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自慢3:以身相殉
  城邦集團這個跨國的出版公司是如何從《商業周刊》起家的?何飛鵬先生在本書中詳述他的經營哲學,把科技化管理帶進傳統上屬於浪漫的文人出版業中,是青年創業的一個指南。

.作者:何飛鵬
.譯者: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09/04/02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拿別人薪水,學創業本事──全心當記者,看盡商場百態

  一九七八年初,我在中國時報上看到工商時報創刊,要招考記者的消息,我的心開始悸動,我的記者夢一發不可收拾。

  當時我正在好不容易才考上的國泰人壽受訓,在淡水山上的國泰人壽教育中心進行最後一個月的訓練,但當我看到工商時報招考記者的消息,就偷偷去報名了。

  偷偷去報名是不能讓國泰人壽知道,因為這家公司不可能容許有人有二心,而我當時還沒有被正式任用;另一個必須偷偷的原因是媽媽,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工作,而且是大公司,當「記者」?媽媽說那不是「乞丐」嗎?(台語記者與乞丐發音很像,而社會上的印象,記者騙吃騙喝,素行不良不正是乞丐嗎?)
應徵的過程經歷了波折,報社的要求是國文、英文的在學成績都在八十分以上才能報名應徵,最後還要正式筆試及口試後,才能錄取。而我大學玩四年,所有成績都是低空略過,沒有一科的成績超過八十分。

  我不服,既然要考試,為何要限成績,我不能讓這不合理的規定,斷絕我的記者之路。

  我左思右想,決定冒險一搏,我塗改大學的成績單,把國英文都改成八十分以上,然後再影印、清除塗改的痕跡,用影印本寄去報社,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沒想到順利闖關,報社雖要求成績單正本,但用影本他們也接受,接著我就一路過關斬將,筆試與口試都不成問題,一九七八年八月,我正式跨進報社大門。

  上班的第一天,我忐忑不安,生怕塗改成績的罪行被揭穿,最後我決定去向主管坦白、自首,沒想到主管完全不以為意,原諒我的自首坦白認錯,我終於可以安心了。

  或許我是天生的記者,很快就成為報社的明星,我在兩個月之內,從最不重要的採訪路線,一路轉換到最重要的路線,在工商時報創刊後的幾個月內,我兩天一小欄,三天一大欄(小欄指的是短的署名評論文章,大欄則是二千字以上的長篇評論,這代表記者的績效),我春風得意,自在優遊。

  我快速成為明星記者的原因很簡單,我興趣高昂全力以赴,記得第一天出去採訪,我八點就出門,騎著摩托車,一天就拜訪了八個單位,除了中午在路邊攤吃碗麵之外,完全沒有休息,那天還下著微雨,我不喜歡穿雨衣,我的衣服濕了又乾,採訪對象看到我嚇了一跳,每個人都說:「沒看過記者這麼認真。」事實上那個年代確實沒有記者在早上出門的。

  我另一個快速進入狀況的奧祕是:每天把對手報──經濟日報,從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從第一個字讀到最後一個字,而經濟日報幾乎是台灣商場的縮影,從財經大事到產業新聞,到工商新聞到廣告,不管是不是與我的採訪路線有關,我都覺得好有趣,怎麼什麼生意都有人做,尤其是許多小廣告,更透露出底層商場社會不為人知的實況。

  我這樣囫圇吞棗的閱讀,讓我在兩個月之內幾乎變成商場通,對於台灣商場的公司、人物、行業都耳熟能詳,當然在採訪上也無往不利,不論什麼行業,所有的背景,我都可以立即上手,我變成同事的萬事通,任何問題我都能回答。至於記者最主要的工作:寫文章,對我更是容易,我全盛時期的寫作速度每小時三千字以上,那幾乎是全無思考,毫不停頓,下筆而就的狀況。我覺得我找到我喜歡的工作。

  創業陷阱:出書前,公司的法務提醒我,要把偽造文書的事實寫這麼清楚嗎?我想了一想,既然要分享,就要坦白,每個人都要真誠面對自己過去的不堪,才有機會重來。掩飾只會讓自己迷惑,這是我年輕時面對障礙的莽撞,後來依循法律,變成我最低的自我要求。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