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太空的六場葬禮
  當地球已滿目瘡痍,人類大批移民外星,六名人類──艦長、保安官、廚師、輪機長、醫官和領航員,載著無數人工冬眠的人類及複製人胚胎,做為人類的希望,前往未知的新天地。然而,六人某日轉醒,船艦陷入血海,甚至「自己」也是屍體海中的一員……誰是兇手?或者「我」就是兇手?


.作者:慕兒・拉佛提
.譯者:林曉欽
.分類:文學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8/06/3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內文節錄

《太空的六場葬禮》

第一場葬禮 沉睡的船員
這不是煙斗

 第一天
 西元二四九三年,七月二十五日
   
  一道聲音奮力穿過濃厚的人工合成羊水,傳入瑪莉亞.亞瑞娜的耳朵裡,聽起來像停不下來的電鋸。雖然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她不想待在這個環境。
   
  討厭的感覺讓瑪莉亞終於想起自己正在重生。她喚醒了擁有最新記憶備份的複製人。沉睡號太空船的船員剛搬進船上的宿舍,複製區是登船巡禮過程的最後一站。首次登上太空船,船員要在複製區進行第一次的備份心智圖(註),保存她的記憶。
   
  她肯定捲入了一場意外事件,因而喪生,所以需要喚醒複製人。貿然喚醒複製人會讓艦長不高興。電鋸般的憤怒聲音可能就來自艦長。
   
  瑪莉亞終於張開了雙眼,她接著想弄清楚重生艙外飄浮的黑色圓形液態物為何。複製腦剛甦醒,無法負擔如此艱難的工作。好多事情不對勁,眼前太混亂了。
   
  重生艙的污漬和藍色羊水反射的紫色光暈,讓她驚覺黑色的圓形液態物是血滴。血不該飄浮在半空中,除非太空船裡的重力裝置已經失效。半空中的鮮血和失效的重力裝置,也許就是某人怒吼的原因。

  此外,血液不該出現在複製區。複製區應乾淨無塵。人死了之後,心智圖傳到複製人身上,即可重生。重生的過程乾淨無痛,沒有自然生育的尖叫和血液。
   
  為什麼血液會飄在半空中?
  
  複製區設置兩排重生艙,總計六個,船員的複製體浸泡在艙裡的藍色合成羊水。這裡不該有血,醫療區才允許見血。也許,醫療區的血液飄過走廊,進入複製區,最後出現在她眼前。但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事實也並非如此。她發現一具屍體飄在血液上方,仔細一看,是好幾具屍體。
   
  就算重力裝置失效,導致意外傷害,船員也會將血跡清理乾淨。此外,船員必須隨時待命,確保死者得以順利重生。
   
  泛著完美紫色光環的血液絕對不該出現在瑪莉亞面前。
  
  她已經清醒一分鐘左右,其他船員尚未用電腦排放合成羊水,讓她能夠順利離開重生艙。
   
  腦海裡一道微弱的尖叫,提醒她注意半空的屍體,但這聲警覺還是太小了。
   
  她不曾使用重生艙內部的緊急逃脫裝置。以前幾位技術人員曾惡作劇,逕自喚醒一位女性複製人,關在重生艙裡幾個小時。故事雖然眾說紛紜,但女複製人甦醒之後,確實發生了駭人的暴力事件,造成幾位技術人員死亡,必須啟動複製體重生。此後,工程師在重生艙內部加裝逃脫裝置。無論受困原因為何,複製人都能自行離開重生艙。
   
  她按下重生艙的內部逃脫按鈕,開關的聲音響起,羊水卻毫無反應。
   
  排水需要重力,這是排水知識的第一課。開關雖然已經打開了,羊水仍緊緊包覆瑪莉亞,宛如頑固的子宮。
   
  循著怒吼聲,瑪莉亞看見另一名船員飄浮在電腦前。她裸體,濕漉的尖髮看起來駭人無比。兩個複製人甦醒了—所以兩名船員死了?
   
  瑪莉亞身後四位船員飄浮在重生艙裡,眼睛都張開了,正在找尋緊急逃脫裝置。開關聲響起三次,他們仍然困住,和瑪莉亞一樣。
   
  她使用另一個緊急裝置打開艙門。此裝置的最佳使用條件是羊水排放乾淨以後,但她眼前的條件很不理想。於是,瑪莉亞和大量合成羊水一起飄出重生艙,在半空中輕微撞擊了血球。合成羊水和血球的表面張力相互擠壓之後彈開了彼此。

  她不知道如何在零重力的環境裡逃出液態人形監獄。她揮舞拳腳,只是部分羊水踢打到半空中。她已重生多次,面對過許多艱難的問題,這樣的窘境卻還是第一次。
  
  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瑪莉亞的腦海浮現這個念頭。她吸入飽含氧氣的合成羊水,以噴嚏般的力道將羊水吐出。她被黏稠的羊水包覆,無法如正常呼吸一樣迅速,但仍然順利藉由反作用力將身體彈出合成羊水。重獲自由之後,她彎腰咳出體內的羊水,咳嗽的力道將她的身體往上推,頭部撞上了電腦。
   
  終於逃出合成羊水之後,她抬頭一看。
   
  「天啊。」
   
  三具屍體飄浮在半空中,圍繞著血液和其他液體,其中兩具身上噴出血絲,傷口仍有血泡,令人不寒而慄。第四具屍體綁在電腦螢幕前的椅子。
   
  其他複製人與大量的合成羊水一起離開重生艙,羊水融入周遭的血腥環境。目睹一切讓現場所有人和瑪莉亞一樣驚訝。
   
  艦長卡翠娜.迪.拉克魯茲飄到瑪莉亞旁邊,專注盯著電腦螢幕。她說:「瑪莉亞,不要發呆,做些有用的事,快點檢查其他船員的情況。」
   
  瑪莉亞利用牆上手把來移動身體,神情慌亂,害怕妨礙了艦長使用電腦。
   
  艦長使力敲擊鍵盤,在觸控螢幕上滑動手指,大喊:「伊恩,到底怎麼一回事?」
   
  「我現在無法使用語音功能。」電腦的聲音是男性,聽起來有些像機器人。
   
  「Ceci n’est pas une pipe」,瑪莉亞頭上傳來一陣低語,讓她從驚慌中恢復理智,想起自己應該要檢查其他船員。
   
  說話的人是佐藤明弘,他是太空船的駕駛員與領航員。幾個小時前,瑪莉亞在沉睡號太空船的啟程雞尾酒會與他初次見面。
   
  「阿弘,你為什麼要說法文?」瑪莉亞困惑地說:「你沒事吧?」
   
  「伊恩大聲說自己沒辦法講話,聽起來就像那張藝術畫,明明有一個煙斗,底下卻寫『這不是煙斗』,想讓學習藝術者深思。算了,當我沒說。」阿弘指著複製區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