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金正恩的外交遊戲
  對北韓金氏家族而言,核武意味著什麼?是政權生存的保命符,是外交勒索的工具,是換取金援的武器,是恐嚇對手的手段,是與大國談判的籌碼,也是他們與盟友結交的管道。採訪南北韓事務多年,資深的北韓通,日本朝日新聞駐首爾支局長牧野愛博根據多年的觀察與採訪經驗,寫出最深入和最透徹的北韓核武發展過程與歷史。川金會後,對朝鮮半島局勢感到樂觀的讀者而言,讀到這些不為人知的第一手資料後,或許對金正恩的廢核及半島的和平產生不一樣的看法。



.作者:牧野愛博
.譯者:林巍翰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8/07/04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金正恩的外交遊戲:你不知的北韓核武真相》

第六章 美國與北韓交鋒二十五年的教訓

  川普總統於二○一七年八月三十日,在自己的推特上寫到:「美國在過去二十五年和北韓進行的對話,都只是在浪費錢而已。」

  美國和北韓於一九九二年一月,在位於紐約的美國聯合國代表處,由副國務卿阿諾德.甘特和北韓勞動黨金容淳書記就核武開發問題展開高級官員層級的對話。那時距離韓戰停戰已經過了四十個年頭了。美國面對北韓商討簽署韓戰停戰協議時,可以說是吃足了苦頭。透過當時參與人員留下來的文獻紀錄可以知道,北韓軍方仔細地劃分討論的問題,不斷在細節上打轉,讓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頭大不已。但是四十年的歲月,的確長得足夠讓美國忘了北韓是一個怎麼樣的國家。

美國和北韓的初步交涉

  美國在過去這段期間,忙著對付蘇聯和古巴,把這個位於亞洲邊陲的小國忘得一乾二淨。直到美國與法國的人造衛星拍到北韓在寧邊地區建設核子反應爐以後,才驚覺一九八六年北韓五千瓩的石墨反應爐已開始運轉。

當時美國國務院朝鮮半島事務辦公室主任查爾斯.卡特曼也在那場會談中,他說:「我們並不期待和北韓有外交上的互動。」國務院當時對美朝之間的會談是持反對意見的,因為他們手邊沒有任何關於北韓的情報,大家對於該如何和北韓進行交涉一點頭緒都沒有,卡特曼說到:「儘管如此,軍事選項並不包含在裡面。」

無可奈何之下,美國輕率的提出「如果北韓能夠在核能問題上拿出令美國滿意的答案,兩國之間就能發展新的關係」。但是兩國朝向關係正常化的具體路徑,以及如何緩解兩國之間緊張局勢的計畫,卻付之闕如。

美朝第一次的接觸,就在這種相互猜疑的氣氛之下展開了。同時老布希的任期即將結束,接下來就要進入柯林頓時代了。

美國期待中國在北韓問題上扮演的角色

二○○三年年初,國務卿鮑威爾訪問中國時,曾向中方提出包含南北韓和日美中的五方會談構想。

當時在小布希政府中,「北韓問題就交給中國解決」的聲音隨處可聞,這種論調的支持者首推副國務卿波頓。凱利還記得波頓用八八○個字整理了美國的北韓政策。「波頓用前面八○○個字來說明北韓是一個多麼糟糕的獨裁國家,然後話鋒轉到美國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政權,答案就是最後那簡短的八○個字,北韓問題就交給中國解決。謝謝波頓,這個方案真是太棒啦。」

倫斯斐也在國防部裡和波頓一鼻孔出氣。但是和川普政府相比,小布希政府顯然穩健而可以預測。凱利說:「無論我們怎麼拜託中國人,他們也不會照我們所說的去做。」

那個時候的美中關係其實並不差。九一一事件發生時,江澤民正在香港透過電視收看這個事件。雖然當時北京時間已經是深夜了,江澤民還是把外交部長找來,致電小布希表達自己的慰問之意。凱利回憶到:「這是在紐約的火舌都還沒消失前的第一通致哀電話,」這通電話改變了小布希對江澤民的觀感,小布希相當感謝江的慰問。

事實上小布希政府根本沒有打算對北韓採取軍事行動的想法。凱利的話進一步證實這個說法:「面對北韓,並非所有的選項都已經擺在桌上了,」「在北韓面前首爾是多麼不堪一擊啊。北韓要對付韓國根本不需要用到核武,只要有大砲就夠了。韓國的脆弱性顯示出軍事行動並不可行。」

此時中國所擔心的事態有逐漸轉好的趨勢。過去中國外交部一直迴避參與包含北韓在內的多國對談,但是這次江澤民卻指示外交部對鮑威爾的提議做出回應。

中國首先在二○○三年春天召開美中朝三方會談,接著在之後的五方會談中建議加入俄羅斯成為六方會談,也得到美國的支持。

凱利在二○○三年四月,參加了北韓外務省北美局局長李根等人與會的美中朝三方會談。李根在會談後的晚會上曾就核武的議題說過:「北韓有保有核武的權利,且手中也有核武。我方在過去就曾經和你們就這件事做過說明了,但你們並不相信我們的話。結果就是,我們現在手上就握有核武。」

北韓在六方會談的談判桌上一開始顯得相當緊張,隨著會議的進行才逐漸平撫下來,因為俄羅斯和中國總是在替北韓的主張說話。在史特勞柏的印象中,六方會談剛開始的時候,北韓方面的反應相當神經質,多少還帶著些恐懼感。然而在第二次六方會談時,看得出北韓開始展現出強烈的自信。

六方會談中美國代表從二○○五年七月第四次開始,換成助理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希爾。同年九月,六方會談就北韓朝向非核化達成全面性的協議,並發表共同聲明。共同聲明中包含了北韓的非核化、美朝和日朝之間的關係改善、對北韓的能源支援等全面性的內容。然而凱利表示:「全面、可查證和不可逆(CVID)的非核化才是六方會談的目標。」但是共同聲明的內容中並沒有清楚的載明,該如何去實踐CVID。

史特勞柏說:「北韓裝作一副同意的樣子,聲明中的文字相當含糊。可以清楚看出北韓方面並沒有認真的進行交涉,這種協議根本不該達成。」

北韓在意的是跟美國最高層直接面對面會談,金正日只能跟找前總統柯林頓對談,金正恩反而做到了跟川普的見面

不久之後美國也知道了金正日倒下的事。從二○○九年起,金正恩的名字逐漸在北韓以外,以「青年大將」、「新星將軍」等譬喻的方式讓世人知道他的存在,同時也讓人感受到北韓正處於培養接班人的態勢。不過當時幾乎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會對北韓的外交政策帶來什麼影響。

可想而知,歐巴馬政府對北韓進行第二次核試爆感到相當憤怒,而且失望。

但美朝之間也不是全然沒有互動的機會。二○○九年八月,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訪問北韓,並和金正日總書記進行了面談。北韓在二○○八年三月時拘留了兩位美國「實況電視台」(Current TV)的女性記者。美方希望北韓能夠釋放這兩位記者,北韓則提出希望美國派出高官訪朝,而且獲得了美方的回應。柯林頓成為美國政府屬意的人選,然而歐巴馬政府很討厭這種用高官訪朝來換取對話機會的方式。這場「柯金會」的過程相當有意思。

「為什麼北韓要舉行這次這麼沒有意義的活動,難道就只是為了把柯林頓帶來北韓而已嗎?」史特勞柏說:「我想出的唯一結論是,北韓的政府高層們硬是將美國人叫來北韓、照個相,然後讓北韓人民看看這些照片,目的只是為了讓自己感覺良好而已。」這個時候北韓已經開始為金正恩的繼承鋪路了,或許金正日也沒有打算改變時局的想法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