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陰翳禮讚
  人們常說要棄暗投明,曾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的日本小說家谷崎潤一郎,所寫最膾炙人口的散文集《陰翳禮讚》,則頌揚黑暗的美學。他從陰暗的角度去闡釋日本的美學以及日本美學與西方、現代美學不同的地方,也使讀者對日本文化能有更深層的、新的認識與理解。

  谷崎潤一郎是日本二十世紀數一數二的文學大師,與川端康成齊名,美學領域則更勝一籌。根據其小說拍攝的同名電影《細雪》,唯美的畫面深印觀眾腦海,日本文學界也推崇他為經典的唯美派大師。在他認為,黑暗創造含蓄且具無比想像空間的美,是東方美學的精髓,因此,他也從很多角度談黑暗的重要性。

  他認為日本、中國等東方文化的顏色基調都偏暗,從建築、家具到生活用品頗多深棕色、暗紅色,傳統建築窗口也很小,使得建築內部空間幽暗。房子在陰暗的氛圍中,很不明亮,卻在陰暗中創造了美,幽暗中透出的光線,令人更有想像力;日本食物善用黑色器皿,呈現幽暗對比的美觀視覺,也使人更有食欲。

  作者認為歐美現代化講究明亮與快速,反而破壞東方如日本原有含蓄的美感。隨著生活愈來愈現代化,西化的建築顏色比較明亮,窗子愈開愈大,甚至使用落地窗,電燈也無所不在,含蓄、保留想像空間的美感反而不見了,似乎明亮折斷了人們想像的空間。讀者如你,不知是否因此對黑暗重新建立嶄新的看法。


.作者:谷崎潤一郎
.譯者:李尚霖
.分類:文學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09/12/06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陰翳禮讚


  時至今日,熱中於大興土木蓋一棟純日本風房舍來住的人,對電線、瓦斯、水管等的安置方式無不大費周章,務求讓這些設備與日式風格的房間調和。即便自己家中沒整建過房屋,只要到有藝妓表演兼吃飯應酬的旅館之類地方,一進和式房間,也應該很容易就會注意到這一點吧!除非閣下乃茶人之流遺世而獨立的隱士,對科學文明的恩澤視若無睹,執意在偏僻的鄉下蓋一座草庵安身立命;否則,只要是攜家帶眷,又住在都會區,就算是再怎麼無法忘情日本風,也不得不擁抱現代生活必備的暖房、照明、衛生設備。

  因此,講究的人連電話機的擺放都大傷腦筋,不是想辦法藏到樓梯背後,就是放到走廊的角落,總之,想盡辦法挪到不顯眼的地方。此外,諸如將庭院的電線埋到地下,房間的電燈開關藏在衣櫃或壁櫥裡,電線隱蔽在屏風後方等等,為了追求美感絞盡腦汁的行止不勝枚舉。

  其中亦有人走火入魔,過於神經質,反而讓人感到過猶不及。例如電燈,事實上早已是我們看慣的東西,與其多此一舉遮遮掩掩,倒不如裝上那老式、附著淺碟反光罩的乳白色電燈,燈泡裸露在外,看來反而比較自然、樸實。夕陽西沉之際,當我們由火車的車窗眺望鄉村景色時,每每可以看到那以茅草為頂的農家,紙門上透著這種老式電燈的點點燈影,倒也別有風情。

  但如果是諸如電風扇之類的東西,不管它發出的聲響抑或它的長相,至今仍與日本和室格格不入。若只是一般家庭,不喜歡的話不要用就好,要是專做夏天生意的店家,則往往無法顧及店主人一己的好惡。我的好友偕樂園主人(譯註:原名崑沼源之助,為谷崎之終生好友,經營中華料理店‧偕樂園)是個對品味相當講究的人,由於厭惡電風扇,以致客房內久久未曾安置。然而,每年夏天一到,因為客人抱怨連連,最後不得不屈從使用。

  即如區區在下,幾年前投下一筆與自己身分不相稱的金額整建家屋時,也有過類似的經驗。由於在門窗、器具等枝微末端的小地方都琢磨再三,因而遭遇種種困難。例如,即便只是一扇窗子,也因個人喜好,不想嵌上玻璃。雖說如此,若要徹底的採用紙窗,又會因為採光與門戶安全等等原因,產生種種不便之處。不得已,只得內側糊紙,外側仍安上玻璃。也因此,外側、內側、窗槽都必須做成兩道,徒增費用。然而,費盡心思的結果,由外往裡看,窗子依舊只是普通的玻璃窗,由內往外看,則因為紙後有玻璃之故,一點紙窗特有的蓬鬆柔和之感都沒有,令人每覺大煞風景。早知如此,不如只裝一道玻璃窗就好!無可挽回之際方覺後悔。

  若事不關己,如此愚行,真可令人捧腹大笑;但當自己乃事主之際,卻又不到黃河心不死。近來,市面上販售著種種適合日本和室氣氛的電燈樣式,諸如四角燈籠形的、提燈形的、八角形的、燭台形的等等。即便如此,卻沒有一種我看得上眼的,我不得不從骨董店找來古早的油燈、吊燈、枕邊燈,將之裝上燈泡來用。

  最令我花費心思的是暖房的設計。之所以如此說,不外東西只要一被冠上某某暖爐之名,便沒有任何造型可以與日本和室風格調和。其中,瓦斯暖爐不僅會發出低吼的燃燒聲,何況如果不裝煙囪,頭痛馬上襲來。在這一點上,電暖爐雖說堪稱理想,但外觀的不雅緻,卻與瓦斯暖爐半斤八兩。將電車上用的暖氣機裝在壁櫥之中不失為一良策,然而如果看不到紅紅的火光,冬天應有的氣氛盡失,而且家族相聚之時也不能有圍爐之樂。

  我絞盡腦汁之後,訂做了一個如同農家使用的大火爐,裡頭裝上電熱器。這爐子燒開水也好,溫暖房子也罷,都極為方便;除去價格稍貴的缺點外,這項設計看來還算是成功的。就這樣,暖房設備的問題大致順利解決了,接下來令人頭痛的則是浴室和廁所。

  偕樂園主人由於不喜歡在浴槽和地板都貼上磁磚,客人用的浴室,全部採用木造。不用說,從經濟與實用層面來看,磁磚無論如何都是好處多多,只是當天花板、柱子、壁板等都使用上好的日本木材時,如果只一部分採用磁磚,磁磚的光鮮亮麗怎麼說都與整體不搭。剛完工時可能還好,但經過歲月的洗禮後,壁板與柱子的木紋開始散發出木頭特有的風味時,磁磚依舊白光煢煢,那就有點不倫不類了。不過,浴室到底可以為喜好而犧牲幾分實用價值,但說到廁所,麻煩可大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