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診療室裡的福爾摩斯
  醫生也要像偵探一樣追蹤所有可能的症狀線索,以利診斷治療。《診療室裡的福爾摩斯:解開病歷表外的身體密碼》就是講醫院裡的醫生怎麼做診斷的一本書,由於病人的話會誤導醫生判斷,書中許多例子是人們求診向醫生訴說病情時要注意的,也提醒醫生不要過度依賴儀器,手的觸診、身體的檢查還是必要的。

  作者麗莎‧山德斯是內科醫師、臨床醫學助理教授,常寫〈診斷〉專欄,她表示,醫生的診斷像科學家作實驗,觀察形成假設,驗證假設,假設正確,病人治癒;假設錯誤,失去治療先機,病人就會死亡。診斷永遠是醫生培訓最主要的核心課程,但很多時候,人腦不是萬能,常會忽略掉應該看到的小症兆而發生誤診。

  書中提到一個病例,病人怕光,使得與病人是同學的醫生沒有堅持開燈檢查,失去了看到紅疹的機會,病人差一點死亡。人不是理智的動物,親情、友情容易使判斷錯誤。亞里斯多德說「人是被感情和理智拉著的雙頭馬車」,其實不對,人是被感情單頭馬車拉著,理智坐在感情的肩膀上,告訴感情不要走冤枉路而已。這也是為什麼醫生要避免診斷自己的親友或替自己人開刀的原因。

  作者強調,醫生就跟偵探一樣,偵探在兇手沒有抓到之前案子不能結,醫生也必須在腦海中追蹤診斷過程找出失誤的地方,只要肯鍥而不捨,最後壞人與病因一定可以揪出來。書中病人親身經驗的故事,會令讀者感同身受,只想把這本知識性又充滿刺激的好書一口氣讀完。


.作者:麗莎.山德斯
.譯者:廖月娟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0/10/2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診療室裡的福爾摩斯:解開病歷表外的身體密碼》

誤吃魔鬼草的女醫師

  第三年住院醫師茱蒂站在她製作的海報旁,展示她的病歷報告。她對海報上的案例剖析得極為仔細,因為她自己正是這個案例的病人。

  茱蒂在就讀醫學院二年級時,一天被未婚夫大衛送到急診。負責診治的醫師麥法蘭是在急診工作的醫學生,也是茱蒂的朋友。

  二○○四年的那個春日黃昏,高高瘦瘦、背有點駝的麥法蘭站在急診門口,看到茱蒂和大衛進來。眼前的茱蒂沒穿開刀房的醫師服或白袍,而是件單薄的病人服。麥法蘭嚇了一跳,問道:「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麥法蘭一邊和大衛打招呼,一邊評估茱蒂的情況。他想,她看起來還好,但心跳很快,心臟監視器顯示她的心跳速率高達每分鐘一五○下。她的血壓也高,雖然面露焦慮,但看起來不是特別嚴重。

  接著,茱蒂說話了。亂七八糟、沒有意義的字句從她口中傾瀉而出。她說得很快,嘰哩呱啦的,但沒人聽得懂。麥法蘭驚訝得目瞪口呆,看著大衛。大衛點點頭。是的,這正是他們到這裡來的原因。

  大衛說,茱蒂本來都很正常。他已經下班,下午兩人幾乎都在一起。她上午去學校上課,中午過後回來,就在家讀書。他們一起去健身房,然後做了晚餐。飯後,她到樓上繼續讀書。約莫過了一個小時,她叫說她胃痛,眼睛也變得模糊,看不清電腦螢幕。她想回臥房躺一躺。

  過了一個小時,他聽到她從床上摔下來的巨響,於是衝到樓上,發現她躺在地上哭得死去活來,一開口就是一堆胡言亂語。他也不知道她在說什麼。顯然,她已神智錯亂。他這時才感到十分恐懼。由於她站不穩,他必須把她扛進車裡。

  茱蒂二十七歲,喜好運動,健康方面沒什麼大毛病。她正在服用抗憂鬱劑Paxil。她也曾服用醫師開給她的安眠藥Elavil,由於吃了之後覺得不舒服,就停藥了。她不抽菸,偶爾喝點酒,不曾使用非法藥物。大衛告訴麥法蘭病史的時候,躺在推床上的茱蒂一直亂動。有時,她想回答問題,但別人聽來一樣是胡言亂語,不過,她好像提到了「沙拉」這兩個字。其中或許有些端倪。

  麥法蘭對她說:「我得幫你檢查,可以嗎?」她點點頭。由於房裡的燈被關掉了,麥法蘭把燈打開。但燈一亮,茱蒂就大叫,用雙手遮住眼睛。「她怕光,」大衛解釋說:「我們不得不把燈關掉。」麥法蘭只得把燈關上。茱蒂沒發燒,但口乾舌燥,皮膚沒出汗,但摸起來熱熱的,其他則無異常。麥法蘭想幫茱蒂做神經方面的檢查,但她神智錯亂,難以配合。雖然她心跳很快,但從心電圖也看不出什麼。

  麥法蘭仔細推敲眼前這個朋友的症狀。像這樣的精神變化,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使用非法藥物造成的,但茱蒂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她服用的安眠藥Elavil若是劑量過大,也會造成心跳加速和神智錯亂等症狀。她有憂鬱症的病史,過去幾個月大衛又常常出遠門。她有自殺傾向嗎?是否服用過多的Elavil?

  也許她所患的並不是單純的憂鬱症,而是躁鬱症,而抗憂鬱的藥物使她由鬱症(depression)轉為躁症(mania)。這樣就可解釋她為何胡言亂語像個瘋子,但為什麼她的血壓會那麼高?麥法蘭認識她也不是一、兩天的事,如果她是躁鬱症患者,他會完全不知道嗎?

  麥法蘭問大衛:茱蒂可曾出現躁症的症狀?如果她有長期失眠的問題,那就可能是躁症和甲狀腺荷爾蒙過多造成的影響。她常晚上睡不著嗎?大衛說,他可以發誓,在今天傍晚之前,她完全正常。雖然她曾為憂鬱症所苦,但自從幾個月前開始服用Paxil之後,已經完全擺脫沮喪的糾纏。她和以前一樣,每晚都睡得挺好的。

  大衛在此停頓一下。然後說,他想起了一件事:晚餐過後,他自己也有點不舒服,雖然沒像茱蒂那麼嚴重,但也覺得心跳加快,而且有點噁心想吐,但他現在沒事了。那晚,他們吃了自家菜園採摘的萵苣。他們的症狀會不會和那萵苣有關?聽他這麼一說,麥法蘭想起不久前他才看過這樣的病人。有人因為吃了菜園中沾染農藥的蔬菜,差點死亡。但那個病人不僅比茱蒂嚴重,症狀也剛好和茱蒂相反:心跳慢變、血壓幾乎量不到。那個病人陷入昏迷不久即被送來急診。由於肺部積液嚴重,他們不得不為他插管。總之,以臨床表現而言,他和茱蒂可說完全不同。

  由於醫師仍不知道茱蒂究竟是怎麼回事,於是為她做了血液檢驗,看是否受到感染或是血中化學物質出現不平衡。此外,也做了甲狀腺檢查和尿液檢驗,確認茱蒂沒使用非法藥物和安眠藥Elavil。

  在等待檢驗結果之時,病人變得更加躁動不安。她一直偷溜下床,跑到急診,甚至戴上手套,拿起病人病歷來研究,好像以為自己在工作。護士不得不一再把她帶回她的病床,要她好好躺著。但茱蒂即使躺在床上,還不斷說話,好像有人站在她面前,還做出要打人的樣子。她面前根本沒人。有時,她會安靜下來,但依然喃喃地說些大衛聽不懂的話。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