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依蘭為血觀音作畫 圓形創作人生哲理

發稿時間:2017/10/21 21:14

最新更新:2017/10/21 21:29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畫家柳依蘭(左)為電影「血觀音」創作畫作「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中圓圖),以圓形畫布表現,她說:「圓代表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人性的愛恨情仇,都是沒完沒了的循環。」右為血觀音導演楊雅喆。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 106年10月21日畫家柳依蘭(左)為電影「血觀音」創作畫作「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中圓圖),以圓形畫布表現,她說:「圓代表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人性的愛恨情仇,都是沒完沒了的循環。」右為血觀音導演楊雅喆。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 106年10月21日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21日電)畫家柳依蘭為電影「血觀音」創作的畫作「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以圓形表現,她說:「圓代表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人性的愛恨情仇,都是沒完沒了的循環。」

導演楊雅喆新作「血觀音」細膩描繪女人心機,他今天參觀柳依蘭在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展出的畫作,提到當初邀請柳依蘭以圓形創作,目的是要傳達劇中3位女演員的糾葛。

柳依蘭過去鮮少以圓形作畫,不過在看過劇本後,她深刻感受到,「塵世間的貪嗔痴、愛恨情仇,都是沒完沒了的循環,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她在看完電影後表示,「沒有人是局外人」,電影裡會發生的事情,「都在現實生活中真實上演」。

柳依蘭以獨特的藝術語彙與美學視角,繪出燦爛鮮紅的彼岸花,畫作命名為「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詮釋3位女主角之間的強烈愛恨情仇與人性的心機算計。

「血觀音」運用不少彼岸花的元素,楊雅喆笑說,早年大家很喜歡看演員陳莎莉的「花系列」,「血觀音」有點像是精緻版的花系列。

新苑藝術即日起至23日在2017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E05展位,第一次公開展出「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電影「血觀音」11月24日在台上映。106102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