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價格戰爭
  最近一次金融風暴是長期以來經濟學諸多問題之一,因此,走到最近的後金融風暴時代,專家紛紛從另外的角度檢討經濟學。長期觀察全球經濟發展的經濟學家拉吉‧帕特爾,基於同一出發點寫成《價格戰爭》一書,強調價格不等於價值,兩者間呈現的極大落差普遍存在於消費市場,更嚴重的是也存在投資市場。

  作者舉出實例,基金管理業者往往強調他們能為投資者創造多少價值,但事實上,投資者卻往往享受不到這樣的價值,使得基金投資者付出他們認為合理的價格,去取得業者承諾的價值,結果卻得不償失。像這樣的價格迷思,長期普遍存在,只不過是在金融風暴當中,比較容易被拆穿而現形。

  書中還提出另一觀點,作者以通常腦中風或腦受傷後才會出現失明症狀的「安氏盲」罕見疾病做比喻,患者有看得見的幻覺,更危險的是患者堅稱沒病而很難治療,這就像人們看待經濟與政治問題的習慣,以為有在看,其實什麼也看不到;也如同投資者以為市場可帶領我們找到真正的價值,其實是大錯特錯。

  因此,作者認為人們不能光靠政府,更不能盲目相信業者說法,要建構自己的價值體系,認清傳統經濟學講的自由市場運作機制並未發生在真實社會中,反而這次金融風暴讓大家看到市場通常不公平、甚至有風險,基金業者承諾的價值就是建立在風險上。大家也就應重新檢討經濟學,正如同副書名《如何重塑市場與重新定義民主(譯成評估地球價值的新方式)》一樣,提醒大家思考重塑市場的重要性。


.作者:拉吉.帕特爾(Raj Patel)
.譯者:閻紀宇
.分類:財經
.出版社:時報
.出版日期:2010/07/22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價格戰爭:評估地球價值的新方式》

第一章 缺陷

  如果上帝是藉由戰爭讓美國民眾認識世界地理,那麼經濟衰退就是祂為芸芸眾生上了一堂經濟學入門課。

  全球金融體系的大崩壞昭告世人:這個由一群數學天才在大資本家支持之下打造的體系,看似一部能夠帶動無止境繁榮的火車頭,其實卻只是一輛由交易、交換與對賭拼裝成的小丑車,最終命運是四分五裂、七零八落。這場經濟衰退的起因並不是經濟學知識的匱乏,而是特定經濟學知識的氾濫成災,資本主義精神的過度發揮。自由市場的五光十色遮蔽了我們的視野,使我們無法以其他方式來看待這個世界。一百多年前英國作家王爾德一語道破:「今日世人知道每一件事物的價格,卻無法瞭解任何事物的價值。」價格是一個靠不住的嚮導:二○○八年不但金融海嘯撲天蓋地,也爆發了糧食與原油價格危機。儘管如此,我們至今似乎仍然只能透過「市場」這道扭曲的三稜鏡,來觀照整個世界或衡量其價值。

  一件事非常清楚:當初導致我們陷入困境的思維觀念,如今不可能解救我們擺脫困境。或許差堪告慰的是,幾個過去備受推崇的人物,已經被迫開始省思自己的錯誤觀念。其中最難堪的案例可能就是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二○○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在美國聯邦眾議院監督暨政府改革委員會一場座無虛席的聽證會上,葛林斯潘自白他的世界觀如何畫下錯誤句點。

  葛林斯潘曾擔任聯邦準備理事會(Federal Reserve Board)主席將近二十年,被公認為當代世界經濟的「立法者」之一。葛林斯潘也是自由市場陣營的旗手,曾拜在思想家蘭德(Ayn Rand)門下。蘭德過世於一九八二年,儘管她在美國之外的地區默默無聞,然而影響力始終居高不下。她的小說《阿特拉斯聳聳肩》(Atlas Shrugged)出版於一九五七年,最近又登上暢銷書排行榜,書中將企業大亨塑造成英雄,描述他們如何對抗官員和工會人士的迫害壓制。蘭德認為利他主義(altruism)猶如一種「道德上的同類相食」,因此全力倡導極端的自由市場放任主義,稱之為「客觀主義」(Objectivism)。葛林斯潘就是受到這種天花亂墜的思想吸引,成為蘭德學派的一員,還因為有趣的舉止和衣著風格,被取了一個綽號「葬儀社老闆」(The Undertaker)。後來葛林斯潘從事公職,感覺就像反戰嬉皮加入陸戰隊,他早年的朋友一直無法原諒他的墮落。儘管如此,葛林斯潘大體上還是秉持蘭德的思想,深信個人主義能夠造就最理想的世界,任何形式的限制都會導致災難。

  二○○八年將近尾聲,美國國會傳喚葛林斯潘出席一場探討金融危機的聽證會。他的聯準會主席任期如此漫長、聲望如此崇高,國會想知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葛林斯潘開始唸證詞的時候,整個人看起來沒精打彩,皮膚鬆垂,彷彿原本讓他容光煥發的活力已經消失殆盡。不過葛林斯潘還是大言不慚,第一回合,他將重點放在自己依據的資訊:只要輸入適當的資訊,他的經濟模式還是可以運作,做出更準確的預測。葛林斯潘如是說:

  衍生性金融商品(derivatives)市場的發展基礎是一套價格模式,提出它的學者曾經獲得諾貝爾獎肯定(譯註:指一九九七年獲獎的斯科爾斯[Myron Scholes]與默頓[Robert Merton])。這個現代風險管理典範數十年來一直居於主流地位,然而去年夏天,整個理論體系土崩瓦解,原因在於輸入風險管理模式的資料,基本上只涵蓋過去二十年的經濟繁榮時期。如果這套模式能夠……更適切地考量歷史上的經濟困頓時期,那麼它對資本額的要求會提高許多,今日金融業的情況也會改善許多;這是我的看法。

  葛林斯潘的說法等於是「垃圾進、垃圾出」:模式本身並沒有問題,但是對風險與資料有錯誤的認知,只局限於經濟繁榮時期,最後導致錯誤的結果。葛林斯潘在委員會的死對頭魏克斯曼(Henry Waxman)眾議員不肯罷休,迫使他做出更深刻的結論。兩人之間有一段精采的對話:

  魏克斯曼:「我要問你的問題是,你有一種意識型態,自由與競爭是你的信仰。你自己在證詞中也這麼說:『我有一種意識型態。我認為自由、競爭的市場是組織經濟活動的不二法門。我們曾經嘗試進行監督管制,然而結果乏善可陳。』這是你自己的話。對於引發次級房貸風暴的浮濫借貸,當年你擁有權力可以防患未然,許多人也曾建議你這麼做。然而時至今日,整個經濟要為你的無所作為付出代價。你是否認為,當時你的意識型態導致你做出如今悔不當初的決定?」

  葛林斯潘:「嗯,我們應該先釐清意識型態的本質。它是一種觀念架構,讓人們藉以面對現實世界。每個人都有一套意識型態,閣下也不例外。人只要活著就需要意識型態,因此真正的問題在於意識型態是否正確。現在我想表達的是,的確,我發現自己的意識型態有缺陷,雖然還不確定它的嚴重程度,是否根深柢固,但這樣的事實令我非常困擾。」

  魏克斯曼:「你發現一個缺陷?」
  葛林斯潘:「可以這麼說,我認為世界的運作必須倚賴一個非常重要的架構模式,後來卻發現這個模式有缺陷。」
  魏克斯曼:「換句話說,你發現你的世界觀,你的意識型態,其實並不正確,無法運作。」
  葛林斯潘:「的確如此,這也是令我大感震驚的原因;過去四十年甚至更長期以來,我一直認為有相當充分的證據顯示,這個模式的運作非常順暢,可圈可點。」

  葛林斯潘並不是獨行俠,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的首席經濟顧問桑默斯(Larry Summers)也必須面對類似的錯誤:他關於市場在本質上能夠自我穩定的觀念已經「遭遇致命打擊」。美國前任總統布希(George W. Bush)的財政部長鮑爾森(Hank Paulson)也對自己的錯誤表示無可奈何。連CNBC電視台《瘋錢》(Mad Money)節目主持人克瑞莫(Jim Cramer)都以認輸的口氣說:「對於今天的經濟情勢,只有馬克思(Karl Marx)未卜先知。」用市場的術語來說,這些自由市場的標竿人物一個接一個恍然大悟,自己的觀念必須「修正」。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