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柔軟成就不凡
  以台灣特色設計的創意麵包勇奪世界冠軍的麵包大師吳寶春,揚名全球後在台灣鄉里扶持年輕人與本土食材農家出頭天,令人想探究他的成長過程。《柔軟成就不凡》一書就是他的傳記,書中所述他長大過程中的教育情形,現在偏鄉仍然看到,難免令大家反省,為什麼偏鄉的教育情況沒有多大改善?孩子們還是被放棄。

  我們一直知道台灣的教育是精英教育,只在乎金字塔頂端的百分之一,其餘百分之九十九的孩子被陪葬,令人心中不忍。有人看到偏鄉學校學生被放棄時,會思考難道他們的父母沒有納稅嗎?為什麼他們受到三等公民待遇?早早被人放棄而自生自滅。吳寶春能出頭,主要是他後來覺醒要幫助媽媽,他一定要能賺錢,也就必須要有一技之長。人只要有心學,沒有學不會的。

  這本書讓大家想想,還要浪費多少孩子的生命,我們才會覺醒?而要改變一個觀念需要大多數人有共識,這共識來自教育,來自閱讀。書中文字寫得很流暢,淺顯易讀,讓大家了解,台灣的教育不改,台灣就沒有前途,多少的孩子像吳寶春一樣,在教室中坐一整天鴨子聽雷,浪費了青春。為何不教他們一些技藝呢?

  當教育部把訓練孩子工藝的時數從每週六小時砍成三小時,技職司的官員們有下鄉去看一下全班趴在桌上睡,老師在教英文文法的情況嗎?當他二十六個字母都記不全時,教他再多,有意義嗎?教育是國家的命脈,不能再蹉跎。書中結局振奮人心,但也提醒讀者省思,台灣還有多少孩子無法出頭,這些孩子等待的就是我們改革教育的心。


.作者:吳寶春、劉永毅/合著
.譯者:
.分類:教育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0/02/0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柔軟成就不凡:奧林匹克麵包師吳寶春》

夢想的再出擊

  因為小時候常被欺負,大概是反向的刺激,所以我心裡特別想當英雄,夢想著自己站在高高的領獎台上,接受下面萬頭鑽動的人潮的歡呼。就像小時候看到台灣少棒隊得到世界冠軍的榮譽回國後,站在吉普車上遊街,大街小巷的人都跑出來招手、歡呼一樣。

  類似的情景,曾在我夢中多次出現,夢中的我身分變來變去,有時是勇敢的軍人,立下保家衛國的功勳;有時是身手矯健的運動選手,在運動場上締造了舉世同欽的紀錄;有一次,我甚至夢到自己是正義的超人,打擊犯罪,將灰頭土臉的罪犯扔進監獄,贏得市民的喝采……但我卻從來沒有夢見過自己以麵包師的身分贏得任何可以讓人為之歡呼、喝采的榮譽。

  帕莎蒂娜烘焙坊的日常工作,在我的安排之下,雖不至於從早忙到晚,但行政和研發工作仍佔去很多時間,常常在同事下班後,我還待在廚房研發。週末或其他閒暇時間,我仍得抽空兼差當講師或顧問,再扣掉赴日本進修的時間,能留給家人的時間實在少得可憐。

  在忙碌滿檔的日子裡,如想去參加曠日費時的比賽,以麵包師的身分贏得世界級的榮譽,在時間、金錢、精力上都嫌奢侈,但這並不表示我沒有夢想。

  我在品屋工作時,有同事拿了一本日本的烘焙雜誌給我看,其中正好刊有「樂斯福第一屆世界盃麵包大賽」的報導。「怎麼有這麼漂亮的麵包?!」當我看到雜誌上所刊登的、優勝隊伍作品琳瑯滿目的麵包照片時,我簡直為之震撼。這些麵包可稱之為完美,不僅曲線優美、自然,色澤柔和,讓人產生看了就舒服的感受;而且這些麵包一個個都像開模生產製造的商品,全都長得一模一樣。我用手輕輕摸著這些美麗的圖片,心裡竟然產生一種想要大快朵頤的感覺。

  我從未親眼目睹過如此有震撼力的麵包。欣羨之餘,我的心裡生出一個想法:「如果我也能做出這樣的麵包該有多好!」

  當時我的日文還不好,用半猜半矇的方式,我大概知道這是世界級的麵包比賽,參加比賽的麵包師傅是一批世界上最優秀的麵包師傅。我心裡不禁默默在想:「若有一天,我也能代表國家出國比賽,那該多好?」但自己心裡也覺得好笑,圖片上的歐式麵包我根本沒有接觸過,這種程度要去參加最高殿堂的比賽,似乎有點自不量力吧!

  從十七歲時當學徒的那一天,一直到我三十五歲在帕莎蒂娜擔任烘焙主廚,我一直有「想要成功,想要出人頭地」的信念。這信念是如此強烈,使我生出力量、勇氣,支持我一路走來克服許多困難,朝著「成功」、「出人頭地」的目標前進。

  但年歲漸長,成了家,有了小孩及一份不錯的工作後,我忽然產生了疑惑:這就是成功嗎?這就是出人頭地嗎?我真的不知道。

  二十四、五歲前的目標很明確:幫母親將會款付清、讓她生活無憂無慮、成為主廚……到了三十五歲,母親過世後,以前這些奮鬥的目標好像消失了。還好,此時我重新發現了老麵和麵包世界的迷人,並真心愛上了麵包。對麵包的濃厚興趣令我一直維持著看似有意義、也有滋有味的生活。但在中年危機提早發作時,我還是忍不住會問自己:「這真的是你要的全部嗎?」如果日子一直平靜無波下去,我又如何實現對媽媽的承諾:「我要將媽媽的愛流傳下去!」

  有「烘焙界奧林匹克」之譽的樂斯福盃世界麵包大賽,就是在這時闖進我的生命,一下子成為我生活中的主軸。

  此時離我二十七歲在日本麵包雜誌上看到世界麵包大賽的報導,心中生出「若有一天,能夠代表國家比賽,那該有多好!」的壯志時,已經過了九年。雖然有這股「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的氣魄,但我從沒想到美夢有成真的一天。但「世界上有各種可能性。」這句話再度鼓舞了我的豪氣:不去試看看,怎麼知道不可能。

  而且,我一向相信,只有想不到的事情,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我真心想要什麼東西,全世界都會來幫忙。於是,我很豪氣地決定了一個更宏遠的目標:要超越高雄、台灣、亞洲的格局,要站上世界的舞台,要挑戰全世界最優秀的一群麵包師傅,和他們同堂競爭,一較長短。

  二○○五年的世界麵包大賽,台灣並沒有代表隊參加,是由中國代表台灣參加。這個情形引起了國內烘焙業的注意與不滿,許多人認為台灣的烘焙水準不比大陸差,為什麼我們不自己派出代表隊參加?這個想法引起了很多人的贊同,於是決定在二○○六年要派出台灣自己的隊伍。由中華穀類食品工業技術研究所主辦選拔之事,於二○○五年底進行台灣地區的初賽,並於翌年三月初在台北國際烘焙展中進行複賽、決賽。

  這時,我生命中的另一個貴人──台南著名的原物料進口商喬禾國際公司總經理王冠堯出現,他邀請我參加以喬禾名義組成的參賽隊伍。他和我談了很久,終於用一句話打動了我:「台灣烘焙業應該要走上國際。」而且,他之所以願意組隊參加,也是抱著回饋的態度。「在三十歲以前,我遇到過很多貴人;三十歲之後,我也要當很多人的貴人。」我看著他,心想:「如果能夠站上國際,也能算是一種出人頭地吧!」

  必須承認的是,我在考慮參加比賽時,並未單純地只是把它當成一場比賽而已,我還希望能夠藉此實現媽媽過世時,我在救護車上對她許下的心願:我為榮耀她,要把她的愛流傳下去!這是我的目標、我的理想,我告訴自己,在成功之前發生的任何挫折、瓶頸、困難,我都會視為是達成此一目標的考驗。

  自從媽媽過世後,我常想起媽媽的種種,想起父親去世後我們母子相依為命時,生活上發生的點點滴滴,有一次,想到我帶肉包當早點給吃素的媽媽,她臉上露出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有時想到,從小不知道媽媽的辛苦,直到出社會後,每天累到快趴下才賺一點點錢,才體會到媽媽一個人做工維持家計的辛苦時,眼淚就不由自主掉下來。

  有時,實在太想念媽媽,我也會對著媽媽的照片說話。我相信,在天上的她,一定能聽見我對她說的話。
對我而言,以參加比賽來懷念母親、榮耀母親,並努力將她的愛散播出去,此事意義重大。而我也有信心,不管前進的風雨再大,我都會讓自己不斷地往前走,跌倒了,爬起來,再向前走。

  這是我對媽媽的承諾,我一定要完成它。

  我期待,當我成功的那一天,和天上的媽媽一起享受那種英雄凱旋歸來的榮耀感覺。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