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昨日雨水
  愛與罪與人世的蒼涼,雨水灑淨後的彩虹的天空。平靜的日子裡,相愛的女孩毫無預警離開,為了追尋所愛,主角將自己投身黑暗,淪為敗德律師的犬馬。悲劇的開端理出命運的走向,所有的忍耐與等待只求找出重重埋藏的真實……在命運之前,沒有人是故意的。


.作者:王定國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印刻出版
.出版日期:2017/10/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昨日雨水》

  我本來計畫兩年後的秋天,帶著文琦搬進那棟神來居。

  那是我瞞著她悄悄預購的一個未來夢,兩房之外有個開放式的書齋,木地板延伸到臥房,每個隔間角落擁有臨街的窗光。洗衣間旁邊還有個兩坪寬的小露台,建設公司答應圍起斜切面的鐵隔柵,文琦最喜歡的草本植物每天都會在那裡開花,旁邊還能擺放兩張小椅子,我們喝茶的時候看得到轉角的夕陽。

  文琦離開我的時候,地下室的土方才正在進行開挖。

  外面的世界並無改變,人間事物依照著原來的狀態進行。

  唯一的改變大概就是連續收到的催款通知,賣方的語氣從客套到翻臉,最後甚至充滿憎恨,僅以一封存證信函就把那間房子沒收了。失去愛還不夠,連我唯一的夢也被剝奪,強悍的白紙黑字,在那無情的瞬間彷彿把我的人生化為烏有。

  因此,接到沒收通知時,我除了強烈感到被羞辱,怎麼辦,只好開始打電話,電話由相關人員輪流接聽,最後轉到一個女性主管手上。我問她有沒有存過錢,有沒有覺得每個月存個一兩萬塊要很卑微,而且要非常艱辛扮演著令人討厭的角色,例如任何同事間的聚會都不能參加,甚至用盡各種理由來疏離別人的世界。

  我告訴她,我已連續多少年過著這樣的人生,直到去年突然強烈湧起想要有個家的渴望,才會不知天高地厚把那間房子訂下來。小姐妳有自己的家嗎?妳能體會我說的家是什麼嗎?我盡我所能傾出所有的積蓄,結果竟然付不起你們的地下室那堆土方……。

  「妳能原諒我嗎?我竟然不知道自己這麼渺小。」

  「先生,你別這麼說,我幫你打報告上去爭取看看。」

  「那就把報告寫清楚,契約上的名字是文琦小姐,再怎麼說,權益還在她身上,你們至少要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把這件事轉告她。」

  「啊,難道她還不知道你買了這間房子……」

  「這沒什麼,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要離開?」

  「怎麼會這樣?」

  「我們現在談的是房子。」

  「那……如果你繼續繳款,我替你想辦法把她的名字換過來。」

  「千萬不要,」我鄭重地說:「我只剩下這個理由可以找她。」

  文琦去過我們鄉下,當然也見過了我的母親。

  初見面時母親有些驚慌,那時她正在曬棉被,乾淨的兩隻手猛搓在身上,想要上前迎接卻又狐疑地看著我,好像很怕認錯人又空歡喜一場。

  母親喜歡文琦那暱著人的笑容,嘴巴甜,舉手投足一副城市女孩的伶快。她一來,家裡真的熱鬧許多,鈴子般清脆的嗓音不斷輕盪在瓦簷下,埕上雞啼狗躍,連睡午覺的鄰人都紛紛開門探出頭來。母親那天還特別留她住宿一晚,清晨又帶她去逛早市,回來時滿手的蔬果魚蝦,而且悄悄地炫耀於我,說今天的菜市裡她最風光,一直被人誇讚這未來媳婦生得好,漂亮又貼心,女兒再好也不見得這麼乖巧。

  文琦離開我的時候,身上那些被人稱許的特質已不復見。

  這麼說並非意味著她有所改變,其實那少女般的樣貌依然都在,只可惜緊繃在現實中的線條好像把她綑綁了。不然她還有個很可愛的習慣,在我鬱悶的時候,或我們同時感到無助的時候,她會在某幾個低迷的瞬間突然轉念,悠悠哼唱著清亮的曲音,然後跑進浴室裡沖臉,像在自己的臉上澆花,那迷人的笑靨這時就會稍稍漾開,而且捨不得全瓣打開,像一朵花分兩次綻放,好像很怕開完就什麼都沒有了。

  有她那麼貼心的陪伴,照理說我們不可能分開。

  只有一種例外,兩個相愛的人突然不知所措的時候。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