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驅魔師
  擁有30年經驗的教廷第一驅魔師,透過他的第一手經驗與各種不可思議的實例,和讀者分享驅魔的知識,解答哪種人最容易被魔鬼附身?要怎麼做才能避免成為魔鬼的目標?在面對莫名病痛和情緒低潮這種疑似魔鬼作祟的情況時,要如何分辨該求助於現代醫學還是驅魔師。

.作者:加俾額爾.阿摩特
.譯者:王念祖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7/07/2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驅魔師:梵蒂岡首席驅魔師的真實自述》

第二章 第一次「祝福禮」

  第一次為這些「病患」行「祝福禮」時,最好是用比較委婉的言辭。因此,我們總是把驅魔稱之為「祝福」。一旦確定病情是因為有魔鬼的困擾,就稱其為「負面力量」。用拉丁文來念祈禱辭也有益處。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避免使用讓人聽了會感到緊張的言詞,以免導致與預期相反的效果。

  有些人會頑固地認定自己附魔;而這種情況,我們幾乎可以肯定他們不是。對一個心理狀態混亂的人而言,接受驅魔的事實可能成為他自我認定被附魔的積極證據,也就沒有人能夠說服他不是。當我對一個人的了解還不夠深時,我會堅持說我是在為他行祝福禮,即使我是在做驅魔;有時,我只是給他行《驅邪禮典》中為病人所做的祝福禮。

  完整的驅魔聖儀包括許多開始的禱文,然後是三個真正的驅魔儀式,它們彼此不同而互補,並遵循一個朝向釋放的邏輯順序。雖然這些經文早在一六一四年就被採用,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是由直接和長期的經驗累積出來的成果。這些禮儀是阿爾昆(Alcuinus)寫的,他寫完了之後,又完整地試用過,非常謹慎地確定其中的每一句話都不會對附魔者造成負面的影響。其中有幾個小缺失,肯迪度神父和我將其補足了。例如,其中沒有提到聖母瑪利亞。我們就將教宗良十三世在他的驅魔禮中所使用的詞句加到全部三個驅魔式中。因為阿爾昆的驅魔禮儀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第九、十世紀,這些遺漏是可以理解的。

▌魔鬼的攻擊形式

  驅魔的過程可能持續幾分鐘,也可能好幾個小時。當我們為某個人第一次驅魔時,即使我們立即感覺到我們面對的是「負面力量」,最好還是讓第一次驅魔的時間盡量簡短。通常僅限於做幾個開始的祈禱,以及三個驅魔式中的一個;我通常會選擇第一式,因為在這過程中有傅油(恩膏)的機會。雖然《驅邪禮典》沒有提到這一點——禮典中也沒有提到許多其他東西——但經驗告訴我們,在念「因你十字聖號之名,你的僕人得受保護」(Sit nominis tui signo famulus tuus munitus)的同時,使用慕道聖油,非常有效。這樣做,會重新啟發我們在受洗傅油時的恩寵。

  魔鬼總是想要躲藏起來,不被發現,以免被驅逐。因此,通常的情況是,在開始時只能偵測到一點點,甚或完全偵測不到他出現的跡象。然而,當驅魔儀式繼續進行下去時,驅魔的力量迫使他必須顯露出來。有很多方法可以迫使魔鬼現身,傅油是方法之一。

  《驅邪禮典》沒有特別指定驅魔師的姿勢。有些驅魔師會站著,有些會坐著,有些驅__魔師會在附魔者右邊,有些會在左邊,也有會在附魔者後面。儀式只說,當我們開始說「看,上主的十字架」(Ecce crucem Domini)這句話時,應該用聖帶的下擺碰觸患者的頸部,神父應將手放在患者的頭上。

  我們注意到,魔鬼的五官感覺非常敏銳(「我經由五官進入」,有一次魔鬼這樣告訴我),尤其是眼睛的部位。因此我們——肯迪度神父及他的學生們——用兩隻手指放在附魔者的眼睛上,當禱詞念到某一個特定的時間時,就把他的眼皮撐開。如果是有魔鬼出現的情況,幾乎每一次我們都只能看到患者眼白的部分。即使我們用雙手一起來把他的眼皮撐開,也只能勉強看出他的瞳孔是翻到眼睛的頂部或底部。

  瞳孔的位置顯示附身的魔鬼類型以及造成的問題。 在質問附魔者時,我們總是能夠根據《默示錄》(啟示錄)第九章的啟示而區分魔鬼的類型。

  魔鬼非常地守口如瓶;他們在迫不得已時才會說話 ,而且只有在附魔最嚴重、真正完全被魔鬼控制的情況下,才會這樣做。如果魔鬼自己喋喋不休地講話,那是他的詭計,想要轉移驅魔師的話題,以逃避回答被質問的關鍵問題。當我們質問魔鬼時,必須嚴守《驅邪禮典》中的法則:絕對不要問無用的、或只是出於好奇的問題。我們必須要問魔鬼的名字,是否還有其他魔鬼及有多少,魔鬼何時以及如何進入這個身體,什麼時候他將離開。

  我們必須找出魔鬼的出現是不是由於詛咒,以及詛咒的細節。如果這個人是因為吃了或喝了魔鬼的東西,他必須把這些東西嘔吐出來。如果其中隱藏了一些巫術,那麼,質問出施行巫術的隱藏之處,就非常重要,如此一來才能將這些東西找出來,謹慎地燒毀處理。

  在驅魔的過程中,如果有魔鬼存在,他可能會緩慢地逐步出現,也可能會突然地迸發出來。驅魔師只能逐步地了解病況的強度及嚴重的地步,但無論是魔鬼迫害、著魔、或附魔;無論魔鬼只是稍微打擾或是情況已經盤根錯節,都很難找到清楚敘述個中差異的資料。

  我使用的判斷方法是:如果一個人在驅魔的過程中,進入完全的昏迷狀態,那是魔鬼透過他的嘴說話;如果他會動,那是魔鬼利用他的肢體; 如果在驅魔結束後,這人完全不記得發生過任何事,我們處理的就是「附魔」的案例:亦即,魔鬼進入這人的體內,不時藉著他所控制的這個身體來行動。要特別注意的是,在驅魔的過程中,魔鬼是__被驅魔禮的力量所迫才會公開出現,而他仍然可以在其他時候攻擊此人,但是通常會以比較輕微的方式。

  如果在驅魔期間,病人的一些反應顯示出受到惡魔侵擾,但他意識仍然清楚,並對自己的言語和行動有一些模糊的記憶,那麼我們處理的是「魔鬼迫害」的案例。在這種情況下,魔鬼不是一直存在於這個人的身體內,但是魔鬼會不時地攻擊這人,造成他身體和精神的疾病。

  除了魔鬼迫害及附魔之外,我不會花太多篇幅來討論魔鬼的第三種攻擊形式,也就是「著魔」。它的癥狀是患者被自己無法控制的邪惡念頭折騰,特別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有的是不時地發生。所有這些情況的治療方法都是相同的:祈禱、禁食、領聖體、過基督徒的生活、行善,以及驅魔。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