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時空旅行社
  穿越時空旅行是不合邏輯的事,因為世界只有一個,人也只能活一遍,否則世界會有很多個,但這卻是許多人的夢想,在文學作品中出現更是迷人的話題。西班牙作家菲利士.帕爾馬的科幻著作《時空旅行社》,原文書名叫《時間地圖》,寫的正是時空旅行的故事,有跨越時空的愛情、夢想、傳奇與荒誕,相當好看。

  書中故事有不可能改變時間的軸線,探討能否改變人的感情與命運就是舖陳的主軸。故事內容相當複雜,基本以傳統古典科幻小說的全知敘事觀點,把三條線的故事串在一起,用很多歷史材料,例如科幻小說史上第一個寫穿越時空旅行的小說家威爾斯、有名的象人、英國殺人犯開膛手傑克等真人,都被寫進故事中。

  人們想要穿越時空旅行,不外好奇想到未來冒險,以及回到過去重溫幸福時光或改變悲慘命運。這本書以十九世紀末年的年輕作家威爾斯發表新作《時光機》且有時光機之後為背景,時間旅行也已成真,透過時空旅行社,旅客可坐火車經由時間缺口,穿梭時空到一百年後,目睹倖存的人類與殘暴的機器人決戰。

  穿插其間的三條線故事,包括倫敦富家子安德魯愛上妓女瑪麗,瑪麗卻被開膛手傑克凶殘殺死,安德魯打算坐時光機回到瑪麗被殺前一刻,把愛人救回來;又有年輕女子克萊兒受不了十九世紀禮教束縛,搭上時光機逃到未來,卻發現時空旅行背後的一場陰謀;還有威爾斯為阻止未來的邪惡富翁而做的許多預防措施。

  書中還敘述威爾斯與臉部長瘤扭曲變形的象人見面,雖然擁有時光機,他卻殘忍的回答象人說他不相信時光機,若時光機能被製造,他就不會寫出來,他只能寫人類做不到的天方夜譚;象人最後問威爾斯,「我和你是同一個上帝創造的嗎?」道盡時光機為什麼是人類的夢想之一。可說故事好看,也帶給讀者哲學性的理性思維。


.作者:菲利士.帕爾馬
.譯者:葉淑吟
.分類:文學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0/06/28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一臉狡黠的毛頭小夥子。這是安德魯對《時光機》作者的印象,當他像縷遊魂在海德公園的樹叢間遊蕩,這本小說席捲了整個英國。查理斯一發現大門深鎖,非但沒有叫門,反而帶著安德魯快步繞到屋子後面,他們穿過一座有點疏於照顧的小花園,闖入此刻簡陋的小廚房。

  「兩位是什麼人?到我家有何貴幹?」威爾斯問,決定繼續坐在原位。或許是因為這樣一來,身體不會過於暴露在那把指著他的手槍範圍內,顯然是那把槍的要脅,讓他問話的語調出奇有禮。

  查理斯的槍仍對準著作家,他回頭看表弟並以頭示意。輪到他上場了。安德魯不太高興,不過忍著沒嘆氣。他覺得持槍私闖作家住宅實在太過分了,頓時後悔沒趁搭車途中先擬好計畫,而他們一到,表哥便主宰大局,見機行事,搞出十足難堪的局面。但現在回頭已經太遲,所以安德魯走向威爾斯,也決定隨機應變。他不知道該怎麼進行才好,腦子裡唯一清楚的是應該跟表哥一樣嚴肅果決。他從外套裡拿出剪報,應情勢要求而動作粗暴,把剪報放在桌面作家的雙手之間。

  「我想要阻止悲劇發生。」他說,強迫自己的語調聽來不容反駁。

  威爾斯興味索然地瞄了一眼那張剪報,接著瞪著兩名不速之客,視線像鐘擺似的在他們之間來回,最後答應看看剪報的內容。他花了幾分鐘專心讀報導,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很遺憾告訴兩位,這場過往的悲劇已經發生,所以是過去的一部分。而您們知道,過去代表無法改變的東西。」他語氣冷漠,將剪報還給安德魯。

  猶疑半晌,安德魯滿臉錯愕,接下那張泛黃的紙張並收進口袋。廚房實在狹窄得可以,彷彿連再插一根針的縫隙都沒有──不過他們錯了:如果夠瘦的話,還是可以再塞進一個人,甚至再加上一款正風靡的新自行車,多虧鋁製的車輪軸條,長菱形的車胎紋,以及現代化的輪胎,比舊款輕盈許多──他們距離貼近、窘迫不安,一副呆樣看著對方,猶如忽然忘詞的演員。

  「不對!」查理斯反駁,他頓時回過神來。「過去可以改變。可以的!只要有一架能夠穿越時空的機器。」

  威爾斯盯著他們倆,既是惋惜又感到厭倦。
  
  「我了解了。」威爾斯喃喃道,厭惡的失落感湧上心頭,好似他頓時了解這一團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如果兩位誤以為我有時光機,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只是個作家。」威爾斯露出抱歉的表情,肩膀一聳。「我沒有什麼時光機。那全是憑空捏造的。」

  「我不信!」查理斯駁斥。
  「我說的是實話呀!」威爾斯幽幽地嘆了口氣。

  查理斯瞥了安德魯一眼,彷彿表弟能告訴他鬧劇該怎麼繼續下去。可是他們已經彎進了死胡同。正當安德魯打算求他放下手槍,有位女子牽著自行車走進廚房。她是個纖細嬌小的年輕女孩,出落得美麗異常,彷彿某個天神厭倦了粗製濫造的作品之後,匠心獨具的創作。不過最吸引安德魯的是她身邊的機械,這種稱作自行車的東西正逐漸取代馬匹,因為可以輕鬆騎乘,安靜地奔馳在鄉野道路上。查理斯則一點也沒有因為這個新玩意兒分心。他立刻認出年輕女孩是威爾斯的嬌妻,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她,左輪手槍抵著女孩左邊的太陽穴。查理斯的動作迅速敏捷,嚇壞了安德魯,宛若他一輩子都在練習這些動作。

  「再給您一次機會!」查理斯對作家嚷嚷,後者的臉色頓時刷白。

  接下來的對話空泛愚蠢,雖無關緊要,我還是帶過,並不打算多加著墨任何故事情節。

  「珍!」威爾斯低呼,氣若遊絲,幾乎聽不見。
  「伯弟。」女子回應,手足無措。
  「查理斯……」安德魯插手。
  「安德魯!」查理斯打斷他的話。

  接著一陣靜默籠罩。夕陽拉長了他們的影子。窗戶的小窗簾幾乎死寂地貼著。微風拂過花園裡群樹如彎曲長矛般豎立的枝葉,發出毛骨悚然的窸窸窣窣,彷彿幽魂搖晃著頭,哀戚鳴唱,為這一幕難堪的戲劇性發展感到羞愧,如果這是亨利‧詹姆斯的小說,他大概會為了眼前的這一幕挺身而出吧。

  「好吧,兩位大爺!」最後,威爾斯以友善的口氣開口,斷然從椅子上起身。「我想大家可以用文明一點的方式解決問題,不需要傷害任何人!」

  安德魯投給表哥一記哀求的眼神。
  「這要看您的態度嘍!伯弟。」查理斯露出諷刺的微笑。
  「放開她,我會讓您們看看我的時光機。」
  安德魯瞪著作家,下巴幾乎合不攏。那麼,吉里安的猜測沒錯?威爾斯當真有一架時光機?

  查理斯滿意一笑,放開了女孩,她則越過兩人間短短的距離,衝向心愛丈夫的懷抱。

  「珍,冷靜點!」作家撫慰嬌妻,慈愛地撫摸她的髮絲。  「一切都會沒事的。」
  「然後呢?」查理斯不耐煩地催促。
  威爾斯輕輕放開珍,充滿敵意地盯著查理斯。
  「跟我到閣樓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