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當失戀的我,遇上尼采
  《當失戀的我,遇上尼采》描寫一位17歲的主角亞里莎,意外看見暗戀對象與學姊牽手走在路上,自己的戀情因而宣告失敗。雖然亞里莎拚命壓抑嫉妒的心情,卻因遇到化身美男的哲學家尼采,告訴她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思維--「不想祝福者,則當學習詛咒」,讓她開始學習跳脫框架思考,並對哲學產生興趣。爾後又陸續遇見另外五位哲學家,包含齊克果、叔本華、沙特、海德格、雅士培等人,分別將各自經典的哲學真理傳授給她,讓她帶著哲學真理超越人生的孤獨與苦惱。


.作者:原田MARIRU
.譯者:卓惠娟
.分類:文學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18/04/26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當失戀的我,遇上尼采》

  我們坐在一家甜點老店的町家建築裡面,一個能看見中庭的位置。中庭有一整面薄薄的青苔,上面種植樹木、擺著一只有金魚泅泳的古老大水缸。下雨而濡濕的中庭傳來泥土香,混合著店內焚燒的線香氣味,讓整家店充滿著懷舊的味道。

  店內靜靜地流瀉著彈奏日本雅樂的傳統和琴聲,和雨聲交織成悅耳的聲音。我們點了浸在色彩繽紛的糖漿、入口滑嫩柔軟的寒天甜點,也是這家店有名的甜點「琥珀流」,我開口向齊克果一探究竟。

  「抱歉,或許是我們太多管閒事了,你到底怎麼了?」

  「啊,沒什麼大不了,只要持續下雨,我的心情就會變得憂鬱,難以從苦惱中掙脫,於是忍不住在推特上渲洩......」

  「原來如此,最近確實雨下個沒完沒了。」

  「是的,正確地說,我不是苦惱,而是受到『自由的暈眩』侵襲。」

  「自由的暈眩?」齊克果說了一句我沒聽過的話。

  「自由的暈眩?怎麼聽起來像是一首歌。」

  齊克果緩緩開口說:「是這樣的,自由不就表示『具有可能性』嗎?我時常因為『具有可能性』而感到不安。」

  「對於可能性感到不安?」

  「比方現在我走出店外衝到馬路上,我可能會被車子撞到而發生交通事故?」

  「嗯,沒錯。」

  「這就是我說的對可能性感到不安。」

  這個人到底是在說什麼鬼呀?齊克果過度極端的發言,讓我整個傻眼。我完全不懂齊克果究竟想表達什麼。

  「唔,你要是突然衝到馬路上,是有可能會被車子撞到,但是你不會這麼做吧?」

  「我當然不會這麼做。我說的並不是『可能會遇到車禍的百分之零點零一的機率』,而感到不安。」

  「那麼是什麼意思呢?」

  「由於自己的行動使得自己的人生改變了,因而產生的不安。」

  「不過,這不是一件很棒的事嗎?」

  「可是,妳想想看,妳曾經想過今後的人生會怎樣嗎?」

  我陷入了沉思。在我眼前浮現的未來沒有意外、也沒有開展,我覺得會就這樣隨著時間不斷地流逝,眼前浮現的是再平凡不過的情景。

  「唔,會變成怎樣呢?大概是上大學、就業、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和某個人結婚、生小孩,生活穩定之後二度就業吧?抱歉,老實說我沒有認真想過。」

  「那麼,對妳而言,這樣的生活方式像妳自己嗎?」

  「唔,你問我像不像自己,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認為應該是這樣吧。」

  「那麼,妳是為了什麼而活著呢?」

  為了什麼而活著呢?前幾天也提到這個話題,這是一個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

  如果說我的出生本身就是目的,那就是為了幸福而生。但是,對我而言,幸福是什麼呢?如果有人這麼問我,我能夠想到的只有:每天快快樂樂、過著不後悔的生活。如果有答案的話,或許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但是我絲毫沒有可以稱為明確目標的東西。

  「大概是為了幸福而生吧?我不曉得,我一直都是隨波逐流......」

  「亞里莎小姐,『我們可以做某些事,也可以什麼都不做』。」

  「你的意思是?」

  「我們一直都是自由的。正因為自由,所以可以靠自己做到某些事,但是反過來說,正因為自由,也可以什麼事都不做只是活著。」

  「正因為自由,什麼事都不做只是活著?」

  「是的。比方,一提到『做出某個選擇』,人們很容易認為做某個選擇而付出行動,但是,『做出某個選擇』,不僅僅是做某個選擇,也可以選擇不採取任何行動。」

  「什麼都不做嗎?」

  「是的。比方,有位男性感嘆著『工作辭不掉』,但是他並不是真的辭不掉工作,只不過是選擇『不辭掉』而已。」

  「為什麼?也許實際上他真的無法離職呀。」
  
  「為什麼會『無法離職』呢?」
  
  「像是,來自主管的施壓、經濟的壓力......」
  
  「那並不是無法離職,而是寧可無視主管的施壓、經濟壓力,選擇不想辭職。」
  
  「不是的,也許實際上的確有難以處理的現實問題。」
  
  「那就是他做了『優先考量現實問題』的選擇。」
  
  「優先考量現實問題的選擇......」
  
  「是的。或許人們自己沒有察覺,人活著就是不斷的選擇。做了什麼選擇,有可能是不做任何選擇,或者只是沒有想到其他選項。」
  
  「這又是什麼意思?」
  
  「比方,有個人不知道要選A還是B。假設這個人選了A。也就是說,他放棄了選擇B的可能性。或者,雖然他煩惱著要選A還是B,但是實際上他還有C的選項。這種情況下,他等於放棄了B和C的可能性。」
  
  「也就是對發生的事感到後悔嗎?」
  
  「沒錯。當你做了什麼選擇,也就意味著誕生『所放棄選項的可能性』。」
  
  「這麼一來,或許會為了沒有選擇的可能性而感到後悔?」
  
  「是的。我們是自由的。能夠自由地生存,就表示可以自由選擇,或者是『選擇什麼都不選』。」
  
  齊克果打開放在桌邊的菜單,他說:「也就是說,假設我從這個菜單當中選擇刨冰,就等於我放棄了品嚐冰紅豆湯圓、蕨餅的機會。當然我也可以全部都選,但是人生當中,絕大部分的情況是無法全部都選......雖然感覺不好過,但這就是現實。咳......這麼一想......啊啊啊!沒有挑選的可能性,幾乎要把我殺死了!」
  
  我正想著齊克果會露出一副想不開的表情,他突然發出詭異的聲音喘不過氣來。
  
  「齊克果,冷靜點!亞里莎,給他水!不要擔心,不存在的東西殺不了人!來,深呼吸。好,吸吸呼、吸吸呼......」
  
  「尼采,你那是拉梅茲呼吸法,那是生小孩用的,齊克果先生,冷靜!慢慢地吸氣,吐氣,好了沒事了。」
  
  「對不起......嗚,我真沒用。」齊克果眼眶含著淚水,慢慢地調整呼吸。
  
  「別介意。不過,聽了你剛剛的解說,我瞭解那樣的心情,與其說選擇很恐怖,不如說感覺很沉重。」
  
  「沒錯,冰紅豆湯圓、蕨餅也很美味,你這麼一說,我也猶豫了。呣。」
  
  尼采右手不斷捲著瀏海,一邊盯著手上的菜單。確實每道甜點看起來都很好吃。
  
  「這就是『自由的暈眩』。光聽到『可能性』一詞,或許會抱著正面的印象,然而,所謂的可能性,是還未造訪的未來。換句話說,是什麼都還沒發生的『無』。
  
  我們必須藉由人生中的各種選擇,打開無的未來。未來不是被動給予,而是基於自己的選擇去創造。自由的我們可以做出任何選擇,正因為如此,可能因為自己的選擇而放棄未來。對於自己的選擇亦會伴隨著不安。這麼一來,做選擇就會感到些許的焦慮,而且愈是伸手可及的時候,愈是焦慮。」齊克果稍微恢復了冷靜,這麼回答。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