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天空的眼睛
  夏曼‧藍波安最新長篇力作,他一貫融和達悟與漢語的文字功力,已經更加地洗練純熟,而全書交織達悟族人的命運,宇宙自然觀,以及特有的迷人童話與神話,更彷彿夾雜夢幻與現實的故事種籽,沉浮在美麗又悲傷的大藍海洋上。

.作者:夏曼‧藍波安
.譯者:
.分類:小說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2/08/02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海洋如同星空,星空如同海洋,自亙古久遠的混沌起,即是各個族群移動的世界,也是隱埋各自的神話故事的起源。我的族群,我的祖先在水世界也演進了數千年,我們民族的演進,其實不是海洋生物科學家感興趣的,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畢竟,身世被「解密」也就沒有了神秘感。

  在我小時候,曾經從我的曾祖父聽過達悟人的祖先的祖先的更久遠的祖先,就口述了這樣的一則故事,對於這樣的故事,做為文明人的你,可以不用費盡智力,數學邏輯推算去相信,我作為「魚」,我說故事的合理性,但你也不可以整天整年坐在電腦、電視前即知天下事,嘲笑這則故事的荒謬性……,聽說:

  有一群人住在天空,達悟人稱他們為「Ta-u do Langarahen」意思是,從陸地島嶼被仰望的一群人,他們是監控、記錄達悟人日常做善事做壞事的眾神,每個達悟人自出生起就有一位他〈她〉的天神紀錄員,記錄他〈她〉的日常行為,是人的亡靈的審判官,牠們依據人在陽間累積善惡的多寡,迎送到達悟人亡靈的天堂──白色的島嶼,或是壞事做多的人就丟到潮濕的海底地窯。據說住在天空的眾神,有一對兄妹的爺爺,名叫Si Omzapaw,是眾天神的頭神,祂右膝蓋(1)的神,名叫Si Omana,創造人類之神,祂左膝蓋的神,名叫Si Omima(2),創造海陸洋多樣生態之神。Si Omzapaw神問這一對兄妹說:「這個島嶼很美,願不願意當小島的始祖?」「願意!」於是把祂這一對孫子送到「Pongso noTa-u」〈人類的島嶼,今稱蘭嶼島,日本人稱紅頭嶼〉,後來妹妹在這個島嶼成了達悟人竹系的始祖(3),哥哥是石系的始祖。

  天神又在海洋開了一道路稱之洋流,說是飛魚族群旅行的路線,有一天竹系與石系的後裔觸犯了天條:就是把飛魚與一般的海鮮貝類混煮在一起,因而「人與魚」同時的生病,幾乎危及到族群滅絕的地步,天神於是請託飛魚群的頭領,Mavaheng so Panid〈黑翅飛魚神〉託夢給石系始祖的先知,說明雙方為何集體生病的原委,翌日清晨相約在Yabnoy〈地名〉的海塘,黑翅飛魚神就飛到海塘裡指導石系始祖分類魚類的知識(4)。從那時的人與魚的盟約起,達悟人就組成了飛魚漁撈的父系祭祀漁團,以及傳授歲時祭儀,農耕漁獵的曆法(5)。據說,當時的那些人並不是「真人」,說是半人半鬼,他們的演化到了「真人」的特徵之後,他們從山谷的地方遷移到Jicyakawyan〈地名〉近海的山丘上。

  有一天,一群人沿著陡峭的礁峰尋找一條可以下去海邊的路的時候,當他們俯視著湛藍的海面,數不清的魚兒在水中漫游,令他們驚奇萬分。有一尾特大的魚,被午後的陽光照射海面的時候,其銀白的身軀從海裡折射一道光,比陽光更為刺眼的光,到了晚上,龐大的身軀又被月光照射,如巨大的鱗片放射一閃一閃的螢光,石系後裔因而宰殺一頭羊,用其內臟綁在一根堅硬的一字型的木頭做為誘餌,他們也捻了一條粗繩,粗繩繫在一根如大腿粗大的竹子的末梢,根底插入在礁岩縫裡來固定,爾後把誘餌拋向海裡,此時眾人站立在礁岩上俯視著那尾一閃一閃的大魚動靜,沒有多久大魚吞食了羊的內臟,一字型的木頭便卡在其喉頭,大魚奮力的往深海拉,粗大的竹子瞬間被拉成弓箭型,一回兩回的拉扯,粗大的竹子恢復成原形的旗竿,是大魚停止抗爭,弓箭型的時候是大魚奮力逃脫的狀態,過了許久,就在大魚做最後一搏的抗拒,把繩索拉到海底的時候,體力已耗盡,就在此刻竹子由弓箭型轉為旗竿的時候,大魚被彈回到陸地,因此那條大魚就被稱為manilacilat,就是一閃一閃的魚,就是達悟人現在稱的cilat〈浪人鰺〉,我就是manilacilat的族裔。那一夜,他們的吃飽,他們的勝利,唱了一首歌:

  Kongo paro kamowamong ya dobou do zajid
  在船底悠悠自在的,不知道是什麼魚
  Am mowamong no pinonozayin namen
  那是坐在船尾的獵魚高手的魚
  Ka tokatokad na mangay do ilawod
  有時候他游到遠方的島嶼
  Karaneranes na mangay do irala
  有時候游回我們的島嶼
  Mapi raparapa so atey no vik
  享盡豬肉所有的內臟
  Ivagot da so panarosarowayin6
  我們以碩大的芋頭與大魚為主食

  「漆黑的夜色,一尾巨大的浪人鰺悠悠自在於船底,十人船的獵魚團隊驚訝掠食大魚的浮升,天空的眼睛照明下,浪人鰺散發出魚身的銀光,浪人鰺有時候游到遙遠的海平線,在飛魚季節回到我們的島嶼,大海是牠的世界,把我們餵食牠的魚餌吃得精光,最後我們以人類的智慧戰勝牠了,並且以碩大的芋頭配合牠的魚肉享用,讓我們在冬末迎接初春的來臨。」

  (1)膝蓋,意指孩子出生的地方,迄今達悟人的日常口語仍稱孩子為「膝蓋的黃金」,此意為珍惜下一代的生命。

  (2)Si Omima在傳統新屋新船之慶功歌會,引用si omima意指勤奮創造食物的豐腴,是賓客的感恩之詞。

  (3)筆者屬於竹系的後裔。

  (4)如女性吃的魚,男性吃的魚,飛魚汛期期間二至六月只獵捕洄游魚群,之後方可捕捉珊瑚礁魚,也開始禁捕飛魚。

  (5)迄今蘭嶼島達悟人仍在履行此曆法。

  (6)筆者屬於竹系的後裔。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