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宗龍以舞捕夢 探索夢的模樣

發稿時間:2017/10/12 18:37

最新更新:2017/10/12 18:37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12日電)鄭宗龍年過40、接任雲門2藝術總監3年,有別於過往,開始強烈意識到時間流逝的快速,他思考著所謂過去事物的虛幻、夢的意識表現,透過新作「捕夢」,藉著舞蹈表現探索過程。

面對這次的創作,鄭宗龍坦言與過去很不一樣,「好像進入了下一個階段,那過程感受不再是緊掐著刻出來、按著每個拍去做,而是試圖在掌握一種氛圍感」。

說得抽象,鄭宗龍不好意思笑了,他舉例,「前天排舞,有個片段美到我幾乎不敢相信是自己編出來的,但同個段落,昨天卻難看到不行」。他說,自己所謂的氛圍,就是一種藝術的表現與掌握,「裡頭有很多細節,枝枝節節,可能就是一個小地方弄不對,氣氛就跑了,那是我技巧還不夠好,功力不到」。

回頭聊起「捕夢」中的夢與意識,鄭宗龍說了2005 年到印度流浪的記憶。

「那邊有很多的窄巷,彎彎曲曲、通來接去,在裡頭很容易迷路,卻也最有趣好玩。有一天我在裡頭走著,聽到後面有人很歡樂的唱著歌,接著是幾個人扛著一大塊黃色的布、上面鑲著花,走了出去」。鄭宗龍說,那時覺得好美、好歡樂,後來才知道,那是亡者的屍體,要送往河邊火化的。

後來,他走到河邊,在篝火旁坐著,就那樣看著一把火,燒化了好幾具屍體,「我當時想,哇靠!就這樣沒了,那到底什麼會留下?什麼是真的經歷?」「最後,我才開始思考所謂思想、意識,以及夢」。鄭宗龍說。

在這次「捕夢」的創作過程,鄭宗龍與舞者一同探索夢、分享彼此的夢,或許荒謬、蒼白、片段,但都是意識的一種顯現與存在,「對我而言,夢是真實的,因為我記得那裡頭的感覺,焦慮、緊張...,而夢似乎是有密碼的,他告訴你一些或許未察覺的狀態,而你正在經歷,那也是一個整理的過程」。

在「捕夢」的舞台上,鄭宗龍以舞蹈構築夢境,舞者則是穿梭在夢裡的營造者,他邀請觀眾一起感受夢、捕捉夢,「舞蹈結束後,歡迎走上台,請拿出手機,紀錄、捕捉、分享眼前所見的夢」。「捕夢」將於13日至22日在淡水雲門劇場演出。10610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