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我的十堂大體解剖課
  本書作者何翰蓁在大學畢業後因緣際會進入解剖實習室,成為專業的解剖學教師,她從教學角度記錄了實地解剖課程。這是全台第一本描述人體實地解剖的書籍,以局部解剖學的角度來介紹。書中除解剖知識外,也將身體構造細節與一般人日常生活上會碰到的狀況或問題連結,並呈現慈濟大學特有的將人文素養融合於解剖專業的教學法、在學習過程中同學們心裡的觸動,及這些對醫學教育的重要意涵。

.作者:何翰蓁、李翠卿
.譯者:
.分類:醫藥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6/06/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我的十堂大體解剖課:那些與大體老師在一起的時光》

第十課 縫合:最後的告別

  終於,到了說再見的這一刻。

  醫學系三年級為期十八週的大體解剖課,前十七週是緊鑼密鼓的正課,最後一週,則整週都用來收尾與善後,包括縫合大體老師以及徹底清潔實驗室等。

  在前十七週實驗課中,從大體老師身上拿出來的臟器,觀察完都會先用潮濕的白布包起來,放在內臟桶中集中保存,在最後一週,學生們必須把這些臟器全部復歸原位,剪下來的血管或取下的構造,也都要盡可能放回原來位置。

  而大體老師身上所有切割線,無論是刻意為之或不小心割錯的,全部都要縫起來,而且,縫線不能亂七八糟毫無章法,必須縫得整齊漂亮,否則我們檢查過後還是會要學生拆掉重來。

  我們希望送大體老師走的時候,他們不是支離破碎的一堆血肉骨頭而已,而是一個有尊嚴的、完整的模樣。

  接下來,則是徹底清潔解剖檯與實驗室。雖然每一次上完實驗課,都會嚴格要求學生整理,但人體有很多脂肪,解剖檯上難免還是會有一些殘油,因此最後一週,必須用清潔劑徹底清潔過再仔細打蠟實驗室的無影燈就是手術室裡用的圓盤型照明燈、實驗室排氣孔用以把揮發出來的福馬林排掉濾網、百葉窗等細節,也通通都要徹底清潔。因為保養得宜,儘管我們實驗室這些設備都已經用了二十年,但看起來還是光潔如新。

  最後一週,學生們的心情多半都有點複雜,一方面鬆了口氣,總算熬過了這門繁重艱難的課,但另一方面,這也意味著,他們得和相處了一整學期的大體老師告別了。

十八週的高壓考驗

  大體解剖學的課業負擔極其繁重,不但要在大體老師身上學習,活著的老師要求又非常高,在醫學系可以說是一門惡名昭彰的課,還沒修過的學生大多都聞風喪膽。

  解剖學是一門很講究實做的課,從某個角度來看,還真有點􁻧師徒制􁻨的味道,活老師們手把手地帶著學生們一區一區地解剖學習,大體老師則慷慨捐軀以身示教,這種獨特又緊密的師生關係,大概也只有在這門課可以體會到。

  因為慈大醫學系特別看重這門課,負責學科的老師一個比一個嚴、一個比一個凶悍。課堂上,感覺就像傳統黑手老師傅教學徒一樣,經常罵聲不絕:「啊啊啊,才剛說不要剪錯就剪錯,你們搞什麼鬼啊」、「這樣也能做壞,我看你們完蛋了」、「圖譜咧?都不會先看過圖譜嗎?」

  絕大部分醫學系學生從小就很會讀書,原本都是被捧在手掌心的天之驕子,很多人這輩子還沒被這樣罵到臭頭過,也算是一種震撼教育。這群孩子雖然聰明,但人體何其複雜?絕非只靠小聰明就可輕騎過關,在實驗室裡奮鬥好幾天卻遲遲無法解剖出該有的成果,是經常有的事,而且,這門課考試之密集、之困難,也是學生前所未見。

  大二升大三的暑假一結束,在課程開始前,就會先考一次骨學跟肌學,這等於是逼學生們在暑假期間就得先讀書,心裡有個底再來解剖。而學期開始後,更是一場硬仗,一學期也不過十八週,就要考五次試,大約三、四週就考一次。

  大體解剖學考試的獨特之處在於:除了筆試,還要跑檯。所謂的跑檯,就是在大體老師身上出題,在某些特定構造一端綁上釣魚線,另一端則繫著一個壓克力號碼牌,號碼牌即題號,釣魚線綁住的構造即考題。有些構造若不適合綁線,我們會想辦法標示,譬如說,大腦或腎臟切開後,要考中間的某構造,無法用線綁,就會改用珠針插在上面。

  慈大醫學系大體解剖學每學期啟用十二位大體老師,課堂上每組成員固定解剖同一位大體老師,但考試時,題目是平均出在十二位大體老師身上,學生必須在不同的解剖檯旁答題,每題時間到時,學生依序跑向下一個解剖檯,所以才叫做跑檯。在不同大體老師身上出題,才能考出實力,由於每一組大體老師難免有體態上的差異,每一組學生解剖的完整度也不同,學生不能只依靠自己熟悉的感覺來答題,而必須對構造有充分的認識,才能正確判斷。

  我們出題時,也會仔細斟酌,希望學生不要錯過最重要的東西,同時為了讓題目沒有爭議,經常出題時會花許多時間將考題解剖得更清楚,或將附近重要的指標性構造解剖出來。我自己有好幾次,在實驗室出題出得很晚,記得有一天晚上,剛好有媒體來拍紀錄片,看我一個人待在實驗室裡綁線插針,記者忍不住私下問我:「老師,您都不會害怕哦?」我不禁啞然失笑,教大體解剖學十幾年,這種事是家常便飯,我還真是從來沒怕過,再說了,這些大體老師也算是我的「同事」吧?而且是絕對默默支持、挺你到底的那種同事,有什麼好怕的。

  我們跟大體老師「相處」時,通常都很平靜,要說有什麼情緒衝擊,大概是出題時看到學生粗心弄壞非常重要的結構時,會突然火冒三丈,碰到這種情況,我們就會故意把題目出得很難,算是一個警告。……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