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吉祥寺的朝日奈君
  如果說一場戀情的展開,是一齣諜對諜的愛情懸疑劇。需要多少微小瞬間的累積,才能奇蹟似地與你相遇?繼《夏天.煙火.我的屍體》等經典名作,早慧天才乙一另一青春面向,化身戀愛推理名手中田永一,不只是虛幻的曖昧童話,為你淬鍊出愛情最初的模樣。

.作者:中田永一(乙一)
.譯者:鍾雨璇
.分類:文學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6/12/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吉祥寺的朝日奈君》

  她的名字是山田真野。後面的名字寫做真野,讀做「Maya」,但如此一來,全名就會變成「Yamada Maya」,不論由前面或是反過來,都會讀成「Yamada Maya」。她似乎無法忍受這一點,要求認識的人叫她「Mano」。不過,對我其實沒有什麼影響。我總是稱呼她「山田小姐」,直到最後都不曾喊她名字。

  我開始頻繁前往吉祥寺的某咖啡店,恰恰是在四月的櫻花時節,車站的南側出口擠滿要到井之頭恩賜公園賞花的人潮。那家咖啡店位於複合式商業大樓的五樓,流洩著隱約可聞的音樂,音量剛好不至於打擾客人閱讀。裝潢雖然樸素,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用的都是昂貴的桌椅。高䠷苗條的漂亮女店員,總待在櫃檯後,一副清閒的樣子。店裡鋪著漆黑發亮的木地板,每當店員走動,她腳下的靴子就會踩出清脆的聲響。店長是蓄鬍的男子,平常總待在廚房。或許是事情發生在客人稀少的時段,他把工作交給店員,外出不在。

  那天,我在四人桌位讀文庫本,一對情侶走進店裡,在有些距離的位子坐下。那是看似大學生的年輕男女,大概是剛逛一圈雜貨鋪,提著不少紙袋。男方外貌普通,但女方擁有十分吸引人的長相。

  挺直的鼻梁和閃閃發亮的瞳眸散發著不尋常的氣勢。她面無表情地撐著臉頰,即使店員前來點餐,也沒改變姿勢,頭抬也不抬地低聲說一句「特調咖啡」。心情很差的女人,這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儘管有點在意那對情侶,總不能一直盯著他們,於是我將注意力轉回手上的書。故事正要迎向高潮,偵探將相關人士聚集一堂,指出凶手的身分,並揭露犯案動機。犯案的動機就是所謂的情感糾葛,丈夫藉割草機殺害出軌的妻子,及妻子的出軌對象,真是不幸。

  我啜一口咖啡,翻開下一頁時,傳來情侶吵架聲。我繼續閱讀,卻忍不住豎起耳朵。女方的嗓音清亮,像是平日便持續進行發聲練習,搞不好是哪個劇團的演員。可是,東京近郊的劇團我都看過,對她卻沒印象,應該是新人。

  碰,女方的拳頭落在桌面。

  「你到底有沒有聽懂?」

  可能是她的容貌的關係,我有種看電影的感覺。男方垂下頭,開口辯解。從兩人的對話內容推測,男方似乎用情不專。不是女方,而是男方。

  假裝讀著小說,我偷偷瞄向店員所在的櫃檯。苗條的漂亮店員擦著杯子,往我這邊看了一眼。真令人意外。是啊,預想不到的發展。我和店員無言地交換想法。

  隨著時間經過,那對情侶的口角逐漸升級,店裡的客人只有我和他們。雖然持續假裝讀書,我卻遲遲沒翻開下一頁,店員也一直擦著同一個杯子。最後,兩人的爭執達到最高點。匡啷一聲,女方推開椅子,起身搧男方一巴掌。

  「住、住手!」

  男方往後一縮,女方的第二掌揮空,懊惱地嘖舌,接著竟然抓住身旁的椅子,纖細的胳臂高高舉起。面對突如其來的發展,我和店員無法立刻反應。上小學時,我曾在朋友吵架中看過這幕情景,萬萬沒想到長大後,還會遇到有人舉起椅子的場面。

  「去死吧!」

  女方大喊著,扔出椅子。「請住手!」店員高聲制止,可惜晚一步。下一瞬間,只見男方敏捷閃避椅子,女方發出驚呼,目瞪口呆望著我。

  椅子落在我的桌上,將咖啡杯砸成粉碎,黑色液體飛濺四散。在漫天的碎片與咖啡中,彈開的木製椅子筆直砸向我。

  經過十分鐘……

  按在鼻子上的手帕染紅,店員將所有紙巾都拿給我。我躺在皮沙發上,大量血液仍源源不絕湧出鼻腔。

  對不起、對不起,女方不停低頭道歉,和店員商量咖啡杯的賠償費用。男方早被女方趕走,不在店內。女方在記事本上飛快寫著什麼,撕下一頁遞給我。

  「如果嚴重到需要就醫,請聯絡我。」

  她遞給我的紙上,寫著電話號碼和名字。

  「我想應該沒事,大概很快、就會、好了。」

  鼻子裡塞著面紙,我虛弱地回答。

  「就算是那樣,也請聯絡我。」

  女方向店員行一禮,欲言又止地看著我,隨即步出店門。店員打掃咖啡杯碎片,清理沾血面紙的期間,我望著她留下的紙條。

  「對方似乎很希望你能聯絡她。」

  整理完畢,店員來到沙發旁。

  「大概是擔心我鼻子的狀況吧。」

  「不,那是……總之,就是她希望能夠和你取得聯繫。」

  「原來如此,是為了醫藥費?」

  店員傷腦筋似地搔搔頭。

  「哎,算了。」

  她重新面向我,帶著歉意說:

  「對不起,要是我能早點制止……」

  「沒關係,這是我在旁邊看戲的懲罰。」

  我按著塞在鼻孔的面紙,嚴肅地喃喃低語。高䠷苗條的漂亮店員噗哧一笑。儘管是常客,我還是第一次與她交談。

  「方便請教妳的名字嗎?」

  我鼓起勇氣詢問。

  「名字?我的嗎?」

  「是的。」

  「我姓山田。」

  怎麼了嗎?她彷彿想這麼問,歪了歪頭。

  吉祥寺車站前,有一條名為「太陽道」的商店街,入口附近設有捐血中心。所謂的捐血中心,就是收集血液,供輸血及製造血液製劑的地方。我會定期報到。每當針頭刺進胳臂,緩緩抽出血時,紅色液體流經透明軟管的畫面,我都覺得好美。

  我曾和連打針都討厭的女孩交往。她總帶著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把捐血當興趣的我。短短一週,我們就分手了。即使和誰正式交往,情感也很快就會變淡,不久便斷絕聯繫。沒辦法,誰教人心如此虛幻。

  吉祥寺站前的捐血中心位於四樓。走出電梯,完成登記、確認病歷後,我坐在等待室的沙發翻閱打工情報雜誌,突然聽到呼喚聲。

  「啊,這不是我們店裡的常客嗎?」

  山田真野右手握著免費自動販賣機的紙杯,左手拿著旅遊情報雜誌《RURUBU》。她的雙臂都沒綁止血帶,代表她應該和我一樣,剛在櫃檯完成登記。這一天,距離我在咖啡店鼻血直流已過三天。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