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狗男孩
  一個小男孩被父母遺棄,卻在流浪狗的世界存活,這是曾經躍上俄羅斯社會新聞版面的真人實事,以此為藍本寫成的長篇小說《狗男孩》,刻畫出狗對家人的愛極純、深且直接,狗無疑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對比之下,有些人類顯得更邪惡,甚至更像野獸,小男孩的親生母親就不如狗媽媽,此書讓讀者看到狗靈魂深處的純淨。

  作者夏娃‧荷南是澳洲著名小說家與文學評論家,也是人權主義者,一向對動物與人的關係、人性與獸性的關連性很有興趣,想寫出長篇小說,卻未找到方向,醞釀之中,看到跟著一群流浪狗生活兩年的俄羅斯四歲男孩被警察發現帶回,被科學家當成「狼少年」研究的新聞,而激發其創作「狗男孩」故事的靈感。

  書中四歲男孩小羅莫流浪街頭,遇一母狗,他跟到廢墟狗窩,學其他小狗趴下吸母狗的奶,與狗兄弟一起長大,後來人類抓他、虐待他,狗家人都尋著氣味把他救走。狗媽咪又撿回一個人類嬰兒,長大跑出去玩被抓,媒體震驚「狼少年」存在,科學家也想研究,小羅莫冒險營救而曝光,科學家更想研究他,最後用狠招把小羅莫的狗家人都毒死,狗媽咪臨死還不顧安危爬到他身邊要救他。

  讀到書裡小羅莫與狗媽咪、狗兄弟親如家人的真情流露,尤其遭遇生離死別時內心如撕裂般的痛苦,都令人同樣悲傷到淚流滿面。故事採取開放式結尾,小羅莫會自認是狗或想回人類世界?讀者可以設身處地幫他思考抉擇。而養狗的人看了此書會更有感觸,狗實在不如人複雜,人容易自以為是,有時關愛還有目的,故事間接點出的社會問題,則提醒大家不要遺忘貧窮角落的人們。


.作者:夏娃.荷南
.譯者:李佳純
.分類:文學
.出版社:啟示
.出版日期:2011/08/0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小羅莫從間斷的睡眠中醒來,全身僵硬,眼睛閉著。其他成員已經醒了。雖然大家都沒有動,空氣中的驚惶卻越來越高。他不知道,但牠們知道,陌生動物也知道。

  他趕緊摸索著前往遠處牆邊放武器的地方,感覺大家都已就位:最強壯的黑狗和灰弟靠近入口,在牠們後面來回踱步的是黃金母狗、媽咪、黑妹及棕弟。

  他摸著地板尋找釘滿釘子的木板。在他前方匍伏在地面的是白妹,耳朵壓平,露出牙齒。他聽見牠呲牙咧嘴的呼吸,感覺到牠的恐懼。大家也都知道他的位置,以及他會在黑暗中揮動木板。牠們保持距離守護著他。

  沒有味道。咆哮聲忽然在牠們之間傳開,他感覺大家的緊繃。還是沒有味道。他閉上眼睛以免繼續盲目盯著冰冷的黑暗,咬緊牙以免出聲尖叫,更用力揮舞,每一次吐氣都差點變成恐懼的喊叫。他繼續用力揮,打擊空氣。

  然後陌生動物的味道出現在身邊,家族的咆哮聲在空間裡爆開。他的面前出現重大騷動,撞擊、翻滾、嚎叫、咬啃、翻抓、喘氣然後一股怒濤湧起。他聽見灰弟痛得尖叫,翻滾夾雜碰撞的打鬥朝著狗窩而去又折返回來。

  面前的白妹向前衝,入口處附近展開兩場打鬥,低沉陌生的咆哮和喘氣聲從一邊移到另一邊。陌生的吼叫。黑暗入口處的翻抓;然後又是兇猛陌生的尖吼,更多的刮擦聲。他聽見媽咪的吼聲從咬緊牙關的嘴巴傳過來,每拉扯一次,陌生動物的低沉尖吼就從隧道往上傳。

  他聽見大家都在作戰和拉扯,然後是嘶啞的喘氣聲,他的家族專注而沉默,在扭打的忙亂中調整;更多嘶啞喘氣聲,隱約的掙扎。然後寂靜。

  大家鬆懈下來,他放下釘子板,全身發抖。他聞到血。媽咪和黃金母狗拖著一隻死掉的動物走到一邊,他們跟在旁邊嗅著其中的故事,嗅著逃到入口外的那隻所留下的痕跡。他們沒有試著走出去。灰弟來回移動的時候發出怪異的聲音——牠只用三條腿在走路。

  外面的陌生動物嗥叫,大家低吟受驚。這一次,他察覺大家跟著媽咪一起聚集在入口處。白妹還是在他面前平貼著地面,他察覺到在他和入口之間只有白妹。他喘著氣,把板子舉在面前。
這次他感覺陌生動物慢慢地從冰冷的洞進來,等待,然後降落到狗窩裡,停下來。

  狗群在媽咪命令下都屏息無聲。新來的東西讓空氣變得凝重,擋住從冰洞吹向他的風,然後他感覺到陌生動物因為看見他和白妹而僵硬,這時白妹已經開始發狂尖聲咆哮。然後他聽見強壯的後腿在地上施壓的微弱刮擦聲。一切都像慢動作。陌生動物無聲躍起到空中,只會落下一次:對,就是那裡!砰的刮擦聲。牠再次躍向空中,填滿了黑暗,飛越過白妹越來越高亢的吼聲朝他而來。就是現在!

  小羅莫使盡力氣揮動,往後跌到牆邊,釘子板卡進一個東西,從手上被扯掉。同時白妹的尖吼悶聲深深埋進血肉裡,然後他聞到熱騰騰的內臟被撕裂的味道。白妹和陌生動物一起摔在面前的地上,狗窩遠處爆發吼聲、尖吠聲、扭打聲。他聽見媽咪尖聲吼叫,嘴裡狠咬住的部分又多添了一點。

  他聽見有東西從冰洞滑下來,狂吼和扭打又爆發開來。兩場打鬥分散開來,滾到狗窩另一邊,他面對冰冷洞口,沒有防護。他瘋狂往左邊拍打尋找另一項武器,手指摸到棒子的時候他稍微冷靜下來,然後發現白妹還是在身邊,正在忙碌、繃緊,然後重新緊咬,一個微弱但明顯是喉嚨被掐住的聲音,對照被開膛的動物虛弱無力的刮擦聲。

  狗窩靜止下來,只剩碰撞、翻抓和從喉嚨深處發出的低吼聲。聞得出到處都是血和死亡的味道。他訓練自己的耳朵去聽牠們的聲音,因為他的其他感官都已經紊亂。他聽見黃金母狗和媽咪的致命緊咬。黑狗四處走動,對著冰冷洞口的氣流咆哮。白妹現在呼吸自如,但仍然緊咬著,就在他身旁。

  然後一陣扭打,黑妹也緊咬著可能是一條後腿肌腱。灰弟在床上痛苦喘氣,貼著地面。棕弟……他伸手到黑暗裡,耳朵裡都是不詳的預感。什麼都沒有。

  都沒有,還是都沒有。

慢慢地,狗窩裡的緊張氣氛緩和下來。他聽見正常的呼吸和動作,但胸口的壓力逐漸增加。他跌跌撞撞向前,盲目地伸出手,在毀壞的空間裡摸不清方向。白妹靠近他身邊,他抱著牠哭了起來,慢慢往其他狗聚集繃緊的地方前進。

  狗兒們用力深深地聞,鼻孔裡帶著棕弟的最後一絲溫暖,轉身離開,忽略那血肉模糊的一堆,彷彿牠也是陌生動物。

  小羅莫無法放手,顫抖的手指撫摸著兄弟的身體,沿著每一道傷口前進,輕輕地戳刺。他嗚咽著舔牠血淋淋的臉,像狗一樣哀嚎,然後罵了幾聲再好言相勸。他像從前那樣和棕弟蜷曲在一起。當他抽噎啜泣,試著平復心裡被黑暗和陌生動物戳空的地方,就連白妹也不過來。

  龐大的身體變得冰涼,發抖的小羅莫不得不到床上找其他狗取暖。

  除了小羅莫之外,大家都受了傷。灰弟傷得最重,前腿跛了,關節上方是一團凝結的血塊。白妹被第一隻陌生動物劃傷脅腹。媽咪美麗柔軟的耳朵被撕裂。黑妹臉上有一道疤,日後使得牠看起來更凶狠。其他則是脖子和肩膀被咬傷。

  大家躺在一起互舔,專心在每一道傷口。完畢的時候,屍體都掛滿冰柱,脆硬得像石頭。(摘錄自第一章)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