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待宵花
  戰爭是人類最愚蠢的行為,其所帶來的巨大傷痛,不可被世人遺忘。因金門八二三砲戰而重傷的阿祿,僅管戰爭中慘烈的每一幕畫面都深深刻印在他的腦海中,然而,這樣的殘酷並沒有奪去他堅韌的意志。阿祿終究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如同遍布在金門海濱的待宵花一般,挺立於世,在幽暗中綻放光芒……

.作者:王瓊玲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三民書局
.出版日期:2017/05/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爸!阿爸!阿爸!」咿咿呀呀的聲音,嫩嫩的,搖搖晃晃的小腳丫、小紅鞋子,像一隻想飛的乳燕。小腦袋一伸一縮,探出巢窩來張望,啁!啁!啾!啾!牠還小、牠害怕,牠要大親鳥來教,教怎麼拍翅膀、怎麼飛高高、怎麼躲老鷹的利爪、怎麼閃頑童的彈弓……。

  孩子呀!我三歲沒了親阿母,十五歲死了親阿爸,就連小阿母也不得不改嫁。所以,我絕不會離開妳,我要活下來,我要回家,我不能讓妳才兩歲多就失去了阿爸。

  是的,我會回家,孩子!阿爸回家後,就去溪邊撿最好的木頭,釘一隻小木馬給妳騎。妳騎上去搖,搖呀搖!就搖去外婆橋了。雙溪村的伯公、姆婆不疼妳,還想欺負妳;好在有外公、外婆、村長伯祖保護著妳。阿爸離家很久了,從沒好好謝過他們。放心,阿爸會回去,一定要回去,不能不回去!

  「阿祿!阿祿!趕緊返回來!阿伯、阿姆想要霸佔咱們的財產,暝也來亂、日也來吵,一直葛葛纏纏、找大小項麻煩。我、我、我……真累,你要趕緊轉返回來!」

  濃濃的黑霧,怎麼撥都撥不開。是妳嗎?阿香!是妳揹著咱們的小囡仔走在我前面?我拼命追妳、喚妳,妳怎麼都不回頭?

  阿香!妳是趕著要去割稻?去除草?妳瘦了,身影好單薄。我會回去的,一定要回家的。阿香,妳放心,放一百個心,只要有我阿祿在,絕不讓天塌下來……。

  「阿祿,你殺過人嗎?」

  「排耶!沒有。我不敢,我、我……我怎麼敢?」

  「我也不敢!但是,遇上了,就敢了。」

  「都過去十年了,排耶!就別再想那些事。你不殺敵人,敵人會殺你呀!」

  「阿祿,每年到了十月底,我一閤上眼,就回到古寧頭大戰,回到血淋淋的恐怖世界──敵人搶上海灘、登了岸,船卻被炸毀、人被包抄。我帶著一班弟兄,血戰了三天兩夜。從沙灘打到野地,從巷弄追到山頭。血戰呀!我們踏著屍體,敵人的、自己人的,一路追殺。長官說一定要殲滅他們,一個都不能留。金門的老百姓,怕他們也可憐他們。有時會點燃火把,帶國軍去搜山,甚至拿起菜刀幫忙砍、幫忙殺;有時候,卻會指山路給他們逃亡、偷丟飯糰給他們填肚子。阿祿!金門老百姓丟飯糰;我卻要丟手榴彈、噴火燄槍!」

  「排耶!……別難過!」

  「怎麼可能不難過?他們都那麼小,是男孩的臉,不是男人的臉,急慌慌、髒糊糊的,想大哭、想喊爸媽似的,臉上身上全是紅血黑泥巴。逃!他們拼命的逃,像螞蟻被火把燒、被滾水淋……啊!他們那麼小、那麼無助、那麼害怕,竄來竄去,走投無路……跟我們從大陸撤退時,一模一樣,一模一樣!」

  「排耶!兩邊都是無辜的。別去想了,越想會越難過。」

  「我也不願想,但怎麼忘?我怎麼會殺人了?還殺那麼多人!在廈門老家,我連過年殺隻雞都不肯……」

  「排耶!不要哭。殺人又不是你的錯,你不用負責。」

  「那死的人又有甚麼錯?誰肯認錯?誰該負責?」

  「排耶!……」

  「阿祿,你知道嗎?那次,在山坳裡,我用長槍抵著一個小兵的頭。四周全是屍體,共軍的、我軍的。『不准動!』我大叫──我不想殺他,一點都不想殺他。他那麼小,比現在的傻蛋還小……他全身發抖,腿一彎,跪下了。磕頭,他不停的朝我磕頭:『饒命!大叔。大叔,饒命。俺有娘,俺老娘她……』」
「排耶!別講了,你一喝酒,就講這事。別講了,別再講了……」

  「阿祿!他一邊磕頭,手卻偷偷摸摸往上摸,摸上腰。他媽的,王八蛋,詐降!他要拿刺刀,他要抽刺刀把我捅成蜂窩。砰!我開槍了,他爆頭了。腦漿和鮮血,紅的白的、熱熱燙燙的,噴了我一臉。阿祿,我開槍了,我竟然開槍了……。」

  「排耶!別哭,你不是故意的。你沒錯,那種狀況,任何人都會開槍。」

  「那小兵唉都沒唉一聲,頭就爆了。阿祿,我竟然開槍……我為甚麼要開槍?……阿祿,我抹掉一頭一臉的腦漿和鮮血,才看清楚,小兵腰上沒有刺刀,只藏一隻布鞋……他伸手,是要拿布鞋,是要給我看,是要證明他有親娘,有親娘縫的布鞋……。」

  「排耶!別哭,您別哭呀!……」

  「你記著,我兒子名叫傅平,若有機會,請你轉告他:我這個當阿爸的對不起全家,尤其對不起他,無法陪他長大,看他結婚生子,真的很對不起他……」

  會的,會的,我會記得。但排耶、傅排耶!你站坑頂太危險,下來!快下來,你要留著命回廈門、回老家。你有父、有母、有妻子、有兒子。十年沒相見,傅平十二歲了,他們隔著海水在等你。你要好手好腳,一身健壯的回去,不能缺胳膊斷大腿的相見。

  你的兒子叫傅平,我記住了,我當然清清楚楚記住了。但是,排耶、傅排耶!我不要單獨見他,不要替你們父子傳話。你的話,你活著回去自己說。別強迫我,我不說。我不會說……不會說……。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