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主題】東西合璧 大膽細膩──重現鄭問傳奇技法

不斷實驗並運用新媒材畫圖,生活淬鍊在鄭問的漫畫藝術中淋漓展現

文:江佩凌/攝影:吳翊寧/影音:張新偉、蘇聖斌

亞洲至寶.鄭問的漫畫武林 鄭問擅長以水墨線條及嚴謹的筆觸,勾勒出寫意的人物與壯闊場景,談及鄭問開創性的畫法,鄭問弟子鍾孟舜耐心分析,大致可分為:「構圖優先」、「虛擬畫圖」、「抽象和寫實融和」、「毫雕繪製精神融合西畫風格」。 「火,要畫得像一朵牡丹花。」這是鄭問當年教給鍾孟舜的畫圖技巧,鍾孟舜說,鄭問畫圖會虛擬成其他意象,並且會不斷實驗並運用新媒材畫圖,包含牙刷、手指等,甚至嘗試過運用肥皂、蔬菜、調味料融入顏料作畫;此外,鄭問也是鍾孟舜這輩子看過畫圖最快的人,「鄭問會花很多時間思考故事,一旦拿起筆畫圖,速度就不是問題」。
 

中央社文化+雙週報發佈於 2018年5月26日 即將於6月16日登場的「鄭問故宮大展」,開幕當天有霹靂布袋戲設野台「搬戲」,更有國內外200名漫畫家到場,多國文化界人士熱鬧齊聚,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屬於鄭問的漫畫武林。

鄭問在台灣土生土長,踏上漫畫創作之路後,以〈刺客列傳〉、〈阿鼻劍〉等作品受到日本漫畫界矚目,融合東方水墨技法與西方繪畫技巧,時而細膩時而大膽地展現英雄的豪情俠義,接著更在日本講談社雜誌連載〈東周英雄傳〉、〈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等多部代表作。在如此高度競爭的舞台,鄭問拋開漫畫技法常規,堅持使用毛筆創作,並把連環漫畫創作當成藝術品,無論是畫技或故事性皆令人懾服,走進前所未見的藝術領域。

「在他濃墨厚彩的畫法震驚漫畫界、藝術界之後,他又突然全部拋棄,用水墨畫起了〈刺客列傳〉,用前所未見的寫意水墨加精實素描功力,結合出全新的視覺衝擊,為漫畫史創出全新的可能。」過去擔任鄭問助手多年的鍾孟舜,這樣形容鄭問技法上的變化。

鍾孟舜的工作室就隱身在熱鬧市區的公寓一隅,採訪當天他打開有如百寶盒的大箱子,裡面都是鄭問的原稿,有站立在表情肅殺水兵頭上的微笑周瑜,有姿態狂野霸氣的呂布,也有肢體生動的高官董卓;如果把目光凝視在背景的戰場,彷彿能聽見戰場刀劍交錯的聲音,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嘖嘖稱奇。

鄭問的圖,必須看原稿才能體會到十足的震撼感,歷久而彌新。

鄭問擅長以水墨線條及嚴謹的筆觸,勾勒出寫意的人物與壯闊場景,談及鄭問開創性的畫法,鍾孟舜耐心分析,大致可分為:「構圖優先」、「虛擬畫圖」、「抽象和寫實融和」、「毫雕繪製精神融合西畫風格」。

「火,要畫得像一朵牡丹花。」這是鄭問當年教給鍾孟舜的畫圖技巧,鍾孟舜說,鄭問畫圖會虛擬成其他意象,並且會不斷實驗並運用新媒材畫圖,包含牙刷、手指等,甚至嘗試過運用肥皂、蔬菜、調味料融入顏料作畫;此外,鄭問也是鍾孟舜這輩子看過畫圖最快的人,「鄭問會花很多時間思考故事,一旦拿起筆畫圖,速度就不是問題」。

鍾孟舜分享,〈東周英雄傳〉首集封面,就是鄭問運用沙子作畫,那天其實是鄭問家在施工,樓下一堆沙子,索性就拿沙子鋪上去開始畫圖,十分特別。

連載漫畫最重要的是交稿,但鄭問從來不拖稿,再苦再累都會堅持,鍾孟舜形容,鄭問可說十分「自虐」,在相當有限的時間內,不考慮使用畫圖較省時的沾水筆,反而時常熱愛實驗開創性技法,過去鍾孟舜曾「護師心切」向鄭問反映,但鄭問仍堅持要用毛筆作畫,而鍾孟舜過了10年才理解老師的想法:「他一直將漫畫當作藝術品,而不只是漫畫。」

鄭問20幾年前創作的〈刺客列傳〉一發表就令各界驚艷,卻未見續作,鍾孟舜說:「鄭問一個東西做成功之後,就會立刻放手做下一個。」就憑著這樣不留戀的精神,鄭問畫完〈刺客列傳〉後,下一本馬上創造出武俠漫畫經典之作「阿鼻劍」,但也只畫了兩本,之後便沒再畫下去,「鄭問畫圖時很像冒險家,征服一座山就再搞下一座山去了」。

對於許多藝術創作工作者來說,當原本熟練技法出名後,就會繼續鑽研,但對鄭問而言,「成功的那一天就是拋棄的那一天」。

除了熱衷鑽研開創性畫技,鄭問對於中國味的掌握十分準確,其中令鍾孟舜佩服不已的是鄭問的盔甲設計。「畫古裝非常容易重複,但鄭問的盔甲卻是層出不窮,新意百出」;而鄭問透過漫畫還原歷史時也十分講究,鍾孟舜分析,鄭問連不同人物的材料都區分地十分仔細,例如鄭問在「孫權稱帝」原畫作中,孫權身上所穿的布料質感又挺又好,一旁的官兵則是看上去較垂較軟的衣料。

談及鄭問的〈阿鼻劍〉至今依舊經典,鍾孟舜說,因為鄭問當時開創結合毛筆和素描手法,搭配得相當巧妙。特別的是,日本知名漫畫家、〈灌籃高手〉作者井上雄彥的書架上,就有擺著鄭問的書,在井上雄彥另一部作品〈浪人劍客〉中,也可見他嘗試用類似的風格畫圖。

今年台北書展,鄭問兒子鄭植羽受邀出席講座對談,回憶起「鄭老師」在畫技上的鑽研,不僅會在紙上塗蜂蜜讓蟲子去咬,形成特別的畫面,還會使用油漆大筆揮彩,無論是畫面表現和想表達的故事,鄭問在創作上總會不停挑戰和嘗試,「就像劍術爐火純青的大師」。

其中〈阿鼻劍〉裡角色于景和史飛虹兩人在空中交手100多回的畫面,相當氣派動人,不僅讓鄭植羽對這場對決印象深刻,也因此吸引到香港知名導演徐克及周星馳的關注。

鄭植羽憶及,有次周星馳在香港和鄭問會面,兩人握手很久,周星馳十分欣賞鄭問的武俠漫畫,而鄭問的〈阿鼻劍〉中所使出的「大手印招式」,就是被周星馳借鏡用在電影「功夫」之中。

為了「鄭問故宮大展」,鍾孟舜籌備超過一年,他希望,除了展示鄭問原稿圖,還希望能做到兩件事:「第一,解釋鄭問從何而來,為什麼誕生在台灣;第二,如何傳承鄭問的畫技,以及他不藏私的精神。」其中針對鄭問細膩的畫技,鍾孟舜還分解成12個技法,包含透視、雕塑、顏色、構圖等等,甚至取消警戒線,讓民眾近距離欣賞鄭問原畫。

至於鄭問展的名稱「千年一問」,這句話其實是來自鍾孟舜內心最直接的感受,他說,鄭問是百年不可一見的人,稱千年,是因為「他這種天才和創作力,一千年難得一見」。

帶著滿溢的才華和俠氣勇赴漫畫大國打拚,鄭問讓日本人見識了台灣也有「漫畫神人」。靠著開創性技法、天生的藝術美感、重現歷史人物的考究和許多旁人無法想像的努力執著,儘管鄭問已遠行,他的名字和作品仍將不斷流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