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豆鼠回家
  知名作家劉克襄在兒子小時候,每天晚上在床邊編講童話故事給兒子聽,如今是記憶中陪著兒子與一家人成長的重要片斷。他在長大的兒子催問下,將以前寫過的豆鼠系列童話故事改寫,加上親自繪畫的彩色插圖,重新編輯出版,提供更多大人和孩子分享,這就是《豆鼠回家》,一本以動物為題材的少年小說。

  作者藉由一群豆鼠因為棲地糧食逐漸不夠,必須遷徙尋找新棲地,甚至在遷徙過程發生與其他族群衝突的故事,隱喻人類社會也存在類似問題,例如生存領地競爭、土地資源保護。書中描述很多動物生活的習性,原本一些枯燥的知識都化為有趣的故事和情節,讓大家對於人類生活環境和動物,有了更深層、更豐富的理解。


  除了作者具有自然的專長背景,這本小說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兼具生物知識的深度、文學想像與趣味,這在台灣的少年小說中,相當少見。 書名指出現代人類普遍性的課題,就是大家都在找家,因此產生的戰爭與悲劇,其間有許多發人深省的故事。因此,口吻雖是童話式,小學生看仍有一些難度,少年與大人閱讀則非常合適。

  將十幾年前的童話作品改寫,其實是作者父子共同編織,故事中更放了許多詩句,展現劉克襄詩人的另一面,讀來相當迷人與溫馨。伴隨孩子成長的意義,固然對作者別具深意,但也可看出,故事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比什麼教訓都有用,小時聽過的故事,可能記得一輩子,也顯見說故事是親子溝通最好的方式。寒假又快到來,本書將是極佳的親子故事書。


.作者:劉克襄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1/12/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零壹

  「這是什麼樹?」紅毛也好奇起來,因為一路上,這還是牠首次見到冒芽的枯樹。

  「不知道,以前在大森林裡沒有見過。」綠皮伸手折斷一根,試著輕咬嫩芽,「還不錯,只是有點苦味。」

  「小心不能亂吃,萬一中毒,我們可是無法救你。」菊子走過來,鄭重地警告綠皮,「我們帶來的扁豆還有,不需要冒這個險。」

  綠皮又聳肩苦笑,特別跟菊子解釋,「我擔心的是扁豆告罄時,尚未找到『歌地』,我們恐怕就必須刨樹根,或者找塊莖了。」

  牠們把急欲尋找的森林稱之為「歌地」。一個想像中的美麗森林,比大森林更為豐饒。

  「找不到,無臉回大森林,只有死路一條,不需要如此苟活。」紅毛不知想到那裡,悲壯地申明。

  綠皮看菊子和紅毛都如此嚴肅,未再爭辯下去。牠繼續注意四周有無發芽的小樹,這幾日旅途裡,這種小樹,牠曾看過四五回。那兒的地面看來都比較潮溼。這株枯木四周的環境看來像是暫時枯乾的小河床。牠猜想,假如再循著上游走去,或許不難發現水源。

  綠皮又注視到不遠處有一顆裸露的頭骨,牠靠過去檢視。那頭骨顯然才被啃咬過,殘餘的腏肉依舊相當新鮮。

  其他兩位也發現了。紅毛急問道,「怎麼回事?」
「這是豆鼠的骨頭,奇怪了?難道還有其他的豆鼠在這兒?」菊子說。

  「會不會是黃月牠們?」綠皮失聲道。

  「不要亂講,牠們往西北走,怎麼可能在這兒出現。」菊子斥責綠皮,繼續研判。

  「骨頭都碎裂了,會不會是大鵟咬死的傑作?還是白狐?」綠皮胡亂問道。

  會是白狐嗎?三隻豆鼠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大鵟只在白天空曠的荒原活動。白狐可是連夜晚也會現身。以前,牠們在森林邊緣就常遇見這種神出鬼沒的敵害。面對白狐,只有一群豆鼠的力量才可能驅退,單單牠們三隻豆鼠,只有等著被獵殺的份。

  「不太可能,白狐咬的痕跡比較深。可能是荒原乾燥才能保持這樣的新鮮,咬過的動物應該早就遠離。」菊子如此推斷,但其他兩隻豆鼠還是緊張起來了。

  「我寧可掉入流沙裡,也不願意被白狐咬死!」綠皮說。

  紅毛再瞪牠一眼,綠皮才不好說下去。

  天色黑了後,氣溫頓時轉涼。更教牠們煩惱的是,起風了,而且是很強烈的東北風,吹得附近的沙石不斷地翻滾,橫掃。

  隔天凌晨,風停了。明淨的月光下,牠們再度掮起乾皺的扁豆與水量不多的袋子,朝西方出發了。昨天遇見大鵟後,牠們更徹底改變行走的方式。趁天亮前疾走一段路,天亮後就躲到枯枝或凹坑休息,直到黃昏時再走。

  「菊子,你覺得未來的行程如何?」綠皮憂心地問前面的菊子。

  菊子未答腔,綠皮明顯地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過了許久,菊子反而問道,「扁豆還能支持幾天?」
綠皮想了很久,才答道,「兩天。」

  菊子仰天看著月光,喃喃自語起來。「或許,我們應該趕快回到大森林,準備更多食物再回來。」

  綠皮點點頭,牠已經開始想家了。

  「回去的話那就太失望了。我寧可自己像過去的探險隊一樣,消失在這片荒原,唯有記錄在竹簡上的探險事蹟,讓後代的豆鼠子孫們流傳吧!」紅毛堅決地說。
牠的意思十分明顯,就是繼續尋找。不過,菊子如果決定要回去,也只好聽從命令。只是,牠很懷疑,離開時走了一個星期,兩天回得去嗎?

  綠皮似乎猜透了牠的心事般,「省一點可以撐四天,回去的路上,哪些地方有水源也比較清楚。

  綠皮一提及水,牠們都覺得口渴了。已經好幾天沒有暢快喝水,水袋的儲水所剩有限,牠們一路都在擔心水的來源。但誠如紅毛所說,雖然不免萌生掉回頭的打算,畢竟不願空手返家,讓豆鼠們嘲笑。牠們繼續走在遠離大森林的路上,朝傳說中「歌地」的方向前進。

  走在最後的綠皮發現,月光下的荒原反而呈現一股死寂的美。「雖然不是森林,到處有死亡的陰影,還是美麗的大地啊!」牠在心裡感嘆道。如果不是為食物和水發愁,牠倒是有一番心情想好好坐下來休息,欣賞四周的景色。

  「等一下!」紅毛突然擋住菊子低聲喝道。綠皮彷彿才驚醒,不知所措地慌張上前。紅毛嗅聞了一下空氣,覺得不太對勁。三隻豆鼠急忙趴在地面,豎耳傾聽。牠們確定了,不遠的地方真有動物踩踏著沙石的聲音,朝這兒前來。

  「白狐!」牠們心裡同時暗叫著這天敵的名字,再次面面相覷,嚇得渾身發抖。這時逃跑已來不及。三隻豆鼠急忙快速挖洞,把自己全給埋入沙堆裡,祈禱著即將到來的白狐漠然不覺,奔跑而過。

  月光下的沙丘上,迅速出現了三個不甚明顯的橢圓小沙堆。

  那踩踏聲果真愈來愈接近,最後抵達沙堆。來者停了下來,對三個隆起的沙堆似乎充滿疑惑。可是,並未企圖翻挖。未過多久,又緩緩出發了。

  沙丘裡一隻豆鼠卻好奇地撥開土塊,朝那隻動物大叫,「黃月!」

  喊叫的是菊子,因為牠覺得抵達的聲音太奇怪了,雖然未聽過白狐的踩踏。這個聲音卻十分熟悉,因為每天都聽到,是大森林豆鼠的腳步聲!菊子這一叫,那隻動物停下了蹣跚的腳步,顫抖地轉身,看到菊子從土堆裡冒出時,情緒失控地慘叫,「啊!」旋即虛弱地頹倒在地。

  菊子猜的果然沒錯,剛剛走過是一隻豆鼠。地上昏躺下來的,正是黃月。黃月意外地出現在牠們往西南的路上。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