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起源

古代奧林匹亞競技場入口拱門。(鄭良一先生攝影.提供)
現代奧運之父法國人皮耶德.古柏坦(Pierre de Coubertin)是現代奧運的催生者,有「現代奧運之父」之稱。
艾菲索斯劇場是由「觀眾席」、「半圓形舞台」及「舞台」三個部分構成。觀眾席高38公尺,直徑154公尺,可容納24000人。(鄭良一先生攝影.提供)

古代奧運源起希臘祭獻天神宙斯的奧林匹克競技會

  奧運會的源起可從古希臘的文化背景探索。希臘是西方文明的發源地之一,希臘人的生活和文化中,離不開宗教和神話。他們認為只有將人類最美好的超群力量、健壯的軀體、高超的技藝、勇猛的意志、真誠善良的道德全部獻給諸神,才能表示自己對神的崇敬和感激,才能實現美好的願望。因此祭神活動在古希臘人的生活中,佔著極重要的地位。  

古希臘人對神明頂禮膜拜,在祭壇前向神靈奉獻最精湛的技藝,顯示軀體和精神的健美,後來就逐漸形成賽會活動。當時最主要祭祠神明的四大集會活動,有祭獻天神宙斯 (Zeus) 的奧林匹克競技會 (Olympic Games) 、祭獻太陽神阿波羅 (Apollo) 的皮西安競技會 (Pythian Games) 、祭獻海神波西頓的依斯米安競技會 (Isthmian Games) 、祭祠大力士神海克拉斯的尼米安競技會 (Nemean Games) 。其中宙斯被希臘人奉為「眾神之主」,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和力量,因此祭祠天神宙斯的奧林匹克競技會,也就特別受到重視。

古希臘祭祠神明的四大集會活動,形成每年在不同地點舉行的傳統,剛好四年輪到一次,輪到奧林匹克競技會時,規模特別盛大,因此形成奧林匹克運動會四年舉辦一次的由來。  

古希臘的運動會其實是宗教活動中的一環,在神壇前由祭司點燃聖火、祈禱、敬獻貢品、宣誓等都是祭祀程序。禁止婦女參加和觀賞奧運會,是源自於認為婦女參加有瀆神靈,觀看男性赤身競技有傷風化等等傳統,這些傳統都影響現代奧運初期的一些規定、制度和儀式的形成,包括禁止婦女參賽,奧運聖火點燃和選手宣誓等。  

由於古希臘為城邦制小國,各城邦彼此互相征伐,因此古奧運會也具有強烈軍事色彩,從最早的只有跑步比賽,到後來的加入角力、戰車等,都是因應軍事需要的技藝。  

古代奧運另一項重要貢獻就是,古希臘各城邦雖然互相征伐不止,卻都在運動會舉行期間停止戰鬥,相約在運動場上過招,使奧運會成為「人類和平」的象徵。  

古希臘的運動會是由宗教的活動逐漸演變成體育活動,應是年代久遠逐漸形成,奧林匹克運動會也是從祭神活動而來,有歷史記載是從西元前776年開始,奧運史學者一般都將這一年當成是第一屆的古奧林匹克運動會,以後每四年舉行一次,根據史料記載,至西元393年的第293次大會為止,東羅馬皇帝狄奧多西(THEODOSIUS I) 聲稱奧運會是異教徒的異端,正式把奧運會結束。

古代奧運會的沒落

古代奧運會的沒落,源自希臘境內各城邦之間彼此爭戰不休,耗損的結果終致國力日衰,無法抵禦外侮。不但雅典如此,連以勇武聞名的斯巴達也日漸衰敗。 體育風氣也在連連爭戰的影響下,逐漸忽視公平競爭的本質,忽視道德的陶冶。過去只重視精神獎勵的奧運會,在西元前四、五世紀開始有了物質及俸祿的獎賞,職業性的運動員也應運而生,甚至過去從事體育指導的裁判,也為了獎賞而成為運動員參加比賽,已經逐漸失去提倡業餘體育的意義。有錢的帝王、富賈以收養優秀運動員為榮,古代奧運會已經逐漸成為有錢人買賣的商品或賭博的工具。

西元前238年雅典被馬其頓併吞,到西元前146年,整個希臘全部被羅馬帝國攻佔而滅亡。羅馬帝國雖然保留奧運會繼續舉辦,但是將希臘各地的健身房,全部改成為公共浴室。尼洛王更將古希臘的運動場改為格鬥場或是遊戲場,並且將奧運會從奧林匹亞搬到羅馬舉行。而且比賽過程完全破壞了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公平公正原則,古代奧運會至此,已經完全喪失其原有的意義。

基督教興起,是另一個使得古代奧運衰亡的原因。在基督教徒的心中,上帝是要拯救人類的靈魂而非身體,他們認為身體為暫時的,而靈魂才是永生的。因此在基督徒眼中,希臘人及羅馬人所致力的身心完美發展,以及多神論的宗教祭祀活動,都是違反上帝的旨意,都是崇拜偶像的做為,被他們所極力排斥。隨著基督教逐漸壯大,古代希臘體育思想和奧林匹克運動會也受到排擠,終歸到完全消失。

西元393年,東羅馬帝國狄奧多西一世定基督教為國教,禁止其他宗教信仰,並認為古奧運會有違基督教教義,是異教徒的活動,因此在西元394年正式廢止奧運會,歷經1169年共舉辦293屆的古代奧運會正式走入歷史。總計從西元前776年至西元393年,除了第175次大會是少年競技者參賽,以及第221次大會受國王影響而延辦,古代奧運會共舉行了291次。

西元395年,奧林匹亞所在地受到戰火的波及,使得奧林匹亞奧運會場地設施毀壞殆盡。西元426年東羅馬帝狄奧多西二世下令一把火燒了奧林匹亞的奧運會建築物,並把許多宙斯神廟的寶物運到君士坦丁堡據為己有。西元522年及551年,兩次大地震引發洪水,把奧林匹亞徹底毀滅,完全埋入地底下,經過一千多年之後,才被考古學者從地下挖掘出來,重見天日。

現代奧運會的復興

奧林匹亞深埋在地下1,500年之後,在1896年重現於希臘這個奧運會發源地站上舞台,並且經過將近百年發展之後,國際奧會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團體組織,目前更擁有超過200個會員單位,影響力更是超越聯合國。

古奧運會從公元前776年至公元394年止,歷經千年的興衰,最終毀滅。但是從西元14世紀到18世紀爆發的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和為啟蒙運動三大思想文化運動,衝破了中世紀封建基督教統治下的禁欲主義、靈肉分離的腐朽思想,重新喚醒了人們對古代奧林匹克精神的嚮往和古希臘身心和諧發展的體育觀的認識,也開啟了現代奧運的復興運動。

8世紀開始,古希臘的思想文化及古代奧運會的精神,被一些歷史學者提出來討論,並開始有人前往神祕的奧林匹亞實地考察。1722年法國傳教士 Bernard de Mantfancon 最早提出發掘奧林匹亞的構想,但是因為找不到實際的地點而作罷。  

1829年法國考察團首次比較大規模的挖掘奧林匹亞,並且發現一批古代奧運會的文物,運到巴黎博物館去展覽,造成非常大的轟動。但是此舉被希臘人視為希臘的遺產遭到竊佔,因此希臘政府出面阻止挖掘工作繼續進行,使得奧林匹亞的古代文物又埋在地下將近50年。  

1870年代,德國考古學者向德皇遊說,希望能由德皇出面,與希臘政府協商繼續挖掘奧林匹亞,德皇向希臘政府保證,挖掘工作繼續進行,所有費用由德國出,挖出來的文物屬希臘政府所有,並且在奧林匹亞興建博物館,將出土的珍貴文物在當地展出,仍是希臘政府的財產。希臘政府接受了德皇的建議和保證,挖掘工作從1875年開始,繼續進行,並且有了極大的進展和收穫,發現大量的古奧林匹亞出土文物,幾乎完整重現整個奧林匹亞的原貌。  

德國的教育學者 Guts Muts 在1793年首先提議恢復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但那時根本沒有人理會。1852年 Ernst Curtius 再度提出呼聲,並且在希臘大力鼓吹,獲得回響。1859年由希臘人 Captain Zappas 在雅典成立第一屆「全希臘運動會」,仿照古代奧運會模式舉辦,並且只限希臘人參加。之後,同樣的運動會在1870、1875、1888及1889年舉辦,不過因為規模不大,項目每屆都在改變,而且時間無法固定,因此未受到重視。  

同時期在歐洲各地,現代體育逐漸發展,並且陸續發展成國際體育組織,第一個成立的是國際體操總會,成立於1881年,之後十餘年之間,歐洲的體育發展蓬勃,恢復奧運會的時機也逐漸成熟。經過現代奧運之父皮耶德.古柏坦(Pierre de Coubertin)的奔走,奧運會在1896年重新出發,成為現今最重要的世界大事。  

法國出生的古柏坦對於古代希臘歷史情有獨鍾。1871年普法戰爭,地大物博人口多的法國卻被普魯士打敗,古柏坦歸因於法國人缺乏運動導致的體力問題是戰敗的主因,當時就提出教育及體育報國之道。他在1883提出舉辦類似古代奧運會的構想,但是不能僅限於一個國家參加,而是應廣邀各國參賽,將古代奧運會的精神和理想推廣出去。  

古柏坦的國際體育觀念具有鮮明的「和平主義」色彩,在他看來,人們的誤解和偏見導致了戰爭,而體育比賽是人們相互溝通、消除誤解和偏見的最好方式。他認為古奧運會具有特殊的社會價值,體現了古希臘各城邦的共同性與和平理想,因此,經過一段時期的醞釀,古柏坦構想按照古奧運方式和現今條件,籌設現代奧運會。  

1892年,古柏坦在法國的 Sorbonne 大學以「奧林匹克運動會的重生」為題發表演講,首次提出跨國性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構想,但當時得到的是外界冷淡的反應。

古柏坦並不氣餒,1893年繼續到各國宣揚理念,致函各體育團體和組織,接觸各國政治領袖和社會人士,開始在美國受到迴響,也逐漸在歐洲得到較好的回應。1894年1月,古柏坦發出邀請函,於6月16日至24日在巴黎召開國際體育會議,應邀參加的有歐洲之外美國及紐西蘭等共12個國家的49個運動團體79位代表。  

1894年6月23日,國際體育會議通過成立組成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古柏坦擔任祕書長,並起草奧林匹克憲章,確定舉行奧林匹克運動會,選出第一任主席是希臘人 Demetrius Vikelas 。這一天也稱為「奧林匹克日」,永久紀念國際奧會成立及奧林匹克運動會復興的重要日子。  

雖然古柏坦希望第一屆現代奧運會能在自己的家鄉法國舉行,但因與會代表認為奧運會發源於希臘,所以共同決定1896年第一屆的現代奧運會由希臘舉辦。不過,因為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辦地奧林匹亞已經無法舉行奧運會,因此由希臘政府在雅典興建一座大理石運動場「芭娜西妮競技場(Panathinaiko Stadium)」做為奧運會主運動場,第一屆奧運會就在雅典舉行。奧林匹克運動會於是從此復興,並且在擴大參與面的理念下,逐漸走向世界化的舞台。(中央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