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末日松茸
  「從香氣四溢的松茸的全球商品交易鏈,帶引出作者高度原創的人種誌研究。」本書以嶄新且深刻的方式,呈現一位人類學者對於社會和生態的原創觀點,見解透徹而犀利,同時串聯起各個互異卻又相通的領域,引人思索人類在經濟不穩定且環境惡劣的末世環境裡,如何打破固有的本我意識,與其他國族、文化、甚至物種等「他者」共生共榮,以及我們苦苦追求的「進步」意義究竟為何,是否仍有可為……


.作者:安娜・羅文豪普特・秦
.譯者:謝孟璇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8/08/08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末日松茸:資本主義廢墟世界中的生活可能》

第一章 覺察的藝術 (節選)

  地質學家已經開始稱我們這個時期為「Anthropocene—人類世」,這是一個人類干擾之力遠大於其他地質力量的新紀元。這個詞彙在我撰寫本書之際還很新穎,而且充滿展望的矛盾。儘管有些詮釋者認為「人類世」一詞暗示著人類的勝利,但反過來說似乎更為正確:在缺乏計畫與清楚目的下,人類已將這個星球搞得一團糟。此外,這個字的字首「anthropo-」意思雖是「人類」,但這團亂麻並非是人類這一物種在生物學上發跡的結果。最具說服力的人類世時間軸,並非始自人類出現於地球的那一刻,而是始於現代資本主義的到來;它已導致地景與生態上的長距離破壞。然而根據這個時間軸,「anthropo-」更像是個麻煩。想像一下,資本主義崛起後,將人類纏入發展迷障中不得動彈,還以傳播異化手段,讓人類與其他生物都成了「資源」。這種手段隔離了人類與監控身分,隱蔽了合作生存的機會。人類世的概念一方面激起我們的抱負,有些人或許會以現代人的自負稱之;同時,也提高了我們有朝一日將能凌駕萬物的希望。我們能否生活在人類國度裡,而且仍能超越這個國度?

這是在描寫蕈類與採菇人的故事前讓我猶豫不決的困境。現代人類的自負總使這類敘述變成一行裝飾性的註腳。「anthropo-」隔絕了對於零碎的地景、多重的時間(multiple temporalities)、以及人類與非人類的動態聚合體(shifting assemblages)的關注,但這些都是共生共存的關鍵。為了把採菇的故事說得精采,首先我必須繪製這幅「anthropo-」作品,並且探索它一向拒絕承認的領域。

確實,想想我們還剩下什麼吧。有鑑於國家與資本家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威力,我們也許該問,在他們的計畫外,有什麼是今日還安然活著的。為解決這問題,我們必須覺察那些不規整的邊緣。是什麼把瑤族人與松茸帶來奧勒岡?這類瑣碎的探問可能會扭轉情勢,將原本難以預期的際會與遭遇移至中心位置。

我們每天都能在新聞上看見不安的消息。人們為失業或從未擁有工作機會而憤怒。大猩猩與江豚正瀕臨滅絕。海平面上升淹沒整個太平洋島嶼。然而,多數時候我們相信這些不安只不過是世界運轉時的例外,是「掉出」系統之外的事情。要是正如我提出的那樣,朝不保夕的不安如今「已是」這個時代的景況,或者,換言之,要是我們這時代已經成熟到能感知到這種不安呢?要是匱乏不穩、前途未卜、以及那些我們想像中微不足道的事,正是我們所尋求的系統性的問題核心?

不穩定是一種易受他者傷害的狀態。難以預測的境遇改變了我們;我們無法控制一切,甚至無法控制自己。我們再無穩定的社群結構可依賴,轉而被扔入一種動態的聚合體裡;它重塑了你我及他人。我們也無法再仰賴現況;一切都處於流變之中,包含我們的生存能力也在改變。思考眼前的不穩定性還足以改變社會分析,不穩定的世界就是沒有目的論的世界。時間不確定與不受規劃的本質令人心驚,但思考不穩定性,顯然也讓生命獲得更多可能。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