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毓老真精神
  毓老,為愛新覺羅.金城,禮親王代善之裔孫。來台後,長年生活簡樸,一張床,幾個碗,卻無法掩藏他的非凡氣宇。他興建滿族博物館,開辦滿學研究院,在現代教育體制之外自辦書院,收徒授課,承襲中國口述講經的傳統,為逐漸西化的台灣留著更純粹的中華血脈。這本毓老晚年弟子張輝誠所完成的書,為毓老一生留下珍貴身影。

.作者:張輝誠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12/07/2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毓老師修永陵

  在新賓辦好事,回到瀋陽,毓老師和蔡明勳特地去參觀參藥廠,查看如何做人參。再到瀋陽草藥市集,市集非常大,大到從入口看不到盡頭,蔡明勳花了六十塊人民幣買了一整背包的白參。毓老師嘆息說:「在東北,白參價格就像蘿蔔,可惜了。」這就更加深了毓老師要做紅參的產業。

  參觀完之後,就取道從北京回到台灣。

  隔兩年,毓老師又回到新賓,見永陵啟運殿兩旁配殿(即果房和膳房)因大水氾濫而沖毀,毓老師表示願意捐款修復。經過當地政府單位請人估算,工程費用約二十萬人民幣。─毓老師回台後,即將款項捐出。

  一九九七年,毓老師又在張哥的陪同下至新賓。當時並未知會新賓縣政府,直接從瀋陽坐客運車到新賓,車上沒有座位,老師就拿張板凳坐在過道上,一路晃到新賓。當時新賓民生凋敝,連間像樣的賓館、飯館都沒有,這才又通知新賓縣政府設法解決住食問題。毓老師原以為廂房已經修建完成,於是問縣政府派來為他做飯,但還不知道毓老師身分的廚師:「是不是有位台灣的旗人捐款將果膳房修好了?」御廚答:「沒有,您老聽誰說的?」老先生接著說:「有啊!我聽人說已經修好了。」廚師答:「您老去看看就知道了。」

  去到永陵一看,果真還沒蓋。一問之下,才知道捐款被吞沒了,新賓縣政府於是又趕緊撥款,重修廂房。但因事隔一年,物價上漲,預算追加到六十餘萬,毓老師又補上差額。在新賓期間,有一晚毓老師和張哥就住在永陵旁的警衛宿舍,為祖宗守陵。警衛宿舍極簡陋,只有兩張床,入夜後氣溫降低,只多準備了取暖用燈。

  隔一年,一九九八年才全部完工。在此之前,毓老師曾特地請杭州名家做了一對石獅子,擺放在永陵大門(但實際上刻得並不好,除了尺寸太小之外,雕工也顯粗糙。老師原有意再另做一對),下方刻有「禮烈裔孫金成偕台北奉元書院諸生恭獻,一九九七年五月」。

  毓老師主動捐款重修永陵一事傳到中國高層,於是撥款修建新賓基礎建設,蓋馬路、重修赫圖阿拉城老城牆,進而帶動新賓發展(因此可以說改革開放之後,新賓縣的發展源於毓老師)。新賓縣政府為了感謝毓老師重修永陵的心意及行動,特地讓毓老師自行選擇一塊地,供作回鄉居住之用,七十年無償使用,並曾立下一紙契約:「愛新覺羅˙毓鋆先生:永陵是滿族的故鄉,您作為滿族的後裔,雖身居異鄉,卻把愛傾注在故鄉,為弘揚民族文化,作出了貢獻。為表達家鄉人民對您的感激之情,歡迎您回鄉居住,永陵鎮人民政府自願將老城地藏寺東南十一.三畝土地的使用權餽贈給您,贈期為七十年,做為住宅建設用地。永陵鎮人民政府。一九九七年九月廿六日。」毓老師在張哥陪同下,在地藏寺東南荒山野地中,親自爬上山坡,四處察看,終於相中其中一塊地。只是毓老師並非要拿來興建私人住宅,而是要蓋滿學研究院暨滿族博物館。

  一九九九年,滿學研究院在世代修築故宮的大連設計師徐德凝完成宮殿式設計圖之後,便開始如火如荼興建了。當初起建時,由當地官員負責監工,張哥則負責從台灣帶錢飛到新賓去支付各期工程款。當時大陸還沒有匯款管道,連美金和旅行支票,在當地銀行匯兌需要一個月,因此都是張哥身懷鉅款前往付現。有時張哥太忙,無法前往,就由阮品嘉幫忙去大陸送錢。過了一段時間,兩岸才有了匯款管道,張哥就不用帶那麼多現金前往了。

  滿學研究院原先的預算是六百萬人民幣,但因為毓老師堅持使用物料都要用最好的,於是預算一路追加,直到一千兩百萬人民幣。

  毓老師之所以有能力蓋滿學研究院,一方面是一生講學所收的學費,另一方面則是幫助經商所得。老師幫助經商的經過是,一九九二年,學生龍靜國(張哥說其為人熱情、廣交遊、英文好、改入美籍,當初毓老師讓張哥成立「夏學社」刊印古籍,就是龍靜國負責總經銷、到處展覽、負責銷售,幫助毓老師很多,也很順服毓老師),在毓老師的幫助下,於海南島成立鋸片公司。鋸片是切割工具,鑲有人工鑽石。鋸片公司經過兩年的買賣經營,賺了上億元台幣,龍靜國取了十分之一的利潤,一千萬,回報給毓老師。

  一九九五年,毓老師又命令張哥與德國廠商合作,由中國官方投資,協助德國廠商在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設廠,生產人工鑽石,並從美國聘請學生賈秉坤博士(UCLA核子工程系畢業)回到台灣,轉往大陸保定、涿州協助設廠事宜,賈秉坤更和張哥同到德國漢堡學習設計廠房事宜一個月(後來賈秉坤因故離開,並未參與實際建廠)。張哥回到中國之後,便成立「中國人工鑽石製造廠」,從一九九五到一九九七年順利完成設廠,並將工廠轉交給中國及德國共同經營,德國廠商為感謝毓老師的大力相助,特地贈與五十萬馬克(約一千萬台幣),做為謝酬。

  毓老師便用這得來的兩千萬,加上一生教書所得,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投入興建滿學研究院,直到二○○一年完工,耗費一千兩百萬人民幣(約六千萬台幣),一生積蓄,為之一空。(新賓縣政府為感謝毓老師特地於館內勒石鐫詩,詩云:「故都赫城湖正東,祖肇堂雅氣恢弘,建州赤子懷故里,覺羅後裔眷鄉情,慎終追遠緬先祖,鑑往知來識前清,龍興之地話今古,毓老功德譽世銘。」赫圖阿拉城文物管理所,二○○二年九月一日。)

  二○○三年,毓老師回到新賓,看到永陵廂房修妥、滿族博物館暨滿學研究院建成,非常開心,認為是此生最大的成就之一。

  二○○四年,永陵作為明清皇家陵寢的擴展項目盛京三陵之一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毓老師非常開心,用老人家的話就是:「得了金牌獎!」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