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風語
  愛看間諜故事的人可能常為美、俄兩大國間緊張刺激的諜報戰小說情節著迷,中國作家麥家的新著作《風語》,以八年中日戰爭為背景,敘述戰爭期間敵我之間的密碼破解戰,是華語世界難得一見的間諜小說,娛樂性很高,不輸美俄情報戰,也有助國人對抗日戰爭那個時代多一些新的認識。

  麥家是中國解放軍工程技術學院無線電系畢業,學習通訊專業並訓練破解密碼,以竊聽敵方與攔截訊息。正因如此,他才知道如何設密碼以及從數學方程式破解密碼,將情報專業與數學間的關係鋪陳得天衣無縫,這正是這本間諜小說成功的地方。

  書中主角是數學天才,留學日本,娶日本妻子,抗日戰起,中日雙方都爭奪他,妻子的哥哥也為日本軍部拉攏他,但不確認他會為誰效命,也都防著他,有親情掙扎的戲劇效果。寫國民政府內部諜報網有五個工作室,大致符合史實,首座「杜先生」應是國民黨情報頭子戴笠的化身,有趣的細節則是小說家杜撰,相當精彩。

  戰後超過一甲子才寫中日戰爭間諜戰,相信是因為沒有了各方壓力,才能寫得比較複雜清楚;各方勢力包括共產黨八路軍的角力,讓間諜故事更好看。《風語》是作者預定三部曲的第一部,先布下許多線頭做伏筆,很吸引讀者,會想看第二、三部曲中更精彩刺激的發展。作者對於間諜類型小說的特質,可說已經充分掌握。


.作者:麥家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10/07/2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救人者,一個是中年男子,另一個是年輕小夥。中年男子衣衫不整,鬍子拉碴,而剛才跑的兩個殺手倒是衣冠楚楚。殺手一跑,中年男子風風火火地沖到陳家鵠面前,發號施令:「快去客棧拿行李,這兒不安全,要換地方。」

  慌忙中,陳家鵠都不知道是怎麽進了客棧,上了樓,進了房間,也不知該幹什麽。

  中年男子提著槍進來,看兩人傻站著,催促他們:「快收拾行李啊,我們要馬上走。」

  「去哪兒?」陳家鵠清醒過來。

  「給你們找個安全的地方。」

  「你是什麽人?」陳家鵠又問。

  中年男子突然笑道:「你覺得呢?」

  陳家鵠哪知道呢,「我不知道。」

  「那你知道想殺你們的人是什麽人?」

  「什麽人?」

  「是鬼子,」對方收了槍,揮了揮手說,「日本特務。」

  正在收拾東西的惠子聽了,不由一驚,問:「是……日本人?他們幹嘛要殺我們?」

  中年男子看看惠子,又看看陳家鵠:「我會告訴你們的,但不是現在。」說著,幫他們快速收拾東西。

  漢口,中街九號,是一個小小的院落,鬧中有靜,院內有一棟坐西朝東的四層樓房,在夜色中顯得比實際龐大,背後另有一棟兩層小樓。
  
  兩位救命恩人拎著包袋,帶著陳家鵠和惠子匆匆走進院子。中年男子看看腕上手錶,把手上拎的包交給小夥子,吩咐道:「不早了,你帶陳太太去後面,早點休息。」

  老錢叫錢大軍,年近五十,但身板還是蠻結實,黑面孔,圓眼睛,聲音粗粗糲糲的,像喉管裡有異物。大約是職業習慣,他出門在外總是戴一頂氊帽,即使在夜裡。氊帽是黑的,帽檐壓住眉頭,黑和黑黏在一起,使他的面容變得模糊、混亂。

  「你好,我姓陳……」陳家鵠禮節性地伸出手。

  「知道,陳家鵠,」老錢握住他的手,搶斷他的話,「鴻鵠之志的鵠。」

  「你認識我?」陳家鵠覺得他的手比聲音還要粗糙。

  「久聞大名。」

  「怎麽可能?」

  「怎麽不可能,你是名人哪。」

  「我哪有什麽名……」

  「沒名鬼子爲什麽要殺你?」

  「我也覺得奇怪,」陳家鵠遲疑地看著他,「鬼子幹嘛要殺我?」

  「因爲你是破譯界的一匹黑馬,曾經破譯過美國密電碼。」

  「無稽之談。」陳家鵠沈下臉,不知爲了掩飾,還是生氣。

  「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陳家鵠提高聲音,毫不掩飾內心的不滿。看來他是生氣了。

  「那你說他們是什麽人,爲什麽要殺你?」對方以退爲攻,客氣地拉他坐下,還給他遞煙,樂呵呵的。但他的本色不是樂呵呵的,笑得有點笨拙,有點用力過頭。

  「我不抽煙。」

  「你抽煙的,我知道。」老錢拉起他的手,「你看,這是抽煙人的手。抽一支吧,靜一靜心,我們好好聊聊。」

  陳家鵠掏出自己的煙,是美國的駱駝牌。老錢看了稀奇,「喲,洋煙?給我一支吧,讓我開開洋葷。」討煙和敬煙是一回事,想拉近雙方關係,順利往下聊。

  陳家鵠拔一支給他,「你到底是什麽人?你是怎麽知道我的?」

  老錢不假思索地回答:「這還不容易,你從美國出發,一路上走了將近兩個月,幾千人同坐一條船,你用的又是實名護照,要摸清你的行蹤有什麽難的,鬼子不是照樣找到你了嘛。」

  陳家鵠點了煙,冷笑道:「你不但知道我,還知道鬼子要在什麽時候殺我。」

  老錢也點了煙,照舊呵呵笑道:「這倒是湊巧,我們去客棧找你,他們也去了。就在等你回來的過程中,我憑直覺感覺他們不對頭,身上帶著槍。你命大啊,不感謝我難道還懷疑我不成?」

  老錢討了一句謝,順勢追問:「還是回答我的問題吧,鬼子爲什麽要追殺你?」

  陳家鵠想了想,吞吞吐吐地說:「這……我也不知道,也許是因爲惠子,我妻子……她是日本人,他父親不同意我們結婚。」

  老錢抽一口煙,搖著頭說:「你是說你的老丈人爲了阻止你們的婚姻,派人殺你?嘿,這才是無稽之談,如果僅僅是這樣,爲什麽不在美國殺你,非要等你回國殺你?」

  「因爲……美國……他們沒有人……中國,現在到處都是鬼子……」陳家鵠對自己說的依舊沒有把握。

  「對,中國現在到處都是鬼子,所以現在所有的中國人都在抗擊日寇,包括你,回國也是來參加中華民族偉大的抗日戰爭的是吧?」老錢自問自答,「不過,國外回來抗日的志士仁人多著呢,何止你一人,爲什麽鬼子非要追殺你?你想過沒有?」

  「我不知道。」

  「我知道,因爲你曾經是炎武次二的弟子。」

  「這能說明什麽?」

  「日本現代軍事密碼學有半壁江山是你的導師創建的,鬼子擔心你回國來從事破譯工作,由你破譯導師的密碼也許是最合適的人選。」

  「荒唐!」陳家鵠又激動起來,「我對密碼一竅不通。」

  「這不是事實。」

  「這就是事實!難道你比我還瞭解我自己,你到底是什麽人?」

  老錢覺得該滿足他的好奇心了,否則可能要不歡而散,「知道八路軍嗎?中國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

  「聽說過,是共產黨的部隊。」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