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千萬別跑
  你到過非洲野生動物保護區觀看獅子老虎花豹等猛獸嗎?《千萬別跑:我在波札那狩獵營擔任導遊的故事》一書告訴大家,非洲任何動物都跑得比你快,在那裡不論發生什麼事,都千萬別跑。彼得‧艾力森把他多年在非洲擔任導遊時許多有趣甚至非常驚險的遭遇寫成這本書,下筆和他講話一樣風趣,讀來常會忍不住暴笑。

  作者十九歲時為了挑戰自我到非洲旅行,後來錢被偷光,只好找工作籌錢,這樣的機緣使他成為狩獵營導遊,至今十七年,主要工作地點在波札那共和國,帶領遊客觀賞野生動物、進行生態旅遊導覽,經歷數百次探險。例如一次開車載遊客追蹤獅子,竟開到沼澤區陷下去,四名遊客在車尾縮成一團,他只好跑回營區求救。

  書中除了許多與野生動物幾乎短兵相接的驚險刺激描述,也有作者觀察遊客發現的民族文化差異與對待動物的差異。例如,日本遊客會以命令口吻要長頸鹿轉身讓他們拍照;再如非洲當地人問候語「你變胖了」是讚美,曾有一名在地導遊罹患愛滋病由胖變瘦,他死後,很多非洲朋友痛哭一場,未說片言隻字卻表達了一切。

  讀者還會讀到作者在狩獵營火晚會最愛講的故事,是波札那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和英國白人女子歷經重重阻礙終於修成正果的愛情故事,書中也傳遞許多生態保育常識,呼籲以保持警覺與愛心,和野生動物建立順應自然的關係,不過,在愉快的閱讀中,還是不要忘了思考如遊客帶著看戲心態去看野生動物的觀念不對、遊客不斷會干擾野生動物的生活環境等深沉的問題。


.作者:彼得.艾力森
.譯者:曾志傑
.分類:休閒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11/10/0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千萬別跑:我在波札那狩獵營擔任導遊的故事 Whatever you do,Don’t Run---True Tales of a Botswana Safari Guide》

狩獵營區的『寵物』

  位於波札那奧卡萬戈三角洲的曼波營區,最常在營區裡出沒遊走的「寵物」,竟然有疣豬、彎角羚、狒狒、巨型蜥蜴、猴子、鬣狗、麝香貓,還有連獅子都超怕的蜜獾!!

  艾提給了尤蘭達一隻剛出生的松鼠。

  雖然艾提聲稱是發現牠躺在樹根上才帶回來,但我們都懷疑,他是從松鼠窩裡偷來的。

  尤蘭達的丈夫葛蘭特非常不開心。

  「這艾提真該死!你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對吧?」他問我。「首先,她會沉迷於小松鼠,然後這隻松鼠會死在某種動物手裡,最後我要負責收拾殘局。」

  「而且,如果野生動物部門來查訪,發現你老婆養了隻松鼠當寵物,她會遭到逮捕。」我補充說明,好讓他更開心。國家公園內禁止任何人持有動物。就算艾提「真的」在樹下發現松鼠毫無防備、無助地倒在那,按照法律規定,他得把牠留在那等著豺狼來收拾。

  在曼波營裡的每個人之所以願意待在樹叢中工作,都是因為熱愛動物,我們大都想念孩提時代的寵物。所以不管有沒有違法,我們都無法眼睜睜看著小松鼠死去,於是便留下牠,給牠取名叫「小查」。

  小查出現之前,營區裡最接近寵物的是疣豬一家子,牠們幾乎整天待在營區。牠們個性溫和,可以容忍人們走近。除非牠們進食時我們靠得太近,牠們才會發出低沉的鼻息。牠們對我們沒有任何情感,可能是我們嚴格遵守「不能餵食野生動物」的規定吧。

  營隊本身及周遭也是其他動物的活動範圍,牠們通常會允許人們靠近,但不會被馴服。表現最放鬆的是一小群彎角羚,此外還有每隔幾天就來訪的狒狒部落、一隻超大巨蜥,以及一群每天報到的頑皮猴子。

  猴群很會製造麻煩。疣豬會滿足於自己的地盤,從來不會覬覦儲藏室的糧食,猴子不然,牠們總是密謀奪取我們的食物。下午開車獵遊之前,警衛會看管下午茶點,以免毛茸大盜來襲。但猴子會聲東擊西,先派一隻笨拙的同伴從警衛眼前飛奔而過,吸引注意力,同時間另一隻則扭腰擺臀地衝下樹,隨手抓個瑪芬或蛋糕就走。牠們甚至學會拉開帳篷的拉鍊,把毫無防備的遊客的行李撒在灌木叢裡,用內衣褲妝點滿是荊棘的樹,彷彿準備過耶誕節,樂此不疲。此外,牠們還喜愛閃亮的東西,玩上好幾小時也不膩。人們常常在走進浴室時嚇了一跳,發現猴子在洗手台上欣賞鏡子裡的倒影。

  牠們偷個不停,因此營隊裡只要是負責掌管食物跟飲料的經理,最後肯定會恨死猴子。我也跟猴子交手過,不過是出於另一個原因。

  對狩獵營導遊來說,「睡眠」是再珍貴不過的事。我清晨五點上工,工作到早午餐結束大約十一點。十一點到下午三點間,最多可能得跑三趟小機場,單趟就得花上四十分鐘。如果晚餐時與遊客同桌,可能得等到午夜才能休息。這樣的行程一週七天,連續三個月。三個月一期的叢林工作才過了一半,我就已經精疲力竭。少數不需要去小機場接送遊客的日子,我會直衝熱烘烘的帳篷,拿條浸濕的床單蓋住帳篷,躲在涼爽的濕氣下打盹個一小時左右。可是猴子似乎存心不想讓我好好睡午覺,牠們很愛爬到離我帳篷最近的高處,往緊繃的帆布屋頂縱身一跳。

  我住的「房子」不過是用帆布圍著四根插在地上的竿子,前後用拉鍊封上。其中兩根柱子較高,屋頂的長條帆布向下傾斜,如此一來雨季時雨水才不會積在屋頂上。對猴子來說,這片緊繃的帆布簡直是面大鼓,每當我放鬆到口水直流,牠們就會熟練地降落在屋頂上。重擊聲規律得像是軍樂擊鼓,連士官長聽了都要肅然起敬。接著,猴子四腳並用蹦蹦跳跳地爬上屋頂的頂端,跳上最近的樹再往上爬,然後再重來一遍。

  就算我衝出帳篷對牠們吼叫也於事無補,只會看見一張張灰色茸毛圈住的臉衝著我,像是在對我笑。有些猴子甚至會「咕!咕!」地叫著,好似在說牠們覺得我多有趣,又像是對我下巴的鬍子有意見。惱人的是只要我一進屋裡,牠們又會開始在屋頂彈跳,不斷傳來「砰!嘎咚,嘎咚,嘎咚,嘎咚!」的聲音,我實在無法說服自己把這聲音當成催眠曲。

  某天,我視線朦朧、滿嘴苦澀,搖搖晃晃地走出帳篷。這群搞怪的波札那「彈簧墊隊」(我正好想到這名字)令我沮喪得想哭,我撿起根棍子往猴子丟過去,沒打中,其中一隻卻叫著:「唧!」我當下愣住了。牠這次的叫聲不是「咕」。

  這是個重大的發現。

  我略懂猴子的語言,且會特別留意「唧」這種叫聲。這聲音是警訊。若是開車途中聽到猴子這麼叫,我會找找看是打哪傳來的,並觀察猴子正往哪兒看,找出是什麼肉食動物嚇著牠們。如果是輕微恐慌,通常是蛇;若反應激烈,那就是獅子或獵豹。至於極度的歇斯底里,則是看見花豹才會有的反應——因為花豹會爬樹。看來,猴子誤以為我丟出的棍子是蛇。想到這兒,我靈光乍現。

  「我要借這個。」我對尤蘭達說。她坐在辦公室,身旁全是為了補貼營隊收入而販售的古玩藝品。我抓了個絨毛玩偶,想了一下,又抓了條小圍巾。「還有這個。」說完便一股腦兒往外跑。尤蘭達老認為我在陽光下待太久,又沒有拿東西遮蔽頭部,腦子都燒壞了,這古怪的行徑剛好印證她的看法。

  我跑回房時,猴子正在屋頂大鬧。我一靠近,牠們就爬到附近的樹枝上,顯然不打算收兵,只是坐在樹枝上擺動,偶爾發出「咕」的聲音,我確信牠們是在嘲笑我。

  「咕你個頭!」我說,然後從圍巾底下抽出一個玩偶——一隻雖然做得不大像,但已足夠把猴子嚇得屁滾尿流的花豹。牠們立刻抓狂!「唧!唧唧唧唧唧!唧!」一整群猴子全逃到好幾棵樹之外,緊盯著我握在手中的肉食動物。我把花豹玩偶左右拋擲,牠們的叫聲提高了八度。居然這麼好騙,真是出乎我意料,不過我很滿意。當我把玩偶拋到空中,牠們的反應甚至更激烈。整群猴子齊聲大叫:「唧!」其中一隻甚至從樹上摔下來。猴群一邊叫著:「唧唧唧唧!」一邊逃之夭夭。我想牠們是在說:「我的天,你看到了沒?會飛的花豹!」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