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後真相時代
  作者在書中列舉最常見的「真相塑造技巧」和大量實例,並非為了批判誰對誰錯,而希望能交給讀者一根思考的釣竿,在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資訊時,有能力撿選出值得自己相信和捍衛的事物。到底哪一位名嘴或政治家說的才對,誰又在變造事實,相信看完《後真相時代》之後,應該就能將真相看得更清楚。


.作者:海特.麥當納
.譯者:林麗雪、 葉織茵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三采文化
.出版日期:2018/06/2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後真相時代:當真相被操弄、利用,我們該如何看?如何聽?如何思考?》

「虛擬貨幣」和「社會信用評價系統」──我們的「集體想像」有機會崩潰嗎?

  很少有社會建構像「金錢」這樣,對人類的進步有如此大的貢獻。從貝殼、黃金到歐元、比特幣,我們集體同意用各種「保值工具」來進行貿易、計畫經濟活動,以及投資別人的企業。如果沒有這些受到認可的保值工具,我們恐怕到現在還過著石器時代那樣充滿危險的生活。而這些保值工具無一不是想像的產物。

  我們現在使用的金錢大多稱為「法定貨幣」(fiat money),意思就是由政府法令制訂,本身並不具有基本價值。「Fiat」是拉丁文,意思是「讓它成為」,就是我們期待在神祇或瘋子身上常見到的那種無中生有的事。為了賦予這些貨幣價值,我們就必須相信並信任製造金錢的政府與中央銀行,而這兩者同樣都是社會建構。

  只有透過我們的集體想像,將懷疑先拋在一旁,金錢才有可能發揮作用。

  當人們對某一種特定的保值工具失去信心時,我們就能清楚地看見社會建構的本質。當然,過程是很痛苦的。舉例來說,隨著民眾對貨幣本身以及發行貨幣的政府都失去了信心,阿根廷披索、辛巴威幣,以及威瑪共和時期的德國馬克,這些貨幣的價值和「真相」在短短幾週之內就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儘管如此,保值工具在大部分時候還是運作得好極了,的確值得人類將它發明出來。在一九九○年代,純粹由政治意志憑空創造的歐元,現在已經變成世界上最強勢以及最被廣泛使用的其中一種貨幣。歐元的形成完美地說明了社會建構的想像本質— 歐元在一九九一年一月一日誕生,但直到二○○一年底才開始發行紙幣或硬幣。早在你有任何可以放進錢包的具體東西之前,就可以用歐元貸款或購買任何東西。

  目前,歐元區國家的居民幾乎沒得選擇,只能以歐元來領薪水或買東西,不過有遠見的各界技術專家都在設法改變現況。

  在保值工具的漫長歷史中,比特幣這類的「加密貨幣」不過是最近一次創新而已。加密貨幣就和其他任何貨幣一樣,純屬想像,但一樣「真實」。法定貨幣與加密貨幣的主要區別,在於前者有國家政府撐腰。然而,就像我們在巴西、阿根廷、辛巴威和威瑪德國看到的例子,有政府撐腰不見得就好到哪裡去。為了減輕以本國貨幣結算的國債負擔,各國政府會故意讓本國貨幣貶值,而任何持有那些貨幣的人,財富也會因此減少。

  因此,在加密貨幣支持者看來,獨立於民族國家之外是一件好事。比特幣及其競爭對手的價值,完全是因為人們的集體信念。雖然沒有任何政府或央行來背書,但也沒有人可以單方面決定讓它們貶值。讓比特幣這樣的加密貨幣賴以建立的區塊鏈技術,還可以帶來其他好處— 實際上不可能被偽造,也不會被第三方侵占,而且用比特幣進行的交易無法被追蹤或被攔截,交易成本又微乎其微。不過在許多人眼中,比特幣最主要的優點,仍是不受民族國家所限制的獨立性。只有比特幣使用者能決定一枚比特幣的價值,可以說是一種極為民主的保值工具。至於這種「集體想像」能不能贏得夠多人的信任並長久維持下去,還有待觀察。

邁向人造的未來

  接下來,社會建構會帶我們走向何處?我們還會憑空想出什麼來賦權自己或作繭自縛?答案的候選者之一就是「個人評價」。自從有了Uber 與Airbnb 之類的技術平臺,個人評價就變得更普及了。這種純屬想像的概念已經對計程車司機、保母、建築工人和其他自由工作者造成很大的影響。要是把這個概念延伸到生活中的其他領域呢?要是我們用同樣方式來評價朋友與情人呢?

  《黑鏡》(Black Mirror)是一齣別出心裁的反烏托邦影集,其中一集就結合了這樣的概念:每個人都要接受別人的公開評價,不管是誰遇到你,都可以幫你加分或扣分;個人評價越高,就能享有越搶手的聚會邀約、工作機會和私人住宅;萬一評價太低,就會招來別人尷尬的表情與懷疑。在這個影集呈現出來的世界中,每個人都竭盡全力要當個好人,即使面對陌生人也是,但只要碰上一連串倒楣事,你就可能淪為備受排擠的邊緣人。

  有一個正在朝這方向發展的國家,那就是中國。中國政府正著手開發一套系統,要將財務信用評分與法律、社會和政治聲望的評估結合起來,替每一個中國公民計算出單一信用評價。政府將透過這套「社會信用」評價,判斷各個公民有權取得哪些服務與國家資源。就像在歐美國家,如果某人過去常常不繳帳單,就很難用信用卡申請房貸或購買冰箱。中國人民可能很快就會發現,一旦作了幾個不恰當的道德選擇,或收到幾張違規停車罰單,可能就會喪失某些權利,像是舒適的火車車廂、熱門的住宅方案,或是教學品質優良的學校。只要沒探望年邁的父母,你就可能被禁止出國旅行。這項系統的策劃人說:「一旦在某方面失去信用,各方面都一樣要受到限制。」根據一份國家計畫文件,這項社會控制手段將「獎勵那些舉報違背信用的人」,我們彷彿聽見歐威爾的《一九八四》傳來陣陣令人焦躁不安的回音。

  一些像阿里巴巴這樣的中國企業,已經開始用社會信用系統來評量顧客的信用,中國政府很可能會參考他們的做法來設計評價系統。不僅如此,企業也能利用這些評價分數,例如媒合服務公司可以將聲望良好的(至少是該公司這麼認為的)人配成一對。高分顧客還可以在社群媒體和交友網站上,神氣地張貼出自己獲得的評價,進一步鞏固這項社會建構的真相。

  但實際上如何計算這些分數,目前尚未公開說明,而這項國家計畫可能也同樣不透明。倒是阿里巴巴有位高階主管透露了可能考量的變數:「比方說,如果你每天打十小時電玩,就會被視為游手好閒的人。如果你經常買尿布,大概就會被視為有孩子的父母,而且可能會被視為比較有責任感的人。」5 這樣我們至少知道,自己在網路上買了什麼或做了什麼,都有可能影響評分結果。那麼我張貼的評論或按讚的貼文,也會影響這種評分嗎?

  個人留下的每一道數位足跡都有可能害到自己嗎?這種評分是不是很容易被政府疏忽外流,或遭到駭客惡意入侵呢?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可能會大幅改變無數人的生活經驗。

  資訊的數位化將每一條瑣碎的訊息儲存起來,結合大數據分析技術,將使這一切化為可能。既然現在已經收集了這麼多資訊,要是政府或其他強勢組織利用這些資訊,進一步創造出「不受歡迎」的社會建構來干涉我們的生活,我們也不必感到意外。

  萬一真的發生這種情況,我們一定要記得,社會建構終歸是人為真相,是可以改變的— 只要我們不喜歡,永遠可以團結起來加以修改或消滅。我們改變不了水的沸點,但只要我們願意,還是可以改變「歐盟」、「比特幣」或「社會評價系統」。

  因為只有當我們集體同意,這種真相才能擁有意義與影響力。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