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同時
  身為美國當代最重要的知識份子之一,蘇珊‧桑塔格針對紐約遭受「九一一攻擊事件」後的美國社會,在許多隨筆文章和演講中提出批判,尤其針對美國政府對「九一一」的處理方式,更是嚴格批判。這些內容集結成《同時》一書,一針見血指出人們需要文學與人文思考的能力,才能培養道德意識與判斷能力。

  作者指出,美國在「九一一」之後,社會集體療傷雖有需要,但不需要愚民方式,讓大家一起變愚蠢,尤其是美國政府採取很多激進的方法,激起全民對伊斯蘭的敵意,這種反恐戰爭的做法其實只是幻影戰爭,雖然可以使國家人民團結,卻同時利用憤怒淹沒了真相,也損害了人民對道德的認識,使得人們被蒙蔽。

  蘇珊‧桑塔格展現出做為社會良心的知識份子必須負起的道德責任與勇氣。她提醒人們了解道德這件事是多麼重要,以及透過攝影的比喻,談論我們應該如何去觀看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是,希望喚醒人們的道德意識與培養人們批判的能力,因此在旁觀他人的痛苦問題時,才能避免陷入消費他人痛苦的模式行為與助長邪惡發生。

  這本書是蘇珊‧桑塔格一生的思想核心觀念的總集,強調注重道德,邪惡才不會存在,針對「九一一」,指的就是政府的操作,外顯國家的暴力,遮蔽人們去認識美國殺了更多伊斯蘭教徒的真相,需要道德來批判。隨筆和口語化的演講內容,比起一般道德論述自是淺顯易讀,也為文學閱讀有什麼功用?提供了很好的解答。


.作者:蘇珊.桑塔格
.譯者:黃燦然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1/05/06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同時:桑塔格隨筆與演說 At the Same Time》

9.11.01

  在本人,這個驚駭、悲傷的美國人和紐約人看來,美國似乎從來沒有比面對上星期二無比醜惡的大劑量現實時那樣更遠離承認現實。在所發生的事情和可以怎樣理解它,與實際上我們所有公共人物(市長朱利安尼是例外)和電視評論家(彼得‧傑寧斯_Peter Jennings_ 是例外)正在兜售的自以為是的蠢話和公然的欺騙之間的脫節,是令人震驚、使人沮喪的。各種談論這次事件的放肆的聲音,似乎都加入了一場把公眾嬰兒化的運動。有誰敢承認這並不是「怯懦地」襲擊「文明」或「自由」或「人性」或「自由世界」,而是襲擊自我宣稱的世界超級大國,且襲擊是由於美國的某些結盟和行動的後果而發動的?有多少公民知道伊拉克正遭受的轟炸?而如果要使用「怯懦地」這個詞,那麼用它來形容那些遠在報復範圍之外的高空中殺人的人,也許比用它來形容那些決心要以自殺來殺人的人更恰當。在勇氣(一種在道德上中立的品德)的問題上:你要怎麼說星期二這場屠殺的實施者都可以,但不能說他們是懦夫。

  我們的領導人一心要我們相信一切都沒事。美國不害怕。「他們」會被逮到,會受懲罰(不管「他們」是誰)。我們有一位機器人總統,他向我們保證美國依然高高地站著。反對布希政府在國外實施的政策的各式各樣的公共人物,顯然都覺得可以不拘不束地僅僅宣稱他們與全體美國人民一道,團結一致和毫不懼怕地支持布希總統。評論家們告訴我們,已開設了悲傷安慰中心。當然,我們看不到任何關於發生在世貿中心和五角大樓工作人員身上的事情的可怖畫面。那會使我們氣餒。要等到星期四公職官員(再次,市長朱利亞尼是例外)才敢講出他們對死亡人數的一些估計。

  我們被告知,一切都沒事,或一切都將沒事,儘管這一天將成為恥辱之日,而美國此刻正處於戰爭狀態。但一切都不是沒事。並且,這不是珍珠港。需要思考很多事情,也許正被華盛頓和別的地方思考著,思考美國情報和反情報的巨大失敗,思考美國外交政策尤其是中東政策的未來,思考什麼才稱得上是一個明智的軍事防衛方案。但明白不過的是,我們的領導人—那些在政府機關工作的人,那些有志於在政府機關工作的人,那些曾經在政府機關工作的人—在重要媒體的主動共謀下,決定不讓公眾承受太多現實的重負。蘇聯黨代表大會那些獲一致鼓掌、沾沾自喜的庸俗話,在我們眼中似乎都是可鄙的。過去這幾天差不多所有美國官員和媒體發出的道貌岸然、掩蓋現實的辭令的一致性,似乎與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不相配。

  我們的領導人已讓我們知道他們認為他們的任務是一個操縱性的任務:建立信心和管理悲傷。政治,一個民主國家的政治—意味著容忍分歧,鼓勵坦率—已被心理治療取代。讓我們用一切手段一起悲傷。但讓我們不要一起愚蠢。些許的歷史意識也許有助我們理解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及還會繼續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國家是強大的,」我們一再被告知。我就不覺得這種話真的帶來安慰。誰會懷疑美國是強大的?但美國並非只需要強大。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