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彰良獲讀賣文學獎 作品以台灣為背景

發稿時間:2018/02/21 20:29

最新更新:2018/02/21 20:35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旅居日本的台灣作家東山彰良(右,本名王震緒),以「我殺掉的人和殺掉我的人(暫譯)」獲讀賣文學獎,駐日代表謝長廷(左)出席頒獎典禮祝賀。中央社記者黃名璽東京攝 107年2月21日旅居日本的台灣作家東山彰良(右,本名王震緒),以「我殺掉的人和殺掉我的人(暫譯)」獲讀賣文學獎,駐日代表謝長廷(左)出席頒獎典禮祝賀。中央社記者黃名璽東京攝 107年2月21日

(中央社記者黃名璽東京21日專電)旅居日本的台灣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以「我殺掉的人和殺掉我的人(暫譯)」獲讀賣文學獎。這部作品是繼「流」之後,再度以台灣作為故事背景。

讀賣文學獎今晚在東京帝國飯店舉行頒獎典禮,駐日代表謝長廷、駐日代表處台灣文化中心主任朱文清,特別到場祝賀東山彰良。

東山彰良出席領獎後受訪說,很榮幸能得到讀賣文學獎。在日本及台灣讀者心目中,芥川獎可能是日本第一文學獎,可是很多作家認為,讀賣文學獎才是日本第一文學獎。

談到繼上次獲直木獎的作品「流」後,再度以台灣作為小說背景,東山彰良說,自己從5歲起住在日本,感覺像人生中失去了一個部分,又得到了一個部分。在日本生活已40年,日語說得比國語好很多,而且覺得台灣和日本都是他的故鄉。

東山彰良說,他心中一直在想,如果自己一直留在台灣生活,現在會是怎麼樣?所以對自己沒有得到的這個人生,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可能就是這樣,讓他寫了這本小說。

「如果沒有來日本,應該是一個普普通通在台灣長大的人」,東山彰良說,但實際上不是,所以會想像自己如果一直住在台灣,會有怎麼樣的朋友。他寫「流」的時候有這種感覺,這一次同樣有這種感覺。

至於得獎對寫作是否會有影響,他說,自己沒有為了文學獎而寫小說,所以得到這個獎,對他來說也很意外,不會因為得了這個獎,影響他的寫作風格。

但東山彰良說,在日本寫小說其實蠻辛苦的,得獎會讓心理壓力減少一些,因為自己的書不是很暢銷,賣得不是那麼好。現在有這個獎,可能出版社比較好說服編輯來出這本書,所以減少很多心理壓力。

他說,「我殺掉的人和殺掉我的人(暫譯)」預計年底會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

謝長廷受訪說,讀賣文學獎已進入第69屆,過去得主包括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三島由紀夫、村上春樹等,所以東山彰良能獲獎,很不簡單。

他說,東山彰良不斷獲獎,可以鼓勵很多台灣年輕人,因為東山彰良從台灣來到日本,可以拿到日本的文學獎,真的不容易。

對東山彰良作品以台灣作為背景,謝長廷說,感覺很親切,也可讓更多日本民眾不知不覺了解台灣。1070221

旅居日本的台灣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以作品「我殺掉的人和殺掉我的人(暫譯)」獲讀賣文學獎,21日出席頒獎典禮致詞。中央社記者黃名璽東京攝 107年2月21日旅居日本的台灣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以作品「我殺掉的人和殺掉我的人(暫譯)」獲讀賣文學獎,21日出席頒獎典禮致詞。中央社記者黃名璽東京攝 107年2月21日
TOP