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文進行式】台語尖兵許沛琳 找回小學母語教育

「讓孩子們多學多說,願意去接受台語。讓他們有興趣、肯學,覺得台語有趣。」

文:羅苑韶/攝影:吳家昇

台北市國小4年級課堂上,許沛琳老師正在本土語言閩南語課堂上教授新課文「著傷」,學習受傷、感冒不舒服等字詞。許沛琳講解前,鼓勵孩子們先猜猜怎麼念,是否懂這個字詞的意思。全班同學參與很踴躍,不時舉手搶答,有時純亂猜,也都興致勃勃參與。

「著傷」課文「阿同講伊上蓋勇,教室內底練武功,跳來跳去烏白傱,挵著桌仔煞著傷。」沛琳老師講跑「走」和「傱」有什麼不同,「傱」相對於跑,有「胡亂衝」的意思。「大家有沒有聽過『傱錢』?那是什麼意思呢?」不同猜測紛紛丟出來,有人說「提錢」、「領錢」、還有人說「換錢」,結果有同學說出「籌錢」,老師宣佈答案是籌錢、湊錢的意思。

許沛琳是台北市2014年第一次公開台語教師甄試4名缺額時,入選的第一批正式台語教師。她在課堂上採互動教學,設計遊戲、分組競賽,也在黑板上放字卡,和學生玩認字遊戲。學生剛剛學會念的字詞,在寫成漢字之後可又沒把握會認得出呢。

紮個馬尾、笑聲爽朗的許沛琳,不比身邊的小四生高多少,課堂上帶著擴音器上課,不斷激勵學生,活像個啦啦隊隊長。她在雲林長大,在家慣說台語,從小是閩南語文競賽常勝軍。小學參加台語演講和說故事比賽得名,中學持續被老師推出去參賽,高中時拿過全國台語演講比賽第一名。她申請推甄上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大學時期、甚至當上老師以後都持續參賽,在演講、朗讀、散文創作、唱歌、閩南語字音字形等各種不同競賽組別都拿過名次。

台文系畢業後,許沛琳陸續在台中和新竹的小學教過閩南語,到台北市任教前,原本擔心都市小孩台語程度較差,結果沒想到任教的台北市立大學附小的學生,很多來自新北市、桃園等城市跨區就讀,台語程度沒有想像中的差。

不過,才教4年,她就驚訝發現,每年教到的新生程度往往不如前一年。「比如,明明前一年新生還會講數字,怎麼下一年新生只會1、2、3,後面就不會了。顏色,會講黑色,紅色就不會了。」

「以往大家認定台灣社會說台語的比例相當高,但真是這樣嗎?」許沛琳說:「台語是我的母語,可能也是現在學校很多小朋友的父母的母語,但是如果他們的父母不開口講,只講華語,孩子的母語成了華語,真的很可惜。」

「我就是希望把我們的母語教回來,延續文化。你希望孩子會,就要跟他講;你可能因為環境、工作等因素不講,和小孩相處時間又不夠,沒投入時間,然而只靠學校每星期一節課實在有限。」目前小學必修本土語言課,一節40分鐘,可選閩南語、客語或原住民語。

台文系畢業之後、等候正式台語教師職開缺之前,許沛琳當過鐘點教師、代課老師,多年來堅持台語教學,一心抱持文化傳承。她面對小學生的務實作法是:要求學生先把課本學好。

低年級課本著重生活用語:你好、早安(gâu-tsá)、失禮、再會;教學重說、唱和律動。高年級提高難度,學習表達心情、談台灣文化主題如迎媽祖、踅夜市、夜市裡的好吃物仔等主題。高年級生並開始嘗試台語漢字創作,學生會叫「很難」,許沛琳引導他們使用先前學過的字,拼湊成小品文。然後要求他們在家念給爸媽聽,讓爸媽參與,希望能帶動母語回歸家庭,成為家人自然溝通語言。

教育部已公告台灣羅馬拼音為標準閩南語拼音,許沛琳贊成在校教拼音。「就像學英文一樣,如果從頭開始正統的學習,到三年級絕對拼得出apple這個單字。如果每個教台語的老師都像教注音符號一樣,從頭開始教拼音,到了六年級聽寫拼音絕對沒有問題。」

她說:「台語文創作時會遇到沒有漢字的情況,可用拼音拼出來。而且要用這套拼音去學其他語言,也有助益,不管什麼音都拼得出來。」

不過,閩南語教學因為家長不重視、成績佔比不高、非正式教職的支援老師比例高、流動率高等因素,使得教學不一定能銜接及貫徹。為避免讓小朋友有負擔,她不希望要求學生硬記拼音而失去學習興趣,現在先讓學生大量認台語漢字。

許沛琳認為現在的家庭和社會環境都不利推廣台語,擔任第一線台語教師,她設定的目標是「讓孩子們多學多說,願意去接受台語。讓他們有興趣、肯學,覺得台語有趣,不要嫌無聊,或說拼音難、漢字難,而拒絕學習。」

她鼓勵孩子們用台語和她打招呼和應答,在學生口中,她成了「阿派老師」。校內教職員與她交談,自動把第一語言轉成台語,這也是許沛琳樂見的結果。

32歲的許沛琳笑著說,曾在捷運上接媽媽打來的電話,很自然的以台語交談。她注意到,周圍所有人一時間都轉頭看她。她想,人們大概是訝異怎麼會有年輕人能說流利台語。這個小故事無言的指出當下社會的事實,年輕人普遍不會說、或會說但不愛說台語。

許沛琳語重心長地說:「如果代表文化的母語無法傳承下去,那麼往後台語對孩子們來說,就像客語、原住民語和未來的新住民語一樣,只是本土語言的一種。」

許沛琳感慨,要全面營造說台語的環境、提昇整體台語文程度,目前很難作到。然而身為台灣推行鄉土教學的參與者,她感受到承先啟後的推動力,必須從發揮自身影響力做起,做個台語尖兵,先讓所有圍繞她身邊的人開口說台語,關心台語文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