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你沒看懂的後宮甄嬛傳
  近年播映火紅而不斷重播的《後宮‧甄嬛傳》,觀眾看到清代後宮嬪妃爭鬥個你死我活的暗潮洶湧,或已體悟其中蘊含的現代職場較勁心理學。本書作者細膩的觀察與獨到的見解,則讓人看到原來可能沒看懂端倪的故事背後種種結盟、背叛與算計,與歷史對照或有虛實之分,仍穿透出歷史表象後面陰暗的推力。

.作者:羅霖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人類智庫
.出版日期:2013/04/13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六、 在死亡愛情中微笑的果郡王

  歷史上確實真有愛新覺羅‧允禮其人,劇中暗藏的許多線索也頗堪玩味。架空小說的時空最後選定改編為雍正時期,是因為甄嬛無數次提到杏花:「杏花雖美,可結出的果子極酸,杏仁更是苦澀,若做人做事皆是開頭美好,而結局潦倒,又有何意義?倒不如像松柏,終年青翠,無花無果也就罷了。」

  除了年羹堯兄妹可以代入書中最重要的政治軍事和人物,允禮受封的「果」字也可以對得上小說人物。

  允禮無論何時都可以完美無缺演繹出屬於自己的特質,他是政治家、權謀者、軍事家、情聖、好丈夫,似乎任何一樣都做得恰到好處,但卻樣樣是失敗者。劇裡「果郡王」大致符合歷史人物性格,畫像姿態閒散從容,翹著二郎腿,以皇室子孫而言,肯定是不拘泥於世俗之人。

  八旗為鑲四旗和正四旗(紅黃藍白搭配),鑲黃旗、正黃旗、正白旗為上三旗,鑲藍旗地位最低。允禮的生母是康熙帝庶妃漢軍正紅旗人陳氏純裕勤妃,劇中名為「舒太妃」。劇中跟著他的是正白旗的兵馬,史上北京香山腳下駐紮清朝八旗「健銳營正白旗」,亦即現今北京植物園地區,原八旗兵的眷屬區占地四百公頃已改建為曹雪芹紀念館;香山腳下東南邊的黃葉村,確實住有姓「舒」的漢軍正白旗後代,戲劇與歷史有關聯性,此地就在北京郊外。允禮是清聖祖康熙帝的第十七子,雍正帝的異母弟;雍正元年四月封果郡王,先後掌管理藩院、戶部三庫,隆科多曾經是他的屬下,得著「聰明持重,政績斐然」的歷史評價。

  歷史上的老十七是個厲害角色,史載直到雍正登基那天,所有宗室才知道原來他是新帝的人,於是雍正時期果郡王的好日子倏然而至,他的雄心和氣運也來了。雍正末年,允禮深受寵信又擅長書畫丹青,自號「春和堂」、「靜遠齋」,對佛法有相當的研究,就連乾隆帝即位後,還授與他總理事務大臣,甚至以雍正帝的幼子弘曕為果親王嗣,相當受到康雍乾三朝父兄姪的重用。

  歷史上的果親王於乾隆三年(公元一七三八年)二月初二病逝,活了四十二歲,諡號毅,稱為果毅親王。

  愛新覺羅‧允禮多才多藝,工於書法、擅長詩詞、喜好遊歷,著有《春和堂集》、《靜遠齋集》、《奉使紀行詩集》,雍正三年頒旨讚他「實心為國、操守清廉」,賞親王俸祿;雍正六年二月又以「效力忠誠」晉為果親王。如果熟悉雍正皇帝的改革重點「攤丁入畝」與「火耗歸公」等政策,戶部肯定要全力配合,那麼允禮在實施這些政策上也絕對出了不少力。

  電視劇中描述他四處出使,走遍名山大川,譬如赴盛京便順路到寧古塔(今黑龍江省寧安縣)去探望甄嬛的家人,或者去蜀地川藏遊歷,或是跑去準噶爾辦差,可以說是個「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之人。允禮是康熙帝二十四個兒子裡的異數,並不參與「九王奪嫡」的皇權之爭,史上稱他「豁達識體」,乾隆帝在他死後還感到「若失股肱」。

風流倜儻第一男子

  電視劇既然以後宮女主角甄嬛為首要,就沒有特別把歷史上的允禮寫進劇本。

  皇帝出行時的盛大場面,儀仗車馬垣赫,扈從壯盛,數不清的人員簇擁著天子車馬,劇中氣勢恢弘,是翹楚之作。而劇中果郡王氣宇軒昂,笑容陽光,待人接物從無架子,是個和氣風流、瀟灑自得的人物;而且凡事總是小心翼翼、細密留心。劇中的允禮特別喜歡荷花,性格也如塘中芙蕖那般,具備「出污泥而不染」的特質,因此曾在甄嬛生辰(四月十七日)時準備滿池早放的荷花與蓮花,足以表明其心性。

  皇帝曾吟過「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套用了朱敦儒在西都的作品《鷓鴣天》,文字之中有瀟灑豪氣,還有睥睨皇親國戚的淡泊味道。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與疏狂。
   曾批給雨支雲券,累上留雲借月章。
   詩萬卷,酒千觴,幾曾著眼看侯王?
   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

  此詞是朱敦儒的理想,也是他對自我形象的寫照和期許。詞中他當了神官,由上天賦予狂放不羈的特權,可以只管山水而不問人間俗務,寄情於風月雨雲,成日過著讀詩萬卷、美酒千杯的灑脫生活。

  皇帝曾吟此詞表彰自己,但能對得上這種心性的男子,僅有果郡王一人。對於俗世侯王將相不屑一顧,就算是天上的神仙府邸也懶得歸去,符合者,十七爺。

  他是皇子,瞧不上誰是正常的,至於能否快樂似神仙,或只願頭上閑插著梅花,醉倒在繁華的西都洛陽城中?王爺幾次醉醺醺的模樣或可算得上。只是曠達灑脫之人難做、神仙風致不成,可惜人人身處紅塵,傲視侯門、縱情山水的理想生活,根本無法為現實所容,就像朱敦儒被當權的秦檜重用,出仕久廢之官的「鴻臚少卿」,就有許多人說他晚節不保;而王爺幫著皇上雖未招致非議,後來因為甄嬛而遭皇帝奚落,也令人扼腕。

皇上與王爺,一可憎一可愛

  倚梅園與甄嬛的相遇有「最心愛的事物」,皇帝認為找著了純元皇后的替身,而王爺卻得到了甄嬛的剪紙小像。那一幕所探知的皇帝與十七爺有同一起點的對照感,皇上只聞其聲而不辨一個女子值得疼愛的真實性情與內心世界,允禮卻從仰慕進入一種心靈的探索過程。

  隨著劇情發展以及兩位男角的性格、背景、手段,而令他們的思想、行為方式不同,進而導致感情進一步發展受挫。編導剖析了「兄弟」面對愛情的不同認知,還有彼此不同的精神嚮往與處世態度。皇上具有侵略性、猜疑、性格陰冷,而王爺是防備、巧妙退讓、偽裝明朗、偶爾表現調侃與幽默本質的男人,不同的鏡頭對照,顯現角色一暗一明、一可憎一可愛、一命令一服從、一進逼一裝傻的特點。

  一個男人如何值得女人所愛,能否懂得安身立命、為親人考量、為所當為,曉得審時度勢的重要性,擁有相當的智慧來避免遭受迫害,這樣的智者會是個好情人。皇上是夫君,王爺當情人,可是普天下女子只有一個能成為王爺的妻子。帝王看待後宮小妾就只有一個重點:「女子容色最重要。」皇帝私下與安陵容閒聊時,所評論者為甄嬛。因為在天子眼中,後宮女人都差不多,頂多身家不同,有武將的女兒,有大將軍的妹妹,自然也有徒具美色如甄嬛這樣的女子。或許甄嬛具備了五成純元皇后的美貌,還有協助處理政務上的才華,偶爾能夠彈琴或吹簫,但「純元無可比擬」,其他女子或擔任替身,或如原著小說那般有一句「像純元是你的福氣」,甄嬛的自尊與愛情都被踩在腳底。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