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主題】建築展有什麼好看?

建築展不只是模型圖面,還加入裝置藝術,一磚一瓦都超越想像

文:鄭景雯/攝影:鄭景雯、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建築展要看什麼?出發至威尼斯前,很擔心缺乏建築專業的自己,無法從建築模型和圖面裡看出各國建築師的理念,進入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場後,反倒發現這些顧慮都是多餘。當代建築展的呈現已不再以模型和設計圖為主,也透過影像、裝置展現建築師的反思。

當然也有很多展覽根本看不懂,不過,看不懂又如何?藝術和文化本來就是一個激發想像的創造過程。

瑞士館—Svizzera 240 - House Tour

印象最深刻的是瑞士館「房間之旅」(House Tour),獲得2018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最高榮譽金獅獎。展場內沒有文字說明,只有透明的落地窗以及白色的房間,讓民眾穿梭在放大、縮小的房門內,真實感受空間大小帶給人們在心靈感受上的差異。

尤其展場內把不同大小的空間拼貼在一起,形成迷宮般的視角,民眾在展場內有時得彎腰走進縮小門,進去後卻是高挑的空間;有時得將手伸長打開放大門,走進後卻又變成縮小的空間,可感受到壓抑與寬闊的對比。大會評審認為,瑞士館的展覽引人入勝,同時也解決家庭空間大小的問題。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荷蘭館—Work, Body, Leisure

橘色的展場空間,再搭配電子樂,完全是荷蘭的風格。今年荷蘭館用橘色置物櫃表現「工作,身體,休閒」(WORK, BODY, LEISURE)的主題,參觀者拉開四面的置物櫃,每一道門裡面有著不同的圖片及影像,也有拉開後是一道大門,通往1969年約翰藍儂、小野洋子在阿姆斯特丹希爾頓酒店902室的和平之床,認為他們把蜜月床作為抗議、工作之地,消弭了休閒、工作的界線。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羅馬尼亞館─Mnemonics

羅馬尼亞館的策展回應大會主題「自由空間」,展場的背景投影著早年羅馬尼亞的公共住宅,展場裡則是放著盪鞦韆、足球場、乒乓球桌等遊戲,策展人認為,最自由的時期便是童年,而過往孩子們會一起在廣場上遊憩的場景,在當代已不復見。展場裡不僅讓參觀者可實際盪鞦韆、玩乒乓球,也在牆上擺著特製的圖解卡,教大家如何玩躲避球、躲貓貓、用馬鈴薯玩拋接等小遊戲,也提醒未來的建築師,重新把這樣的場域納入到當代建築裡。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北歐館—Another Generosity

北歐館探索自然與建築環境之間的關係,展場內擺著巨大的透明橢圓球,每個球體的上方插著呼吸管,跟人類吸吐著一樣的空氣與養份。不妨把這些球體視為一種生物,每當展場裡聚集的人類越來越多,壓縮到球體的生活空間,球體就會縮小且變成紅色;當展場人類較少的時候,球體會變大,也會以藍色、白色表達它的自在與舒服。展覽主題為Another Generosity,慷慨不只存在人類之間,也需要對自然帶有體貼。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加泰隆尼亞館─Dream and Nature: Catalonia in Venice

獨立於西班牙館展出的加泰隆尼亞館,策展人為RCR Studio,也是2017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事務所由三位合夥人Rafael Aranda, Carme Pigem and Ramon Vilalta於1988年創辦,在加泰隆尼亞只有3萬人口的小鎮,長期蹲點30年。展覽並非展出RCR的作品,而是展出一處建造中的烏托邦,也是他們對建築的夢想,透過放大鏡去檢視微小的事物。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梵蒂岡館

今年是梵蒂岡首次參加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策展人Francesco Dal Co邀請10位建築師,設計共10座與大自然結合的小教堂,策展人除了只對日本建築師藤森照信要求要設計一座有屋頂、有座椅的室內教堂外,其餘只要具備有講道台和祭台兩大基本要素,其餘的設計毫不設限。

(1)藤森照信

要理解藤森照信,從他設計的茶室就能看出其建築觀,不僅與環境融合,也散發出質樸的溫度,這次他為梵蒂岡設計木造小教堂,從入口只能側身而入的窄門,就嗅出他延續茶室設計的味道。木頭的十字架上貼滿金箔,象徵耶穌升天,而牆面則是貼著大小不一的黑碳,藤森照信認為,最終所有的建築都將塵歸於土,因此他喜歡採用可燃性的材質作為建材,就連兩側玻璃上的色彩圖樣,也是用日本的宣紙所繪,藤森照信說,「這些圖按沒有意義,純粹只是要讓外面的光線不要透進來罷了。」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影)

(2)Andrew Berman

建築師以簡單的現成材料組裝而成的教堂庇護所,所有的外表面都是半透明的聚碳酸酯板,走進內部卻是黑暗的空間,感覺到片刻寧靜。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3)Carla Juacaba

長凳和十字架就建造在威尼斯隱藏的林間空地裡,禱告的同時,也能享受美麗的海景。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4)Eduardo Souto de Moura

由四塊石牆圍起來的教堂,簡單而優雅。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5)Francesco Cellini

教堂裡擺了一本書,邀你入內。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6)Javier Corvaian

環形的教堂,像是一連串的電影螢幕,十字架掛在半空中,未來感十足。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7)Norman Foster

在威尼斯海岸邊建造一座像船的教堂,主體由一根根木頭搭建,創造一個小型聖域空間。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8)Ricardo Flores, Eva Prats

帶點地中海風情的教堂,清晨獨自散步,陽光透過圓形洞透入,心靈得到平靜。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9)Sean Godsell

建築師提供了一個可以運輸、包裝的教堂想像。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

(10)Smiljan Radic

這座教堂設計得有些隱密性,像是設在路邊的禱告室。

(La Biennale di Venezia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