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我的母親手記
  有人解讀日本文豪井上靖的文學成就,起因於從小母愛缺席的「失落」。在他這本自傳體隨筆中,可以看到一位人子試圖為失智母親編綴已經片片斷斷的記憶,似也重拾他對母親的記憶;但畢竟是文豪的視野,更要我們隨著他冷靜、深沉的凝視記錄,登高俯瞰生命的真實。於是,你看到了我們逐漸垂老的近親,甚至未來的我們,也就是生命的故事。

.作者:井上靖
.譯者:吳繼文
.分類:文學
.出版社:無限
.出版日期:2013/05/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我的母親手記》

花之下

  母親住在我家的時候,一天中會出現在我書房幾次。當走廊傳來母親獨特的拖鞋聲,我立刻知道母親來了。她會很見外地說「不好意思,打攪一下喔」,然後走進我的書房。她雖然已經想好要對我說的話,但每次總是先從講過不知多少次的:故鄉那邊什麽人家的女兒要結婚了,不能不包個賀禮;誰誰誰說了什麽事,希望你也知道一下,等等話題開場。對我們來說都是些瑣細不要緊的事,但母親卻念念不忘一再提起,顯然對她來說非常重要。

  等到出現書房次數一多,母親就會開始相信她本來就是爲了這些事情來找我的,但她的表情看得出有點心虛,語氣也有些躊躇:「是這樣啦……」這時我會搶先說出她想說的話,於是她就會現出「果然已經說過了」害羞如小女孩的表情。爲了掩飾難堪,她轉身離開房間前往走廊,然後好像突然想起什麽事情似的穿上木屐,走到庭院去。不久就會聽到她和別人聊天的爽朗笑聲從庭院傳來。但是再過一兩個小時,她又會爲了跟我說同樣的話而出現在我的書房。

  母親不斷重複同樣的說話內容,想必特別在乎這件事,如果能夠消除使她放不下的根本原因,一定可以讓她不再繞著這個話題轉。我和其他家人都這麼認為,有一段時間也朝此方向努力。如果母親擔心的是送禮的問題,妻子美津 (Mitsu) 就會把禮物拿給母親看過,然後當著她的面包好,再拜託幫忙家事的太太拿去郵寄。可是這樣做並沒有讓母親放下掛心的事。美津包禮物的時候,她會在一旁緊盯不放,嘴巴唸著「誰知道這樣到底有沒有真的寄出去」之類讓人不舒服的話。這種時候的母親實在教人又愛又恨,卻可以從中看出她行為裏面哪些是自然的,哪些又是刻意造作。她就像狠下了心似的把那件事拿出來說了又說,停也停不下來。看到這樣的情景,誰都會覺得她只是故意唱反調。儘管母親是在唱反調,卻沒有什麽惡意。過一兩個小時,她就會把美津當面包裝禮物,或是其他種種事情忘個一乾二淨。

  不過在母親腦中,壞掉的唱片並不是一直跳針重複同樣的內容。一個佔據她腦中好一陣子讓她不斷提起的名字,會毫無預警地消失無蹤,被新的佔據者取代。對母親情況最為熟悉的妹妹桑子,對母親腦中那個人爲什麽會突然消失,好像也是毫無頭緒。母親到昨天為止一次次提到的事,突然今天起不再成為話題。話題一旦被她拋到腦後,即使我們試著提醒她,也是徒勞。母親就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一無反應。新的佔據者爲什麽會進入她腦中也是個謎。母親不斷重複的內容範圍非常廣泛,有的是她希望我們替她做的事,有的只是單純報告她從別人那裡聽來的話,或者就是回憶遙遠的過去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種種。至於什麽原因那些內容會像唱片跳針般頻繁刺激母親的意識,依然不明。

  當我開始留意到母親口中不斷出現明治二十六、七年前後以十七歲之齡早夭的親戚俊馬 (Shyuma) 的名字,是去年夏天的事。那天晚上,我在築地 (Tsukiji) 的料亭招待客人,回到家中已經過了十一點。當我在起居室的沙發上一坐,就聽到隔壁傳來間雜著孩子聲音的母親講話聲。我對妻子美津說:「好像是奶奶來啦?」我們家的人,包括我,還有我的弟弟妹妹,都稱呼母親為奶奶。「是啊,不知道是什麽風把她吹來的。」美津笑著說。傍晚時分桑子來電,說母親難得主動提起想來我們家。雖然知道她一如以往隔天早上一定說要回去,可是她話一說出口就沒得商量,所以就趕忙開車送她過來,換我們照顧她一下。

  「我們當然知道奶奶非常喜歡俊馬先生,可老是俊馬先生長、俊馬先生短的說個不停,實在太丟人了。都已經八十歲的人啦。」

  就讀高三的小兒子把「都已經八十歲的人啦」的「啦」說得特別用力。

  「我有說喜歡嗎?」是母親的聲音。

  「哎呀,奶奶耍賴!奶奶不是很喜歡俊馬爺爺嗎?咦,難道是討厭?老實說,一點都不討厭吧?」

  「什麽俊馬爺爺,叫他爺爺聽起來好怪;他不過像你這樣。」

  「如果還活著,大概快九十了吧?」

  「是嗎,應該還不到吧。」

  「不是說和奶奶差七、八歲的嗎?」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