著自己的槍口不曉得什麼時候會噴火。畢竟把手指放在扳機上的人對於開槍一事早就習以為常。

  儘管如此,他也不想乖乖聽從男人的恫嚇。自己或許就是那種會死於強出頭的人也說不定。

  「既然這孩子的母親把他寄放在我們那兒,我就有義務保護他。」

  「哈!」男人放聲大笑。尖銳的笑聲下攪動著猙獰的感情漩渦。

  「講得真好聽……啊!」

  暴力突然從天而降。男人朝他跨出一步,以槍托用力地敲在他的側臉上。趁他眼冒金星的當下,再從正上方不斷地對他飽以老拳。他一個踉蹌,終於被打倒在地。

  「你爸媽肯定把你教得很好吧!他們有教你就算被槍指著也不能屈服嗎?教你寧死也不能向惡勢力屈服嗎?」

  男人每換一口氣,就用腳尖踹他一下。他每挨一腳,呼吸就暫時停止一次。

  「別說了,你會死掉的!」

  少年大聲哭喊。

  「別再反抗了大和!向他道歉吧!」

  ……少囉嗦。大和在心裡一口否決。明明只是個小鬼,裝什麼大人樣……。

  「不是說過不准直呼大人的名諱嗎!小心我揍你喔!」

  「現在挨揍的可是你喔……!」

  尾椎挨了一腳,身體不聽使喚地彎成ㄑ字形。

  男人蹲在他的腦袋旁邊,下一秒鐘,扯著他的頭髮,把他的上半身硬拉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還有辦法逞口舌之快,肯定是從小生活在備受呵護的環境下吧?那個小鬼也是。」

  男人轉頭看著少年,少年被他的眼神盯住,嚇得動彈不得。

  「你跟你那窩囊廢的父親一直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是嗎?既然如此,施捨一點幸福給別人又有何妨?對不幸的人伸出援手不就是這麼回事嗎?我們這些不幸的人向你們這些得天獨厚的人搶奪一點幸福並不為過吧!你說是嗎?」

  男人瘋狂的眼神隨著他所說的每一句話變得更加瘋狂。大和對這種眼神並不陌生。——很久很久以前,每天照鏡子的時候,總會在鏡子裡看到這種眼神。

  啊……原來如此……這個男人就是我啊!

  露出那種眼神,直接變成大人的我。

  好可憐啊……大和喃喃自語。男人耳尖地聽到這句話,臉色丕變。

  「你剛才說什麼?」

  慘了!警覺來得太遲。這句話肯定會把男人激怒。然而,事到如此也不可能再矇混過去。男人不是沒聽清楚,就是因為聽清楚了,臉色才會變得那麼難看。

  「我說好可憐啊。」

  看樣子,自己不僅會死於強出頭,還會因為口沒遮攔而死無全屍。

  「因為沒有人告訴你,比較誰比較不幸是毫無意義的。」

  「……我懂了。」

  男人瞬間變得面無表情。

  「你給我去死吧!」

  大和俊介,享年三十二歲——墓誌銘該怎麼寫呢?

  男人似乎沒有要等他想出來的意思。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