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OpenBook】話題》從臉書到改編動畫,為《小兒子》留住最好的時光

每個人都可能曾是不想長大的小兒子,記憶深處也有一個未曾長大的小兒子

文:陳默安 (文字工作者)

小說家駱以軍在臉書上發表與家人相處的日常瑣事,有別於過去小說的綿延長句,輕鬆溫馨風格引來臉友熱烈迴響。系列臉書文2014年由印刻結集出版《小兒子》,而後被夢田公司買下版權,以IP方式經營,目前已製作一系列動畫,預計7月面市,接下來還計畫透過不同媒材,接觸更多受眾。

近年IP經濟熱潮在中國風風火火,引起泛娛樂產業對於原創文本的關注,已打造出完整的商業鏈。IP經濟的成功,除仰賴原創文本的魅力之外,也需有核心概念貫串衍生的周邊內容產業,從不同角度引起市場共鳴。《小兒子》歡樂瑣事的背後,藴藏著對於逝去時光的珍惜及追憶,透過跨界合作與媒介的轉換,深化日常點滴的情感,引起大眾的共鳴。

小說家駱以軍(Openbook閱讀誌提供)

打屁文編輯成書,願歡樂長留

習慣以紙筆寫稿的駱以軍,當初是為了讓兒子到「開心農場」偷菜,才開始使用臉書。這也成為他打字發文的起點,文章內容多以記錄與兩個兒子相處的日常生活為主。也因為打字慢,他的發文有別過去小說的拗折長句,不刻意加上標點符號,多是短短的斷句,像詩又像散文,形成獨樹一格的駱式「臉書體」。

這些被駱以軍形容為「打屁文」的逗趣瑣事,讓更多人窺見不一樣的作家面向,迴響出乎意料的熱烈。印刻以輕鬆好笑、溫馨幽默為主要方向,整理了2013年底前關於兒子系列的貼文,打散時間軸,再依內容進行分類,編輯成《小兒子》一書。

小兒子書封

臉書內容編輯成書並不罕見,《小兒子》特別的地方,在於保留駱以軍在臉書的行文習慣,諸如「==、@@」等顏文字符號也如實收錄。編輯蔡俊傑表示,一來是考慮到駱以軍在此系列文中斷句方式帶來的親切感,二來也是因為臉書這個媒介,才能產生熱烈互動,便決定在書中完整保留。

駱以軍曾在一次訪談中提到:「寫臉書的這些時光讓我覺得,我的孩子正在離開我。」雖然駱以軍的小說裡,時常將線性時間扭折、分裂、延緩成特異樣貌,但現實中無人可阻止時間之流,正如臉書每天更新的內容,都會將舊文再往前沖積。藉由編輯成書,不僅提高了再次閱讀的便利性,同時也為作家留住了一段美好時光。

活在動畫裡,小兒子可以不長大

IP應用對讀者的意義,在於透過不同的角度或文本形式說故事,接觸不同受眾。因此,選擇什麼媒介說故事?怎麼說?要說什麼?顯得特別重要。

成立於2010年的夢田文創以「原創故事為核心」,以實驗室的方式進行文化產業的研發,主要方向可分為抽象的文化生活風格,以及具象的文學作品,希望透過大量閱讀整理出台灣重要的文學資產。

其中,駱以軍就是夢田文創相當欣賞的作家之一。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表示,閱讀駱以軍眾多作品後,認為相較之下,《小兒子》簡單卻不平凡,若以此為進路,能吸引更多讀者認識駱以軍更多作品。

那份能夠打動人心的「簡單裡的不平凡」,究竟是什麼?

《小兒子》一書中,駱以軍寫道:

最開始的時候
我會這樣哄他(兒子)
我抱著那麼小,那麼小的他
……
當然很多很多
他將獨自體會的「第一次」時光
我或已不在這塵世

最初討論媒材時,駱以軍曾說:「我的小兒子已經長大了。」這句話讓蘇麗媚留下深刻印象,再加上《小兒子》本就是一篇篇散文,最後夢田文創選擇以短篇動畫呈現《小兒子》的生命力,也是讓小兒子「不長大」的方法,留住文本最精彩珍貴的地方。

不只給孩子看的動畫

媒介轉換,有賴於各領域專業的合作。夢田文創邀請知名動畫導演史明輝為《小兒子》操刀,改編為一系列的動畫。

讀過書籍內容後,史明輝發現,《小兒子》表面看來詼諧逗趣,部分篇章的用字和寓意卻富有深意。這本書涵蓋的年齡層和領域都很廣,因此不適合先設定目標族群再進行改編,而必須反向操作。企畫案中某些集數相對淺顯,某些集數則保留原著的深意,讓一系列動畫不只適合兒童觀賞,也能吸引到青少年,當然更適合親子共同收看,由家長陪著孩子理解故事內容,增添許多討論空間。

動畫導演史明輝(夢田文創提供)

對史明輝來說,這是一次挑戰,也是新鮮的嘗試。改編過程中,史明輝認為短篇散文本身的故事性就很豐富,可大幅保留原著精神,只要多加一點趣味小故事或串場,便能讓動畫更精彩。

文字轉換成畫面,關鍵在於形象的塑造,史明輝說:「文字畢竟想像空間太大。不同人去看文字敘述會有不同的感覺,而每個人界定的想像是不同的。改編的動畫則是編輯後的想像,沒有更大的想像空間,因此視覺化的困難度極高,形象的決定取決於觀眾的喜好度。」

因此,片中主要角色父親、小兒子的形象設定便相當重要,甚至關係著品牌能否長期經營。透過視覺化及個性設定,史明輝創造出表演性更強烈、更滑稽的小兒子形象,希望賦予《小兒子》動畫更豐富的生命。

劇照一(夢田文創提供)

讓每個人都能得到安慰

已經看過幾集動畫的駱以軍表示,他和太太都非常喜歡。那麼兒子們看過了嗎?他哈哈大笑:「沒有,他會說我怎麼把他賣了!」隨即又說,「等他們再大一點吧。不過我會給我媽媽看,她一定會很開心。」

駱以軍在書裡描述與兒子意外發現太太存放舊照片的鐵盒,翻看之時也彷彿跌入往昔回憶。《小兒子》動畫就像那個被藏在深處的記憶鐵盒,一旦開啟,就能連結自己的生命經驗,觸動某些情感。

劇照二(夢田文創提供)

《小兒子》這系列動畫,除了好笑,有時也帶著感傷,看完後會有一點感動。就像史明輝說的:「大家都會經歷過《小兒子》某一個層面,從每個人的角度都可以找到安慰的部分。」

用各種方式,說好一個故事

《小兒子》預計7月在公視、愛奇藝、vidol等平台播出,夢田文創也將參加世界各地的影展及市場展,積極推廣《小兒子》至國際。蘇麗媚表示,希望能透過更多不同媒材,觸及受眾並與之對話。夢田文創將以跨產業、跨平台、跨領域的方式,長久經營《小兒子》的生命力。接下來還計畫推出舞台劇,並與印刻出版社合作出版繪本,預計第一批繪本在8月出版。

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夢田文創提供)

朝生暮死的臉書文,從編輯成書到現在改編動畫,駱以軍非常開心且感激。他說前陣子翻到兒子童年的舊照,「如夢幻泡影,如電亦如露。小孩突然就這麼大了,很像打水漂,那個階段一下子就忘掉了,有成書就很感謝。」

歲月無情,書市亦無情,許多書籍最後也只能孤放在書櫃角落。IP經濟重新挖掘書的價值,以不同角度重新訴說故事,勾喚更多人的情感共鳴,不但創造更大的經濟價值,故事也得以不斷傳遞下去。

每個人都可能曾是不想長大的小兒子,記憶深處也有一個未曾長大的小兒子。書本凍結了那段無法逆轉的父子互相「衝滴」(戲弄)的歡樂時光,而夢田文創串連各領域專業以不同媒材轉換「再創作」,則強化並豐富了這段時間的厚度及意義,創造更多作品及經濟效益,同時也開啟更多對話的機會。

延伸閱讀:

1、 中國書房》IP時代的平台營利模式,網路文學的新「羊毛」從何而來?

2、 活動》Reading Pass為你導航:屬於你的「Openbook閱讀通」,吉/即日開通啦

3、 餐桌對話》我很廢,可是我很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