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我們沒有權利樂觀
  「經濟」的目的,在於尋找各種具有替代用途的稀有資源,並加以有效運用。而今石油瀕臨枯竭困境,替代能源開採又不具經濟效益。華爾街不缺投機客和騙子,只缺錢;沒有資金,更加沒有開發新技術的可能。作者提醒,我們沒有權利樂觀,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嗎?

.作者:詹姆斯.哈維.康斯勒
.譯者:莊勝雄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13/02/04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產油高峰,經濟高峰

  全球金融系統在二○○八年中發生動亂及崩解,在此同時,石油價格上衝至每桶一四七美元,這兩者同時出現並非巧合。在這種高油價底下,石油的購買者、使用者和交易者逐漸體認到石油已達到一個變化點,此點想當然耳就是產油高峰。有這種體認的行業包括航空公司、化學和塑膠製造商、農業和貨運公司、燃油配送公司以及電力公司。一般大眾已慢慢習慣高油價,但這些工業級石油買家經營的是大企業,高漲的油價對他們的經營帶來了好幾年的傷害。

  例如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和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從二○○二年起就一直在破產的狀況下各自營運,最後終於和西北航空(Northwest Airlines)及大陸航空(Continental Airlines)合併。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在二○一○年破產。二○一一年秋天,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也聲請破產保護。它們全都不停地擔心以石油為基底的巨額噴射機燃料費用,而這樣的燃料費用已從一九九○年代占其總營運成本百分之十至二十,上漲到二○○八年的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裡的所有石油大買家也發現它們必須不斷在市場上加強和中國、印度的競爭,因為後者近幾年的經濟成長率都在百分之十左右。恐懼和貪婪在二○○八年春夏兩季炒熱石油市場,加上投機客炒作,包括華爾街銀行和投資公司都看準了大眾的焦急情緒,石油價格因此迅速衝破一百美元,接著是一百二十美元,最後在七月間來到一百四十美元,很快癱瘓整個經濟活動。沒過多久,這些麻煩轉進經濟核心,失業率上升,因繳不起房貸而違約的件數以驚人速度增加。

  二○○八年九月,雷曼兄弟眼看著房地產控股的深淵出現,卻一頭栽了進去。沒有其他銀行想要收購雷曼的資產,那已經不能算是資產了,雷曼所擁有的只是一堆又一堆貸款合約書,而這些貸款永遠也不會償還。產油高峰和信用高峰已導致銀行高峰,僥倖沒有倒閉的銀行現在靠著政府的紓困款維持生命,並且盡一切方法清理債務,包括大量的石油遠期合約。隨著工作和收入消失,石油價格開始下跌,最後回跌到三十四美元關卡,替投資人帶來更多災難。

  所謂的房屋泡沫不僅是房屋價格定價過高和借貸詐欺的問題,郊區建設高峰正好碰上產油高峰,這樣的相互關係雖然有點不可思議,卻是任何一位不用心的觀察員都可輕易預測到的。過去二十年來,這個國家一直在享用最後一波便宜石油,而這一波則是從阿拉斯加和北海油田在一九八○年代中期全面生產開始。它的生產高峰出現在一九九九年,當時油價跌至一桶十一美元。但在郊區建設方面,巨大的有毒疾病正在整個系統中延燒,而由於慣性作用,它會一直延燒至毒性滲入經濟中的每個細胞。郊區房子愈建愈多,已變形成一場可怕的喧嚷,把所有參與者捲進其中,包括個人購屋者、房屋建造商、房貸設計者、大銀行及政府支持的房貸公司如房利美和房地美,還有聯邦監管官署。他們被捲進一個巨大的不實矩陣中,每個人都在裡頭說謊,或是欺騙他人,或是對犯罪活動視而不見。如果一開始就把郊區生活看作是不正常的,因為完全依賴便宜油價才能實行的一套系統毫無前途可言,那麼以上情況就永遠不會發生。你不會把沒有前途的東西拿來作為貸款的擔保品。

  以上所講的情況全都不會發生,只要美國人能夠早早看出便宜油價的結束和太過火的郊區開發兩者之間有某種關係存在。它之所以會發生,乃是因為便宜信用(信用高峰)的流通。推動這些便宜信用的不是政府的直接政策(例如聯邦官員傾向讓銀行貸款給資格不符的借款人),就是政府的實質政策(聯準會主席葛林斯班大力宣傳他在二○○五年推動的浮動利率抵押貸款)。建築業已經變成經濟的一個巨大部分,在二千年後大約創造了百分之四十的新工作,然而卻沒有人提到他們所建造的有什麼價值,只是推測那或許是好事一樁。到了二十一世紀初,大部分美國人不知道還有任何其他生活方式,他們把畢生積蓄投資在房子上,也認為政府會替他們建造一些基本建設。政客們也不敢得罪郊區民眾(擔心拿不到他們的選票)。

  雖然全球產油高峰在二○○六年發生,但很少人知道這也是世界經濟高峰,即使在二○○八年後,整個系統展開了慢動作的毀滅之旅。從那時候起,美國的金融制度只是在不斷地增加不計後果的借貸、假帳和市場操縱,這些陰謀基本上都不是創造財富的活動。他們只是在玩一種波蘭毛毯的把戲:某人希望他的毯子變長一點,於是把毯子上端剪下六吋來,縫到毯子的下襬(在這麼做的過程中,因為縫邊的關係,反而使整條毯子損失了四吋的長度)。

  其他先進工業國家也出現類似把戲的結局,因為石油市場的波動已經削弱了他們的經濟。他們也許沒有像美國那麼大的郊區蔓延規模,但他們也正向著具有壓縮力的緊縮前進,同樣也有著重大的債務問題。此外,除了挪威和俄羅斯,這些先進工業國全都沒有自己的石油。中國的經濟對最後一波便宜石油的中毒程度,遠超過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其他會員國,其銀行系統的作假程度肯定比西方國家更糟糕。中國很遲才加入工業發展的競局,但他們肯定也會跟其他國家一樣撞上經濟高峰的牆壁。日本經過二○一一年的福島多重災難以及長達二十年的僵屍銀行後,更是重重地摔在這堵牆上,而且極其慘重,我相信這個國家遲早會回復到類似十七世紀的傳統文化。目前存而未解的唯一大問題是這樣具有壓縮力的緊縮可不可以稱作大崩潰,以及在這之後會發生什麼。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