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氣候變遷政治學
  人們大多已知氣候變遷正威脅我們的生活,也知道應調整生活方式,珍惜資源,減少無謂浪費,實際上不論個人、企業與政府都很難貫徹,許多政府喊著要節能減碳,卻又竭盡所能制定各種背道而馳的政策,《氣候變遷政治學》一書呼籲,人們需要一套不同的政治學,必須要求政府改變思維,制定真正能因應氣候變遷的政策。

  作者安東尼‧紀登斯是國際知名人物,曾任劍橋大學教授、倫敦政經學院院長,也是英國上議院議員,過去為台灣所知的是提出第三條路,即左派、右派之外的修正之路,才可解決問題。身為英國學術界重量級人物,他對環境議題的重要主張,使得這本書受到注意,他甚至被譽為繼凱恩斯後,對政府政策最具影響力的學者。

  不過,他的主張面臨兩個很直接的阻礙,一是大部分政府了解面對環境議題,必須克制過度消費現象,但又擔心會因此打擊國家經濟,結果造成政府推出的經濟政策往往變成進一步摧毀環境的手,把氣候暖化問題推到更惡劣的地步;二是全球三年來陷入金融風暴帶來的低迷景氣中,許多政府必須先解決財政困窘問題,才有餘力處理環境議題。

  作者具體建議政府必須落實政治與經濟匯流,全力扶植真能改善環境的產業並主動提供誘因,激發企業努力朝這個方向努力;政府也該把氣候變遷的課題進一步與人們的生活結合,例如課徵碳稅,讓大家了解立刻開始努力改善環境,有助切身利益。千萬不可把環境議題看成未來式而延遲該有的行動,就是請讀者從現在開始搶救氣候變遷的大作戰。


.作者:安東尼.紀登斯
.譯者:黃煜文、高忠義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1/05/06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這是一本關於惡夢、大災難,以及夢想的書。這本書也與每日生活有關,與讓我們生活得以存續的例行運作有關。它也和休旅車有關,又稱運動型多功能汽車,或四輪傳動車。本書持續詢問一個問題:為什麼還有人開休旅車?即使只有一個人,只多開一天,都不應該。那些休旅車駕駛人必須知道,他們的作為讓前所未見的世界氣候危機更加惡化。面對這些問題,還有什麼比他們可能正在損害人類文明的根基更令人憂心的呢?

  為了避免讀者無法明白,我要趕緊補充一下,休旅車只是一種隱喻。我可以這麼說:我們都是休旅車駕駛,因為我們當中太少人準備好面對此刻我們所面臨的威脅之深。對大多數人來說,柴米油鹽與抽象事物之間總存在著一道鴻溝,即使這個事物預示著未來氣候失序的可怕景象。幾乎全世界的人都聽過「氣候變遷」這個詞,也多少知道其中含意。它指的是現代工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正使得地球氣候逐漸暖化,對未來可能造成毀滅性的結果。但多數人就算不是完全沒努力,對於日常生活習慣的改變仍然做得太少,而這些習慣正是氣候變遷即將帶來的危機之根源。

  氣候變遷並不是偷偷摸摸地朝著我們而來。相反的,已經有許多著作討論氣候變遷及其可能結果。有識之士在這四分之一世紀,甚至更長的期間以來,已經表達對於地球氣候暖化的嚴重憂慮,但卻沒有產生多少影響。在過去幾年來,這個議題已經躍入討論與爭辯的最前線,而且參與者非僅單一國家,而是橫跨世界。然而,就全體人類社會而言,我們才剛開始採取必要的步驟,以因應我們與後代子孫面臨的威脅。全球暖化議題不同於其他問題,它牽涉範圍甚廣,而且主要是關乎未來。許多人表示,要對應此一問題,我們必須以接近戰爭的規模來進行動員;但在這個戰爭中,並沒有可識別、可與之交鋒的敵人。我們要處理的危險看來是抽象且難以定義的,但可能極具毀滅性。

  然而,即使得到再多關於威脅的訊息,我們仍然難以面對,因為這些威脅感覺上有些不真實,而且日子還是得過下去,不論歡喜悲傷。氣候變遷政治學必須處理我所說的「紀登斯的弔詭」(Giddens’s paradox)。也就是說,由於全球暖化帶來的危害在日常生活中並非有形的、立即的、明顯可見的,就算危害很可怕,許多人依然會袖手旁觀,未採取實際的作為。等到這些危害變得可見且嚴重時,再來採取嚴峻的措施,顯然已經太遲了。

紀登斯的弔詭

  我們對於氣候變遷問題的回應,在各個層面上幾乎都受到紀登斯的弔詭所影響。這也是為什麼對許多民眾來說,氣候變遷只是個依稀存在的議題,而非燃眉之急。民意調查顯示,社會大眾同意全球暖化是一個主要的威脅,但只有少數人願意為此大幅度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對菁英份子而言,氣候變遷只是方便他們進行姿態政治(gestural politics)──聽起來規模浩大,但大部分欠缺實質內容的計畫。

  本書多數篇幅著重於工業化國家的氣候變遷政策。這些國家排放出大量的溫室氣體到大氣層中,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必須為溫室氣體的排放量負起主要的控制責任。他們必須帶頭減少排放,建立低碳經濟(low-carbon economy),並促進必要的社會改革以整合所需要的各種改變。如果這些工業化國家不做,沒有別的國家會做。

  我將提出一項教人有些吃驚的主張:目前,我們並沒有氣候變遷的政治學。換句話說,我們尚未發展出一套分析方法,可以找出必要的政治革新以實現限制全球暖化的期望。缺乏此種分析方法是相當奇怪且說不過去的,因此我撰寫本書以彌補這樣的欠缺。我的方法以現實主義為基礎。許多人說,因應氣候變遷是個過於困難的課題,無法在正統政治學的範疇內加以處理。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同意這樣的說法,因為既有的政治思考方式必須有深遠的改變才行。不過我們必須配合既存的機制,且以尊重議會民主的方式進行。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