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伊東豊雄.觀察記
  「只要能持續跑下去,一定會看出問題所在。」記者瀧口範子剖析世界建築界頂尖跑者伊東豊雄,點出他的建築魂所在,探索他創造力的源頭。這位不願和傳統、制式化妥協的建築家,不斷摸索、研究,一次次的將建築設計工法,逐步推向極限。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副教授李清志推薦:從上個世紀九〇年代開始,我便已經在觀察伊東先生的建築作品。他的「輕建築」很早就與新時代結合,呈現出一種強烈的未來精神;果然在進入新世紀之後,他的同輩建築師都還停留在上個世紀的建築想法時,伊東先生已經像「寶可夢」怪獸一般,發出炫目閃光,進化到了另一個新的建築境界。

.作者:瀧口範子
.譯者:嚴可婷
.分類:藝術設計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1/1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觀察記》

東京 1/為競圖奮戰

  二○○四年,悶熱的七月底,伊東難得在東京整整度過一週。由於經常赴海外出差,伊東一年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時間,在東京以外的地方度過,能這麼安穩地待在東京,相當罕見。這天早上,事務所舉行了好幾場會議。早上最先開始的會議,是為了配合日本汽車大廠推出新款高級車,為東京的展售空間準備競圖。

  所謂競圖,英文就是 competition 。在日本建築界譯為「設計競技」。也是即將建造建築物的業主,委託多位建築師請對方提案。評選收到的設計案,向參與的建築師提出問題,最後選定適合這棟建築物的建築師委託工作,這就是競圖。

  對建築師而言,參加競圖就像汲取生存所需要的水一樣。由於周遭的建築逐漸建構,人們很容易誤以為建築工作,跟一般沒什麼差別,但其實機會相當有限。由於建築都是特地打造,也就是單一的作品,如果不是在某時、某地,由某位業主委託,就不會成立。姑且不論有大規模工作斷斷續續上門委託的大型設計事務所,或建設公司的設計部門,假設是只憑藉自身創意決勝負的「工作室事務所」,如果不參加競圖,幾乎不可能維持事務所的營運。差別就像大型汽車製造公司與賽車團隊,每一次都是殊死戰。

  伊東事務所是典型的「工作室事務所」。大家很容易覺得,只要成為偉大的建築師,委託的工作就會陸續上門,但事實並非如此。除非在競圖中獲勝,贏得委託,自己的構想才能問世。伊東這幾年的作品中,像仙台媒體中心、巴黎的康亞傑醫院、巴塞隆納國際展示會場等,都是贏得競圖才實現的,背後參加競標卻落選的競圖其實有好幾倍。競圖是公平進行,不靠人脈,建築師藉由創意獲得受矚目的機會。就算沒有獲勝,在競圖中提出的作品,包括頭腦與肌肉兩方面,都能看出事務所的體力。缺乏體力的建築師無法參與競圖。

  現在伊東事務所準備的展售空間競圖,是包括國外兩家、日本五家建築事務所的指名競圖。在伊東事務所參加的競圖中,這是屬於規模小而且商業色彩濃厚的建案。建築師如果累積作品,也會應邀參加競圖中所謂的「指名競圖」,業主在一開始,就會指定最有希望的建築師提案。如果業主無上限地徵求設計稿,就叫做「公開競圖」。指名競圖的參加者通常有五、 六名,但在公開競圖的情況下,就有可能從世界各地募集數千份設計稿。

  關於這次展售空間的競圖,是在不知道其他對手是誰的情況下進行。業主所給予的是「高級車」、「速度」等數個關鍵字。如果知道競爭對手是誰,戰略比較容易制定,但是在不明白對手的狀態下,只能提出自己團隊認為最有趣的提案。

  會議室桌上攤開著伊東事務所的設計案,在平坦的多層地板下,以三次元曲線彎曲的鐵板為構造,提供支撐,周遭是透明玻璃的牆面。鐵板以和緩的曲面貫穿各層地板,這個型態本身就成為展售空間的特徵。期限就在十天後,在這幾天只能熬夜繪圖與製作模型,同時準備提案用的示意圖。伊東在事務所成員描繪的草圖上,用紅色與藍色的彩色鉛筆修正。運用鉛筆時,伊東慣用左手。

  伊東的修正在這個時間點會很細膩,並提出質問:如果牆壁稍微更動一下會如何?要是改變素材的顏色,空間的質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當然,這個階段可說在摸索建築與空間的概念,檢討過無數張草圖與設計圖,逐漸與桌上展開的設計案愈來愈接近。

  這個案子明顯沿襲著伊東最近相當關心的事情──結構本身就是建築的象徵,可以看出這樣的訴求。可說是同一時期,正在東京表參道興建的時尚精品「TOD'S 大樓」的姐妹作吧。

  所謂的建築結構,是建築物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在設計的處理上卻相當棘手。直到數年前為止,包括伊東在內,那些為現代主義建築傾倒的建築師都儘量讓構造更細緻、看起來不要太顯眼。不過,伊東在二○○○年峻工的仙台媒體中心之後,徹底改變了訴求。思考如何讓構造本身支撐建築物,卻又成為讓人印象深刻的存在。在結構方面的嘗試,藉由電腦的高度及高速計算能力,最近幾年來變得愈來愈有趣。身為建築師的伊東,剛歷經相當大的思考轉換。

  「酒吧不好喔。」

  「不管是否令你驚訝,我想不要設計得這麼暗比較好。」

  「這裡如果用某種天然石怎麼樣?」

  事務所的成員為了將在銀座成立的展售空間,思索了各式各樣的可能,勾勒出許多高級感的構想,伊東很快就找出「應該是這樣」的部分,然後加以篩選。為了營造出高級場所,沒有必要施加過於常見、像記號一樣的設計。儘管如此,看起來毫無新意的設計手法與不落俗套的表現,其間的差異其實相當細微。透過每天的會議中篩去、追加細微的決斷,最後呈現出顯著的差異。由龐大的概念與縝密的細節微妙地拉扯,構成建築。負責建案的成員仔細聆聽,藉由伊東的評論獲得靈感。

  事務所的新人明顯地因為他的面無表情而感到驚慌。不只是競圖,無論什麼樣的建案小組,都是以老手擔任主設計師,由進事務所數年的前輩與剛加入的新人構成。有時可看出新人驚訝的表情,這是因為對於自己所聽到的話,腦內尚未建立完整的脈絡,或是難以解讀撲克臉伊東的反應。表情比較進入狀況的是前輩。擔任實作團隊的前輩與新人,在伊東面前拿出各種設計稿與模型加以說明,伊東以略帶不同意的表情思考。會保持愉快表情的是主設計師東建男,他通常帶著微微笑意,稍微保持距離觀察一切,這似乎已成為事務所會議固定的模式。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