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醫學系在幹嘛?
  台大醫學系畢業的蓋瑞醫師,希望透過這本書,能讓大家看到如今的醫療環境下,不只有艱辛與苦澀,也有無數的歡笑和感動。當醫生的每一天,不只充滿挑戰:拔腿狂奔的急救現場、被病人噴尿、在手術室幫忙吸煙……在蓋瑞醫師筆下,更多的是超爆笑的際遇與你不知道的醫師生活;除了使命感與熱忱,透過蓋瑞醫師的雙眼,更可發現醫師們的真性情,看見醫師們可愛的一面,讓人會心一笑。

.作者:蓋瑞
.譯者:
.分類:醫藥
.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出版日期:2018/05/1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醫學系在幹嘛?笑中帶淚的超狂醫界人生》

我的各種鯉魚同學們

  對不是念醫學系的人來說,可能難以想像醫學系是怎麼樣的世界,那麼傳統的第一志願台大醫學系,讀起來到底是什麼感覺呢?就像是跟一堆大型鯉魚,在一個小小池塘裡一起游泳。其實,在開始大學生活前,多少就透過報紙認識這批特大號的鯉魚了。

  蠻現實的是,要能在讀書至上的台灣考上第一志願,大多數同學的家裡至少要能提供足夠的資源,並且小孩也要願意吸收、利用這些資源,才能在強調升學競爭的台灣脫穎而出。

  當然,還是會有「不世出」的天才,儘管家裡提供的飼料和水草比別人少,但他天生就會是條大鯉魚,隨便吃都很大條。

鯉魚也有百百種

  各地區高中的萬年第一名,不意外地考上了台大醫學系,這是典型的XL鯉魚。

  萬年第一名,外加從小熱愛運動或各種才藝,真是條花色漂亮的XL鯉魚。

  來自某個鄉村小鎮,背負著爸爸媽媽叔叔伯伯阿姨哥哥姐姐的期待,寒窗苦讀考上第一志願,勵志型XL號鯉魚。

  跳級的鯉魚,越級參加躍龍門大賽,不僅跳得不錯,講話應對還很成熟,潛力滿點的XL號錦鯉。

  橫掃世界科學比賽金牌,不論在哪個學科都不只是全台灣最強,更是地球最強,XXL號狂爆鯉魚。

終極狂爆鯉魚,看日劇學日文通過檢定

  最後一種狂爆鯉魚真的很浮誇,像我們這種人,即便努力也是絕對達不到那種境界的。他們什麼飼料都吃,就算餵他吃躲避球,他大概還是能吸收,並且告訴你躲避球該怎麼吃最美味,躲避球要怎麼吃才會讓自己長得壯。

  隨手舉一個例子好了。大四國考結束後,照慣例都會舉辦畢業旅行,而大部分大學生能負擔的出國旅遊費用區間來看,地點大概就是日本、東南亞一帶。當時班上的狂爆鯉魚打算跟日本沖繩團,於是他在出發前幾個月開始看日劇,想說加減學點基本的日文。

  這種學日文方式,說真的如果不是狂爆鯉魚,大概會被酸到爆,就跟畢卡索晚期的畫是一樣的道理,我總覺得跟我小孩畫的有87分像,但畢卡索就是畢卡索,想怎麼任性都可以。

  你看著附贈中文字幕的日劇,然後從來沒碰過日文,你跟我說你在學日文?乖乖把五十音背一背好嗎?

  後來的畢業旅行,據說沒人會日文的沖繩團都靠著狂爆鯉魚熟練的操著「基本」的日文跟當地人溝通,一句中、英文都沒講,還能跟老闆閒話家常。
然後回國之後,順便把日文N1檢定考考過了,槓!他根本就是鯉魚之王,不對!是爆鯉龍!

  一上了大學,這下可好,這再也不是以前高中時稱霸的那個小池塘了,身邊游著各式各樣的特大鯉魚,花色漂亮,甚至還有已經跳過龍門的狂爆鯉魚。

  和他們一起游泳了七年,有什麼感受呢?記得畢業晚會的那天,看著身邊這些優秀的鯉魚特大號,我心中百感交集。

  高中以前的畢業典禮,對我而言感觸都不深。小學讀的是學區內的小學,每兩年分一次班,大部分情況下友誼和緣份都是淡淡的,很難有深交。除此之外,當時屁孩如我,在學校想走的風格就是高冷酷酷風,所以我的畢業紀念冊不像班上其他女同學的,充滿各種簽名與留言。說穿了,就是個邊緣人,回過頭來看那整片空白的畢業紀念冊,不禁悲從中來。

  國、高中就更殺了,在我那個年代,台灣到處充滿資優班,而我正是資優班的一員。資優班超殺的點就在於,國、高中同學幾乎都同一批人,就連上大學也是超過一半的人會讀台大,見面機會超級多的情況下,在畢業典禮上,連要感傷都有點困難。

各級鯉魚們,終須一別

  不過,就在要離開台大醫學系這池塘的那一晚,回顧和鯉魚們一起游泳的七年,課業壓力、學業上同儕競爭,幾乎是沒有,畢竟過了競爭的高中生活後,一切的讀書學習都是對自己的負責,無愧於心就好。

  在這裡,會遇到一拍即合的鯉魚,也可能只是點頭之交,但不論是哪一種,在同一個病房一起被壓榨過後,或多或少都有革命情感。不過,就算是最要好的鯉魚,在醫院大多也是聚少離多,在各自的病房奮鬥著。

  而畢業的那一晚,鯉魚們分道揚鑣了。

  有些鯉魚繼續留在池塘裡,儘管環境不好,水質差、水藻橫生,但他們仍兢兢業業地在醫學的池塘裡付出。

  有些鯉魚到了太平洋的另一端,在那邊有更好的水草,有更多的機會,不過相對的也有著更激烈的競爭。

  有些鯉魚的夢想不在池塘,他們一直想在天空翱翔,俯瞰大海,於是他們走向了創業,這截然不同的人生。

  不論在池塘裡格格不入抑或是甘之如飴,鯉魚們都努力地爭取自己的一席之地。記得畢業那一晚,環顧四周,赫然發現將和許多人分別踏上愈走愈遠的路途,而且是趨近平行線的道路,就連宴席上坐在旁邊的皮卡昌,那張熟悉的猥瑣臉龐,竟然也多了些許的陌生。

不是每條鯉魚都想躍龍門

  就以我的大學好友皮卡昌來說好了,皮卡昌這條鯉魚,最大的夢想是開間咖啡店,他還特別為此在學生時期到咖啡店當學徒,磨練自己泡咖啡的技術,在每個寒暑假,他都賣力的打著工。看著他每天將省下的餐費拿去買咖啡機、牛奶以及各種設備、鑽研各種技巧的身影,還得面對大家問著他為什麼要這麼刻苦的質疑,他總是淡淡的微笑。

  「哥泡的不是咖啡,而是人生。」他頭也不回的對我說道。

  說真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講什麼,而且每次泡完咖啡都會PO臉書給妹子看, 說是在泡妞還差不多。

  不過真的有夢最美,皮卡昌在努力苦練後,除了泡咖啡,還練就了一身拉花的技巧,他每次都會把拉花作品給放上社群網站,跟大家炫耀一番。我在他一次次的作品中,看到了白袍背後的努力,與對夢想的堅持。

  他第一次放上他的拿鐵拉花時,大家只看得出他拉了一個不均勻的幾何圖形,下面的留言全部都是「這」、「拉這一坨是什麼」、「我靠!你連蔥油餅都拉不好噢」等尖酸刻薄的留言。

  第二次,他放上的作品標題是「秋葉」,但怎麼看都像是一坨便便,下面的留言也毫不留情的批判著他。

  一回生二回熟,他的第三個作品,大家已經不再需要揣摩他在拉什麼了,他這個左側臀大肌萎縮的屁股,拉得還真像!

  幾天後,大家默默發現在一排稱讚他臀大肌拉得不錯的留言下面,皮卡昌默默的回覆:「你馬的,我拉的是愛心齁……」

  即便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但是皮卡昌從來不輕言放棄,漸漸地也贏得大家的認同。

  「哇賽,竟然能拉出這輸尿管腫脹導致膀胱破裂,顯影劑外流的拉花,學弟你太厲害了!」

  「學長,這是一隻天鵝……」皮卡昌回應著。

  「這個就是大腸癌併腸道穿孔的電腦斷層影像吧?連膀胱都有拉出來,太神了吧!」

  「搞屁噢?這是老鷹抓小雞的拉花吼……」皮卡昌怒吼著說。

  從他一路的拉花足跡與進步中,大家不禁期待,或許哪一天皮卡昌將能拉出整套的人體解剖圖譜,即便他腦中想拉的完全是別的東西。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