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文進行式】王昭華:佛系的台語文推廣者

她一直都做著差不多的事,像恆星有自己的固定軌道,不斷運行

文:汪宜儒/攝影:董俊志

「人家說我是佛系的(台語文推廣者),是,我是。我不是傳教士那路數,但至少我活著,從年輕到現在,一直還在。就像一港水,不是蓋大港,但一直在流,這樣就好了啊。」

電影「大佛普拉斯」去年以五項大獎風光金馬,其中片尾曲〈有無〉奪下「最佳原創電影歌曲」,讓作詞人王昭華的名字悄悄浮上檯面。今年的金曲獎,王昭華再度以〈有無〉入圍「最佳作詞人」,與盧廣仲的〈魚仔〉同以台語文作詞入圍,在總以華語為主旋律的金曲獎中,顯得特別。

這位寫下〈有無〉的王昭華是誰?

在「面冊」上,王昭華是這樣自我介紹的:「台語寫的fb,華語翻譯貼佇回應的第一層樓(若是無人搶頭香)」。



1971年出生的王昭華,跟台灣歌仔戲天團明華園同鄉,是屏東潮州人。因為父母都不會說華語,王昭華的台語能力、對台語的使用情感,是從日常養出來的自然。

她在1990年北上淡江大學念中文系夜間部,某一晚,她無意撞見那時剛出道的林強,正意氣風發在學校的迎新活動上高唱〈向前行〉。一首歌,就這樣喚醒了王昭華長年封印體內的台語魂,「我那時很激動,原來台語歌可以這樣!那麼真實,那麼少年氣,那,我好像也可以試試看。」

後來的日子,王昭華開始用台語寫歌,還參加蔣為文創立的台語文社、學習台語白話字,當陳恆嘉開了全台大學先例、在中文系開設台語概論課時,她也成了第一批學生。

而後,參加台語文演講比賽,王昭華拿冠軍;用台語文寫散文,她得了全國大專台文徵文第二名;以台語文寫的歌,也獲全國大專創作歌謠青音獎第四名。大學生的黃金年歲,王昭華恣意盡情地與台語文發生各種關係,也種下了她出社會後,與台語文牽連不斷的緣分。

譬如參與康軒版國小閩南語課本的編寫,替多部電影、紀錄片、出版品擔任台語文翻譯,譬如替台灣文學館、鍾理和文學紀念館的台語文導覽撰稿、翻譯與錄音,也受邀參與台語文相關活動的講座與授課、分享,又譬如,她後來發行了台語專輯《一》,在台灣文學獎裡,她獲得台語散文金典獎肯定。



她一直都做著差不多的事,像是恆星,有自己的固定軌道,從此不斷運行,直到現在。

上述那些,就是她口中所謂「不是蓋大港的水」。那大抵上不被太會受注目,是近乎隱身一般的存在。她總笑說自己是「假死」,她說自己不是上街頭的性格,不是會挺身大聲呼籲的那種人,「也不是那種一直給人關懷,講個十遍、二十遍還會繼續的傳教士。」但談起台語文在台灣的消亡現狀,她語速快了、急了。

「台灣本來不應該這樣發展啦,台語文的流失、退化真的很嚴重。你相信嗎,我來高雄住了三年,發現多數阿公、阿嬤都已經用華語跟孫子溝通,一群孩子在玩,用台語溝通對話的,我這三年來只聽過兩次,兩次!」她說,在日常使用台語文的情況,已不再是「南部比北部好」的「城鄉差距」狀態,而是「全球化」式的共同消亡。

「以前大家都說台語是台灣的強勢語言,怎麼可能不見,但若是我在20年前告訴你台灣的大學會關一半,你相信嗎?我們現在看的電視電影、大眾娛樂的選擇都是華語,就算孩子跟著阿公阿嬤生活,對話用的是台語,但一轉頭開電視、滑手機,又是華語的世界,我們根本沒有那麼多台語的料給孩子吃啊。」如果說,在王昭華提起「假死」前的語速是慢板,那到了這一刻,她已是急促的快板。



王昭華不否認自己對於台語文發展的悲觀,但也不致因此轉身偏離自己原本就在走的軌道,「所以我無法想得太大,還有很多話,我也不會講,譬如積極鼓勵大家來推廣台語,因為這好像也不會讓人有利潤、賺很多。對我來說,我看到、想到有東西,就用台語文寫出來,人家想看、想了解,就會來。」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推廣台語文,王昭華的方式也是如此順應自然。

自然,似乎是王昭華人生的一種主旋律。這三年,王昭華落腳高雄市區,住在市場旁小巷的美髮店樓上,簡樸的老屋,收拾得潔淨,就像她的模樣,簡單、樸實無華,低調,是自然,不是刻意。



雖然〈有無〉接連因金馬、金曲受矚目,倒是沒太牽連原本平靜生活的王昭華。面對這樣的外界肯定,她真是有些不自在,像是穿慣褲裝的小女孩突然換上了小洋裝。她不斷說自己是「青暝雞啄到蟲」,話一出口,又怕被人誤解成太過好運或太驕傲,直擺手說這不要寫,寫感謝就好,謙虛到一種很扭捏的境界。

王昭華深知自己擅寫散文,大筆一揮,要幾篇都不是問題,但面對作詞,實際上沒那麼專業。她盛讚起武雄老師就是很專業的作詞人,很長期用作品去影響了那麼大又那麼廣的層面…。

「我喔,就是對生活有什麼感覺或觀察就寫,就很像冰箱有什麼就煮什麼,無菜單料理啦。」她對自己寫歌詞狀態的形容很妙,「那比較像是起乩,去牽亡魂或等著被神降駕附身,要有通才有,不然就沒有。」

本來,台語文對王昭華而言就是「蓋自然」的存在,「因為我講這種話,所以我就寫這種話,我很佮意。要讓我寫別的,可能就沒那麼滿足。而且,這是我父母的語言,我想了解啊。」不過,如同她在〈有無〉歌詞裡寫的「人生無定著/世事歹按算」,屬於王昭華的「chance」,確實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