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女巫
  「女巫誕生於何時?從絕望時代開始」史學家米榭勒一語道破。長達千年,女巫是平民大眾僅有的醫師,她們獲得什麼回報?酷刑和火刑;甚至某些時代,只要以「女巫」兩字為武器,就能隨意殺人。這本書所講述的不僅僅是一段巫術史,而是活生生的現實與血淚。

.作者:朱爾.米榭勒
.譯者:張穎綺
.分類:史地
.出版社:立緒文化
.出版日期:2012/12/1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5 魔鬼附身

  那是一個殘酷的時代!想想那時天空如何陰霾沉重,籠罩在人們的頭頂!想想可憐的孩子,打從襁褓時期就被灌輸這些可怕的觀念,在搖籃裡瑟瑟發抖!想想純潔天真的處女,以為體驗到精靈給予的愉悅,就會讓她被打入地獄。想想已有丈夫的女人,在床上受到同樣的侵擾,她堅決抵抗,但有時能感覺到體內的騷動……體內有蛔蟲的人應能理解這樣的可怕經驗。覺得自己過著雙面生活,感覺得出體內怪物的動靜,有時劇烈翻攪,有時緩緩蠕動,後者的感覺更糟,讓人覺得像暈船一樣!最後開始狂亂地橫衝直撞,極度恐懼自己,只想要逃跑,想要死去……

  即使在魔鬼不施加折磨的時候,這個開始受他支配的女人,鬱鬱寡歡地四處遊蕩。因為再也沒有解救的辦法,他像毒氣能鑽進任何地方。他可不只是空氣王子、暴風雨王子,也是內在暴風雨的王子。史特拉斯堡大教堂拱門的雕刻粗野、有力地表達了這一點。一群瘋狂處女裡的領頭者,這一位將她們拉入深淵的邪惡女人,因被魔鬼佔據而全身腫脹,魔鬼無恥地充塞擴張,濃濃的黑煙從她的裙下溢出。

  這樣的身體膨脹是被魔鬼附身的一項殘酷標記;既是懲罰也是一項足以誇耀的事。史特拉斯堡這位驕傲的女人鼓起腫脹的肚子,頭往後仰,為自己發腫的模樣而洋洋得意,為身體的醜陋變形而歡欣雀躍。

  我們描述的這個女人,還不是怪物。不過她已經被魔鬼佔據,渾身充滿傲氣,為新到手的財富志得意滿。塵世再也扛不起她的重量。一派尊貴、美麗的她,高昂著頭,一臉輕蔑、冷酷地走在街上。鄰居們既畏懼、痛恨而又景仰她。

  這位夫人用態度和眼神訴說著:「我才應該是城堡裡的夫人!……被一群男人圍繞、無恥又懶惰的那一位,不知趁著丈夫不在時會做些什麼事呢?」敵對局面就此形成。厭惡她的村民們仍舊以她為榮。「領主夫人是男爵夫人,我們這一位呢,她是皇后……不只是皇后,而是更偉大的……」她駭人、冷酷的美貌混合了驕傲和痛苦。魔鬼就在她的雙眸裡。

  他算是已經擁有她,但尚未真正擁有她。她還是她自己,堅決不交出自己。她這時不屬於魔鬼,也不屬於上帝。魔鬼大可以佔據她的身體,像風一樣四處流竄。但是他還未真正擁有任何東西。因為她的意志尚未屈服。她是著魔,被魔鬼附身,但還不屬於魔鬼。有時他對她施以殘酷的虐待,卻徒勞無功。他在她的胸部、腹部、五臟六腑放燃燒的炭火。她痛得全身扭曲,卻依然厲聲說:「不,卑鄙的虐待者,我不會交出自己。」

  ── 「當心了!我會用毒蠍的鞭子抽打妳,我會撕碎妳的肉,妳會淒厲哭喊、涕淚縱橫。」

  隔天晚上,他沒有出現。到了第三天早上(這天是星期日),她的丈夫前往城堡。回來時垂頭喪氣。領主對他說:「涓涓細流推動不了磨坊的水輪……你一次帶那麼點錢幣給我,有什麼用呢?……我兩星期後就要動身。國王要攻打法蘭德斯,我還缺一匹戰馬。原來那匹馬從上次比武後就跛了。你去想辦法,我需要一百鎊(farthing,英國古錢幣,約合四分之一便士)……」 ── 「可是啊,領主大人,我要去哪裡找錢呢?」 ── 「把全村的錢都搜刮過來。我可以派人手給你……告訴那些農夫,如果拿不出錢,他們就完了,你將是第一個死的……我受夠你了。你跟娘兒們一樣容易心軟,是個懦夫和懶鬼。你會死去,為你的懦弱、懶散付出代價。啊,你就算不回去,被我留在這裡,也沒什麼影響……今天是星期天,如果他們看到你被吊在城垛上搖搖盪盪,想必會笑得很開心。」

  這個可憐的人把這些話一字不漏講給妻子聽,他不抱期望,準備好要受死,把靈魂託付給上帝。她也跟丈夫一樣嚇壞了,煩惱得無法休息或入睡。要怎麼做才好?她後悔把精靈打發走。要是他回來就好了!……隔天一早,丈夫起床後,她筋疲力盡癱倒在床上。才一躺下,她感覺到一股沉重的重量壓在胸口;她大口喘氣,以為就要窒息。這個沉重的重量往下移到肚子,在此同時,她感覺彷彿有一雙鐵手抓住她的雙臂。「妳想要找我……我來了。很好,冥頑不靈的女人,妳終於要把靈魂給我了嗎?」 ── 「閣下,我還擁有靈魂嗎?我可憐的丈夫!您愛過他……您跟我說過……您保證過……」──「妳的丈夫!妳忘了嗎?……妳確定一直對他忠心不二嗎?……至於妳的靈魂!我出於好意才一再開口跟妳要,事實上,它早已屬於我……」

  ── 「不對,閣下。」儘管身陷絕境,她又露出傲慢習氣,「不對,這個靈魂屬於我,因為婚姻誓約,也屬於我的丈夫……」

  ── 「小傻瓜,妳這個小傻瓜啊!無可救藥!即使已經火燒屁股,妳還在頑固掙扎!……妳的靈魂,我看過它了,我清楚知道它從早到晚每個小時的樣子,甚至比妳更瞭解它。我天天看著妳最初的抵抗,妳的痛苦和絕望!當妳低聲說:『誰能抵抗不可抵抗的?』,我留意到妳的氣餒。妳想屈服投降的時候,我也在場。妳有點受到打擊,妳喊叫出聲,即使聲音仍然細微……如果我開口跟妳要靈魂,表示妳已經失去它了……」

  「現在妳的丈夫在垂死邊緣……該做什麼?我憐憫你們……妳是我的……不過我要更多,我要妳自願地承認!否則他會死去。」

  她在睡夢中輕聲說:「唉!我的身體和可憐肉體,為了救我可憐的丈夫,都拿去吧……但是我永遠不會獻出我的心。還不曾有人得到它,我不能把它交出去。」

  說完後,她躺在那裡,順從地等待接下來的命運……他丟給她兩個字,叮嚀她:「記住它們。妳會得救。」她接著渾身顫抖,驚駭地感覺一道烈火刺穿身體,一陣冰寒浸遍全身……她尖叫出聲。她發現自己躺在丈夫的臂彎裡,他一臉驚詫,而她淚流滿面。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