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除魅的家屋
  2017年甫獲楊牧詩獎的張詩勤,宛如詩界「伊藤潤二」,召喚你我心中的小鬼,將之收編於一間潔淨無邊的家屋。讀過集子裡的詩,那字句便如咒語般繚繞於心,讓人感覺記憶幻化作幽魂,喃喃苦訴著一切愛與苦……


.作者:張詩勤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8/05/0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除魅的家屋》

〈我與我之間的柵欄〉

總是被他的建構所建構,總是
走進店裡第一眼就發現他的身影
他站在商品架前的樣子是漂浮在可樂上的冰
他的左邊是用右邊寫成的
他的不屑一顧促成我的苟活
我們坐擁的地形迥異
他的山路鋪在我眼前讓別人走
他喜歡的人像海報是我的暗影
他是我論述背後去除不了的浮水印
每當我傾聽自己
他是百般阻撓
形狀優美的雜訊


〈充滿〉

「那一刻我已決定要信仰他」
被如此想法充滿身體的人
早晨醒來
是否也會跟我一樣
「外星人把我送回來了啊」
這樣想

早晨醒來的那一刻
他不在,但他在
這麼多年了還在與我辯論
噗哧笑出來
外太空的事情把我充滿
覺得好像不能一時離開
遠遠不及他們虔誠

「我不吃你那套」
對電話那頭大聲咆哮的那年
世界不再神祕
而我變得神祕
他的被信仰與我
總是被外星人捉走一樣
的日常事件不穩定循環

我因為不正常而正常
他的不正常使我正常
不被信仰綁縛之自由
是用來綁縛外星人的自由

這麼說來
真正的我只活在早
晨醒來喪失關於他
的記憶的短暫時刻
然後就被地球充滿


〈混淆〉

你左邊的手
硬的與軟的皮膚,冰的血肉
熱的指甲刮傷我

我們曾有相同的後髮
往後一摸,紛紛掉落的頭顱
興奮萬分就拆散、撕開整個鼓
往前衝卻一瞬間黑暗的幕

懷疑蒸發,從破掉的繭爬
所有曾經得到的握在手心碰撞
用力,用力碰撞,用力滑
我聞到你香氣濃厚遙遠通過
遠遠我距離我

想要的不是你如今才清楚
可是靈體已驅,降靈會的細節一字一字
記載在空氣裡椅子說的話
全都吞了進去

與右手弄錯的左手
情慾與憤怒,榮譽與輸
如今已經清楚,但你還在沒停止說服
我曾經的說服破衣般垂掛一陣
掉下衣架

我不穿那衣服但更加用力
那些距離我開槍打壞,千萬真摯
也許還是錯了我的手
厚與薄,靜或吵

如今才清楚,我是用你創造
鏡子轉身送我
怎樣好,怎樣映照


〈同志〉

我情願一切都是白色
逃亡時拉著的那人沒有面孔
但手心溫熱,湧出暖流
我情願對方不知道
一千萬次的非分之想淹沒我
把曾塗好的顏色都心虛遮掩

也聞得到香氣,一些溫柔的聲音
甚至擁抱,有些摩擦
敵人就要追來了我們必須設法
拆掉這扇窗,從那個屋頂逃跑
黑暗把黃昏吃掉
鑰匙一拋,把水泥吃掉

感謝有人跟著我逃
但若慾望順遂了,就確認那不是我所要
我情願白色不黏稠掛在窗台之上
可那些恐懼沒有地方
那是火熱的椅子、凍的桌子那是
我情願觸目者都無情冷漠

柔軟皮膚貼近,我回頭
看見追兵他們訕笑有如牛油
我們的關係凝滯不動
柔軟樹葉在枝頭上要落不落
我情願就這樣不清晰
也情願這一切在我們這一代死去


〈我族下落〉

你住在世界的反面
我住在你的反面
吞下雙倍腦充血
脫下的衣服屍橫浴室地板

你的血是我難得可以用來描畫世界
卻並不正確
反面的衣服穿上去破綻立見
長久以來,就這樣穿著

就這樣活著,用你的肉修飾我的骨
用你的鼓敲打我的弦
用你的鹹調我的味
用你的胃裝我的饕餮
你的偽裝讓我的偽裝徹底失效

果然被以為正面
果然被說成為反而反果然我們
又被消音了即使如此我還是用了你
果然你的皮膚我難以捨棄

不長出自己,怎麼活下去
不長出自己地活下去反而安心
就算找出自己的血液那總是相同的結局
那終點站我寧可搭錯車到你那多彩之地
連想握個手
都靈體般穿透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